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大衣(1/2)

加入书签

  今天是周末,孩子不用上学,所以当听到窗外那呼啸而过的风声时,单桥花并没有按每天的习惯按时起床做饭。

  她像虾米一样弓起身体,希望在暖烘烘的被窝里多呆一会儿。

  不过朱俊浽就没那么好的福气了,他原本也想多躺几分钟,却硬是被单桥花撵下了炕,让他赶紧起来干活儿去。

  结婚十年了,朱俊浽对老婆大人的泼辣作风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心中虽不乐意,还是乖乖的穿衣起床了。

  男人嘛,就得管。

  单桥花得意的闭上眼睛,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刚眯了没几分钟,门砰的被打开,朱俊浽心急火燎的跑了进来。

  “坏了,没了!大衣没了!”他冻得浑身颤抖着,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到底咋了?跟火烧了屁股似的?”单桥花满脸不高兴的问,她最痛恨的就是丈夫这种大惊小怪,遇到点事就惊慌失措,一点男子汉的担当都没有。

  “你昨天是不是把刚买的那件大衣刷了,晾在院子里了?就是前天去城里的时候,你花九百二买的那件?!”朱俊浽喊道。

  “是啊怎么了?”单桥花皱着眉头问,心里怨恨丈夫的小里小气。

  他们家有钱,甚至比城里的很多家庭都有钱,但农村人节俭,也没那么爱打扮,平时穿几十块钱一百来块钱衣服惯了,突然阔气一回,也难怪朱俊浽会肉疼。用他的口头禅说就是:“那得够买多少猪饲料的啊……”

  那件大衣花了九百多,的确是贵了点,那也没必要整天絮絮叨叨吧?

  更何况单桥花本来就心里不爽,因为那件宝贝呢子大衣买回来刚穿了没两天就弄脏了,不知谁家的熊孩子玩彩笔,在自己出门的时候称自己不注意,在后背上划了好几道,唉,都怪自己买了新衣服出去显摆,也不知道是哪个熊孩子画的,回来只好忍气吞声的自己洗了。

  单桥花当然不知道,那个熊孩子其实已经不是孩子了,那是个马上就要终结她性命的杀手……

  “外边风很大,你晾的衣服全都刮地上了,我找了一遍儿,没见那呢子大衣!”朱俊浽焦急的喊道,“你快起来找找,别是刮没了!”

  单桥花一听,只能穿衣服起床,但她嘴里还是嘟囔着:“这么冷也不让睡个安稳觉,就知道你这人不靠谱……”

  在她心中,还是不肯相信那衣服真的没了,就算风再大,也不可能刮到院子外吧?院墙可是老高呢!

  也顾不上洗脸洗漱,她就那样披散着头不信邪的跑到了院子里,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是丈夫说的不是真的,她一定要将他骂个狗血淋头,再让你打扰老娘睡觉!

  可是……

  她找了一遍,真的没了大衣的影子。

  排水沟里,鸡窝里,车棚里,门过道里都找遍了,没有!

  怪了,风再大,也不可能将大衣吹出院墙外吧?单桥花双手叉着腰,看着自家那两米多高的院墙想到。

  那么是被偷了吗?

  家里那么多值钱的东西没偷,就偷了件大衣?

  不科学啊……

  “怎么样,你也找不到吧?肯定是人家偷走了!我就说买那么贵的衣服没用,光招是非,九百二,得够卖多少猪饲料的啊……”朱俊浽终于觉得自己占了理儿,又开始搬弄他的猪饲料账本了。

  “闭嘴,死远点!”单桥花心乱如麻,没好气的骂道。九百多的衣服穿了没两天就丢了,她自己也是肉疼的要命,哪有心思听朱俊浽的絮絮叨叨。

  朱俊浽只好闭上了嘴巴,闷闷不乐的拿起铁锹向大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恰好家里的大黑狗摇着尾巴从狗窝里出来,正好充当了朱俊浽的出气筒。

  “打死你,你这条疯狗!”他愤愤的踢了大黑狗一脚,走出了大门。

  大黑狗很委屈的呻吟了一声,跑回自己的狗窝躲着去了。

  单桥花突然灵机一动——狗?

  是啊,她家的大黑狗平时就喜欢叼人的东西玩儿,有一次还把孩子的拖鞋叼跑了。

  难道又是这家伙干的?

  她立即跑到狗窝前,蹲下身仔细向里面看,没有,又拿了手电来看了一遍,还是没有。

  也许是被它弄到门外去了?

  总之,风是不可能把衣服吹到门外去的,她也不相信有贼能深更半夜的来偷一件衣服就跑。

  所以,十有又是这大黑狗搞的鬼!

  想到这里单桥花怒火中烧,对着无辜的大黑狗又是一阵痛殴,只打的它蜷缩在狗窝里瑟瑟抖不敢出来为止。

  接下来的一白天,单桥花都挂着一张苦瓜脸,天冷风大她也不愿出去串门,也没人来家里玩儿,这更加让她觉得心烦意乱,老是想着那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