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页(1/2)

加入书签

  他蓦地停住。

  病房里,一片寂静,只剩两人用力的喘息。

  他撇开视线,慢慢地抽离,唯安瞟见他鲜红欲滴的嘴角还牵着银色的细丝,她心一跳,连忙替他擦拭,连带自己也擦干净。

  因为她这个动作,他瞪着她。

  “魏安,你很色耶,这里是病房吧?你刚才想做什么?”

  “……我再色,也只对你色。”他垂着眼,声音沙哑。停顿一会儿,他情绪稍平复了,才低声道:

  “好了,你睡吧,我在旁守着。医生说你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跌在地上时撞到腰侧一大片,需要一、二周休养。喏,你不是要我的衬衫吗?我不冷,你拿去好睡。”他又解着扣子。

  “等一下,小宝,我想跟你说……”她拉住他的手臂,阻止他的动作。她咳了一声,他卷起衣袖的臂上有着撞伤,虽然已经上过药了,但这明显是新伤。“你这伤哪来的?”

  他盯着她,慢吞吞地说:“我目睹你跑进车道,去救一个你完全不认识的人,我一时情急,回转对向车道试着挡住那辆卡车,一点撞伤不碍事,当时有另一辆车也冒险挡道,我不知道如果没有那个好心人的帮忙,今天我会面对到什么结局。再过八年,我三十三,再八年,我四十一……”他落寞地笑一笑:“我也不怕,反正我等得起嘛。”

  这简直是故意拿大头针不停戳她心窝,唯安充满内疚,但明明不干她的事……“小宝,我一定中邪了”

  他看着她,皱起眉头。“怎么老提中邪?”

  “我没有要救她……不,应该说我知道她很危险,我有出声叫她了,但我没有要进车道。我不是那么喜欢在移动中的车子……我不想靠近它们……我甚至有点害怕。小宝,你说这是为什么?”

  车祸。蓦地魏安想起那黑色本子里的第一句话。所以唯安潜意识拒绝靠近移动的车子。

  “那你去救她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好像被控制了。我是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可是我无法自主。”唯安至今想来就不太舒服。“一定是中邪吧!小宝你聪明,你替我想想。”

  魏安愣了下,寻思片刻。又听她说:

  “为什么你带我来看医生?不是没有身分证明吗?”

  魏安漫不经心地回答道:“这里有陆爸的朋友,我先送你过来,顺道做个全身检查。”

  唯安见他又慢慢坐回床边,很明显地气消了大半。她想她还是别问徐思平如何了八成送封别的大医院里去。

  她试探地问:“小宝我有点睡不着你衬衫借我?”

  他瞟她一眼,答道:“我也会冷,你身体借我取暖?”

  怎么前后反应差好大?她忍住笑,自顾自地躺回去。

  他也细心地替她盖好被子。“我就说,徐思平是个麻烦,今天肯定她听见我复诵咖啡店的地址。”他有点懊恼。

  “你说我改天以救命恩人的身分去要胁她放过美男子魏安,她肯不肯?”

  她笑,又道:“小宝,你不准上床啊,手让我握着同,我眯一下。”

  他顺着她的心意,坐在椅上让她握着手入睡。他弯身顺势她头顶奄奄一息的花椰菜时,她突然又张开眼瞪着他在半空的手。

  该早习惯那些对她来说很奇怪的感情线了。不过他是满意外的,他以为她是偏保守的,至少,他一度在思考她对婚前行为的抵触程度,要婚姻就要身分证明……这还需要好长一段时间吧。

  他失笑。他被她保守的个影响,她又被开放的电视给影响吗?这什么跟什么啊……

  坐回椅子时,他仿佛听见她低声呢喃:“果然电视误我一生……”

  尾声

  所以我说啊,你到底还有多少瓶中信我没有找到?你直接给我吧。我的你都找到了,你破关了。

  ——请问可以结束了吗?唯安

  别懒,自己找,反正是要找一辈子的。我在你的桌上放了新的小瓶子,请擅加利用。

  ——深爱你的魏安

  “怎么了?”

  “小宝,有个老人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