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页(1/2)

加入书签

  怎么会有人以为,不用付出,不用费心相处,就端着架子保持着那个外形,迟早喜欢的人会去追求她?这是什么神逻辑?

  他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没多久她转身走了。

  他唇畔冷笑。这下子,她听得一清二楚了吧?他说尽难听话,就差没有杀人放火了,她还当他是骗人。

  女人总是信赖所有能够偷听到的话,因为在她们眼里,这才是真实。

  女生的想法他以前不理解,也认为没必要去了解,她们又不是唯安,浪费时间做什么,现在他却深刻地明白,有些女人不是你保持距离就不会惹祸上身的。

  如果没有唯安,他跟徐思平会有缘分?放屁!她会看得上一个没出息的混世魔王?

  如果不是想要让自己跟他姐过得更好,他不会紧紧攀着出人头地的信念,抓住每一个机会。

  他甚至清楚地知道,没有徐唯安,他连念到大学都会在寄人篱下里憋屈着,承受每一次的被诬赖,更不可能在学业上保持着出色的成绩。徐思平想要坐享其成?做梦!

  他这个人做事就爱斩草除,现有法律跟徐家的势力让他不能狠着来,但他可以迂回着来,哪怕她现在终于信了,他也会继续未雨绸缪将她推销出去。管她跟什么男人有缘没缘的,那张脸在她身上,真是令人恶心之至。

  她连他的本都不知道,也妄想他付出他的感情?神经病!

  陆熙知自办公室出来,在走道上看见他,说道:

  “正好,人都全了,在下班前开个小组会议吧。”

  魏安应了一声,跟上去,随手将啤酒丢进垃圾桶。他突然问道:

  “对了,陆哥,什么是逢魔时刻?”陆熙知头也没回地回答:

  “你不知道?也对,你很少看这方面的书。逢魔时刻大概指日落时刻的前后,正是白天与黑夜的交接,耸动点,也可以说是太阳消失的刹那,与阳生与死交换的一个模糊时段。”

  魏安闻言,脸色微变。

  第13章1

  我的过去一片空白,但我从不认为记不起的那段回忆是不好的,我并没有任何怨恨、愤世的情绪,我想我的家人对我很好的。虽然不记得他们,但我会怀念他们。

  如果别人跟你是缘分谁信啊?,我们之间就是坚固的思念因为我造的孽太深了,魏安,小宝,魏宝平,我有没有告诉你,那天在别墅里你压着我睡着后,我一直看着你。

  第一次,请记得,是第一次,把人看入迷了,也不知道将来还有没有这种时候……请问,这件微不足道的小秘密,可以交换请魏先生穿西装给我看一眼,让我陷入第二次着迷吗?

  求婚什么的,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唯安

  “雨真大……逢魔时刻要到了呢……”唯安看着窗外昏暗不明的天光与纷纷亮起的路灯共同撑起的光明。

  即使如此,在惊人的雨势下,她也只能看见外面缓慢而过的隐约车灯。

  撑着伞的路人如同被冲刷的人形剪纸,模糊不清地自窗外匆忙掠过唯安迅速收回视线。她不怕看恐怖片,但今天总有一种外头是另一个世界的错觉。

  一杯拿铁喝光了,草莓蛋糕也早吃光了,雨势都还没有减缓的迹象唯安只能拿着化妆品的宣传单研究。

  说起来,她还没有化妆过;以前小宝也不懂这些,他能记得女生的内衣裤就了不起了。

  桌上放着手机,她有时看看宣传单,有时又刷一下魏安的自拍欣赏一下。进咖啡厅避雨的人愈来愈多,让她不得不挪动沉重的背包,与人共座。人多才好像菜市场一样吵,她比较安心。

  哪怕有人频频对她黑色的花妈头投以崇高的敬意,她也是端着气势坐在这里,绝不捂脸跑走。

  就是有点冷,她想。明明穿着他的军绿色大衣,还是有那么点寒意。

  小宝从小时候就开源节流,只要有支出,大笔的一定是用在她身上,用得她部不好意思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