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页(1/2)

加入书签

  到底是西装剪裁得宜呢,还是这小子体格真的好?也或者,她就是电视里说的所谓的西装控?才会老有错觉,穿着西装的魏安特别有男魅力。

  她托着腮,盯着看许久,最后心情愉快地将这张照设为手机桌布。

  她的个一向随缘,船到桥头自然直,多做计画到头万般皆空,何必?以致在不知不觉中魏安是两人里那个占有主导地位的人。这固然与各自个有关但也未尝不是她把一切麻烦事都推给那个少年小宝管以致磨练出他强势的身心来?这就是她造出的孽吗?

  从一回来她就慢慢地发现了,跟一个二十五岁的大男人生活完全不同于与十五、六岁小男孩生活,尤其这个大男人还别有心思把他俩的关系强制定位成情人迷地图他在迷里试探每一步通往终点的可能一见情况不对又不动声色地退回原点重新换回可爱男孩的形象迷惑她以显示他人畜无害的美好个。

  等到下一次时机成熟了他再度切换模式进入情人迷继续寻找着另一条路的可能……他的角色变换简直是无缝接轨。

  所以说现在她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自讨苦吃?还是可以说她是欢喜

  做,现在要甘愿受?

  “魏安……男人……”她来回刷着手机照,喃喃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臭家伙故意天天拍给我看,不就是男人嘛是男人了不起吗……第一天我就吓傻了好不好?”

  老实说,以前她还真没幻想过成年后的魏宝平,她就是有一天就过一天谁知明天会怎样?她自觉就像是个没有想过收成的农夫种子下地了可能有

  天灾有人祸更有可能她随时搬家,她不会去收成。现在好了,成长得很美好的果实跑来她面前说:吃我吧,吃我吧,我很香的。

  ……好像真有那么点香……最近手痒一直想他的下巴,昨晚趁着吃饭骗他下巴有饭粒,总算给她了一把,微微剌着她的掌心,换来他奇怪的一眼。很奇怪吗?她造的孽一下不行吗?

  她不经意地看向电视新闻,这段正在访问目前颇有名气的新生代企业家,姓严,以房地产起家,最近将娶门当户对的女人。

  她举起手机,与电视里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对比着。对嘛,她说她就不是个西装控嘛。同样穿西装,站在女角度来说,她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会转回小宝身上。

  她对这段严姓企业家访问完全无爱,于是关掉电视,到浴室研究泡水的衣服一盆内衣,一盆一般衣物,一件黑色的小布料吸引她注意力,她拎起一看,顿时沉默。几分钟后,她笑出声:

  “我觉得我像变态……我这辈子还没拿过男人的内裤,还是穿过的呢。”她浑然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翻开洗衣手册,一一比对哪种可以进入洗衣机,哪种必须手洗。

  魏安有时太忙了为了工作晚上需要连线半夜三点才睡也有,衣物几乎

  两天洗一次,现在她这个同居者该奉献一点心力才对。

  一直到午后,她刚吃完饭,品尝着香浓的茶时,电话就响了起来。

  她没去接。

  没过几秒直接转入答录机。

  “嗨,你好,我是陆熙知的父亲。”

  她听见这话,转过头盯着答录机。

  “中午小熙给我简讯说魏安有女友了照片我看见了是……徐思平吧?这些孩子恋爱什么的我一向不管,不过我想跟你谈谈,徐思平,嗯?”她下了沙发,慢吞吞地走过去,脸色不太好地接起电话。“陆先生你找错人了,我不叫徐思平……”被误认什么的,她实在没兴趣。

  “徐小姐,两个心眼多的孩子凑一起不妙啊。你用了不少方式接近魏安吧?那是因为你不了解魏安这个人。你伯伯是我的至交好友我不能让你这样被耽误下去。”

  唯安愣了一下。怎么魏安认识的人都牵来牵去的?是魏安的圈子小还是在无形中……有张网笼罩着所有人?

  电话彼端叹口气:

  “徐小姐,魏安国中时跟女人同居过这你不知道吧?看在你该叫我一声

  陆伯伯的份上,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