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页(1/2)

加入书签

  魏安盯着这行字许久,满意地笑了。

  在家里这段时间,所有的重物都不再像少年时期两人吃力合扛,而是全由他这个男劳工出面,她从开始想要帮忙到最后麻木地继续看着电视,这意味着她已经习惯她眼里所谓男人可怕的力量吧?

  在老别墅那晚他知道她被他的力气吓坏了,但他就是死抱不放,一旦放了,谁知道人会不会又就此消失?

  如果她还是会消失,那就一块消失好了,他抱着豁出去的想法,哪知……错阳差地给她投下震撼弹,让她很快地意识到魏安有男人的力气、有男人的感情以及男人的欲望,魏安已经是个成年男了,为此,他感谢自己那晚所有出自本心的所作所为。

  他噙着笑意,兴致勃勃地重读她传来的line。一开始他只是想确认她每一刻都在,并没有背着他又消失,但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他十分喜欢这种没有重点、不用戴面具的家常闲聊。

  仿佛回到八年前,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姊妹,只要有她,他就有了生活的动力,不像之后……只剩一副躯壳在说话、在工作、在微笑,明知该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心头就是空空落落地,哪怕陆家父子对他很好,哪怕舅舅、舅妈有心培养良好的舅甥关系,但他始终没有办法全心地去交流。

  从那个时候起,他才发现,有些事,过了那个时间点,就已经无法再重新开始了。

  在这个世界上,魏安愿意付出所有的,魏安全心信赖的,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人。

  又有一张图进来。是一个爆炸头?他纳闷。从侧面看,只看见些许的颈子以及短短的黑色卷米粉。

  小宝,隔壁桌,我偷拍的,好看吗?

  今天他的工作还算轻松,等其他两人进公司了,他才需要进入情况,到时陆哥会通知他,因此他悠闲地回着她,写着:

  好丑。是女人吧?

  他等了五分钟,才有新讯息进来。

  小宝,是个美女耶,你尊重点。

  他眼底倾泄着温暖的碎光,左手指迅速打着:再怎么漂亮,烫了那种爆炸头跟花妈差在哪里?我喜欢直的,长的,顺的,像你那样刚好。他想了一下,带点趣味地搜寻卡通里的花妈照片传过去,补了一句:你看看,你隔壁桌的是不是很像她?下次找卡通给你看。

  骞地,他心里又是一动,课了一声,写着:等一下,姐,你不会是想去动头发吧?千万别染别烫!

  line又送来一张杂志上的图,大波浪的。我想烫的是这种。

  魏安皱了皱眉,又笑。他写着:爱了?

  爱了。

  魏安叹了口气,喃道:“真遗憾啊。”在他的春梦里,她一直是柔滑的直发,他还以为有一天可以梦想成真呢,叫她换回离子烫不知她肯不肯?虽然这么想,他还是非常积极地回着:看起来还不错,自拍一张给我看,嗯?

  他脑中开始搜寻着有关大波浪的赞美词。

  这次又过五分钟,久到他都以为手机坏了,照片终于传了进来,他笑着一看,僵住。

  一颗黑色的花椰菜?

  他特地定睛再看一次,没错,自拍的女人像一个在赌气的洋娃娃,眼眸没对着镜头,就这样黑白分明含怨地看着另一头,抹着亮色唇膏的唇瓣一如往常让他想亲吻,但她的头顶怎么回事?爆炸的黑云?她手里还拿着一张纸条对着镜头,纸条上写着:我就是花妈。

  他作接打了电话过去,还没说话呢,她就闷闷不乐地说:

  “小宝,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我要的就像是杂志上那样,为什么会弄得这么短这么卷?这个世界是怎么了?设计师以为我是黑人还是欧巴桑?电视剧里的欧巴桑都是这种发型吧?我看起来很老吗?我走错世界了是不是?”

  “这……咳,这也很好看啊,姐,你挑的哪家啊?”

  “你公司附近,我看人多就进去了,一定是哪里沟通不良。”唯安至今感到纳闷又欲哭无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