第34页(1/2)

加入书签

  魏安眼神瞬间亮了起来,任何人只要没近视都能看见此刻他眼眉里欢乐满满的神采。

  魏安笑咪咪地心情好得不得了。“今天吃姜丝鱼片粥材料有限,姐你将就下另外还有昨天剩下的腌跟生菜做三明治原始风味的炸薯条,喔,还有炸牛,可以进来吃了。”

  周宗清轻轻一击。明白姐弟恋!回头写脸书公告去。

  唯安等的就是这一刻。她连电视都顾不得看了,连忙进入厨房魏安笑着将她拉住跟一旁明显垂涎的周宗清说道:“桌子上的别碰其余随意。”

  “好哥们!”周宗清转头跟唯安说道:“唯安姐你好福气!”

  “那当然。只要我在的一天魏安都会做给我吃的对吧?”她抬高下巴顺道推广她家小宝是个好男人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背着他们的周宗清面部扭曲,决定绝不让他女人跟魏安接触太多他不想

  回家后还要当个文武双全的小男人。

  魏安没理他他对上她的目光低声问:“姐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小宝,你太高了一点吧。”这高度看人,令她失去变态的痛快感。他闻言放松了。

  “想当年我可是天天喝牛呢。姐你要是愿意,回家天天喝,说不定也会增高。”他噙着笑。

  这是故意刺她两下吧?本来以前她还抱得起小宝,现在居然是他抱她她内心百味杂陈。腰间冰凉凉地她骇了一跳魏安连忙道

  “我手很冰吗?刚碰冷水牛仔裤的腰身还行吧?”他的手伸进她宽松的毛衣里替她调整裤腰。

  周宗清埋首喝粥,稀里呼鲁的。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他默隐着。

  “魏宝平,你眼睛在看哪里?”她瞪着他。

  “……姐,你没有穿内衣,我看见就算了,我总得确认毛衣厚到别人看不出来。”他顿了一下,低声笑道:“回去我弄木瓜牛让你天天喝。”

  她一时哑口低头看看看不出身形的毛衣,再看看他泰若自然的神色,思考着这家伙是不是越线太多了?男生会有无法控制的生理反应,这她懂,以前她线条,加上魏宝平那时年纪小,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层。今早她是确确切切地感受到了小宝都几岁了怎不懂防范……她眼里略略迷惘,又对上他讨好的眸光,最后选择捏了捏他的脸。

  “之前你在外面烧什么?好重的烟味。”

  “我把我所有的孤独,都烧了。”他轻轻地在她耳边说:“以后你都在,它不会再来找我了,对不对?”

  温暖的鼻息在她耳边厮磨近乎缠绵浅吻。她一怔,寒毛直立却见他双手微微摊开,表示自己没有任何威胁能力。他在她耳侧继续说着:

  “姐,我们得做像一点。周宗清他们一直在撮合我跟那个叫徐思平的我受够了。你帮我吧,让他们都死了心同学间又不好闹得太难看。”

  徐思平这名字有点耳熟,她忽然想起昨晚小宝好像提到一些……勃起什么的跟徐思平有关。她脸色玄妙一下她可以再骗自己今早小宝那样是真的单纯晨起的反应吗?

  第10章2

  “徐思平跟我很像?”她看着他。

  魏安犹豫只是片刻,便答:

  “是有点像。不过我想你们不可能有亲戚关系。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绝对没有什么双胞胎。姐,你忘啦,新闻不是有说世界上至少会有三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反正我不说,晚点你也会知道她就是从小坐在我隔壁的那个女学生你记得吧?问我神仙教母的那个女生国中、高中、大学都同校……”她吃了一惊。“这么有缘分?”

  他眼里有过瞬间的厌恶,随即无所谓地耸肩。他不以为然道:

  “有缘有个屁用我被舅舅打时也不见她出来救我;我求助无门时她也没有出来帮我;我生大病时也不是她来照顾我。这也叫缘分?别开玩笑了。姐,缘分这东西就是所谓的渔翁得利,不如不要。”

  这小孩没变一贯地喜欢歪楼,时常歪到别人身上。她突然问道‘

  “不对啊,小宝,你不会神分裂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