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罪瘾(1/2)

加入书签

  爱观的彻底颠覆毁灭,让白匀江对妻子的怨越来越深,逐渐演变成一种变态的怨恨。

  他再也不想去碰她,因为那具他曾痴迷不已的身体,现在让他感觉很脏很脏很脏。

  所有的耻辱与不幸,嘲讽与鄙夷,都是源于这具该死的身体。

  看上去如此诱人,实际上却人尽可夫,肮脏不已的身体。

  他是如此的痛恨这具身体。

  于是,曾经他认为会天长地久不可战胜的爱,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如同针扎的气球般消退。

  他自认并不是薄寡义的人,如果非要怪的话,就怪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什么真爱。

  所谓的山盟海誓,所谓的忠贞不渝,都只是人类艺术化了的臆想,扯淡。

  他越来越怀念以前靠出租房屋的单纯生活,尽管单调,但是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被千夫所指。

  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躲在家里不敢出门,走在路上,所有的人就会用箭一般鄙夷嘲笑的目光盯向自己。

  于是他提出了离婚。

  提出离婚的时候他并没有醉酒,实际上,那次他一滴酒都没喝,这表示他是在绝对清醒的状态下,用异常正式的态度做的决定。

  让我们都做回以前的自己吧。他说。

  可是我已经不可能做回自己了!因为我以前从不相信爱,可是现在我已经爱上你,已经嫁给你了!

  谭沛沛的反应异常激烈,她哭着,喊着,直接跑到厨房拿了菜刀,架到了自己喉咙上。

  你想和我离婚,想把我扔掉,就只有一个方式,那就是看着我血溅当场!她咬牙切齿的吼着。

  作为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多的夫妻,白匀江丝毫不会怀疑谭沛沛这句话的真实性。

  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然后很快,谭沛沛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怀孕了。

  于是,他最后一丝想离婚的希望也被夺走了,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再摆脱谭沛沛了。

  他很清楚,谭沛沛是希望用生孩子的方式,来博取他的心,来束缚他的自由。

  他也曾努力的试图的说服自己,试图让自己能像以前那样对妻子抱以宽容。

  可是经过了这么多,他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从前那种感觉了。

  于是他更加痛恨谭沛沛,痛恨她的奸计得逞。

  当谭沛沛突奇想的,想到替自己猎艳,找青春貌美的女子供自己泄的时候,他并没有拒绝,而是欣然接受。

  既然这辈子都无法摆脱掉她,都要忍受她带来的耻辱,那么这样做,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所以那天晚上,当谭沛沛将兰晓鑫骗到家中,将她迷人的身体送到自己面前时,他心中没有半点罪恶感,有的只是复仇的快感。

  他在兰晓鑫身上肆意的侵袭着,进攻着,那天他是如此的勇猛,足足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意犹未尽的软倒在地,整个过程,他都勒令谭沛沛在一旁观摩欣赏着,看着她那复杂的眼神,他心中终于找到了久违了的平衡感。

  谭沛沛原先的计划是,完事后将依然昏迷中的兰晓鑫塞进车里,拉到郊外去找个僻静地方扔下。弥坚的时候他戴了套子,而且在将兰晓鑫扔出去前,谭沛沛会小心的处理掉他留在她身上的所有痕迹。

  这样,就算兰晓鑫醒过来后报警,也找不到什么证据,到时候他们夫妻俩就来个死不认账。

  而且谭沛沛和白匀江一致认为,身为一个年纪轻轻守身如玉的女学生,遭遇了这种事一般都不会去报警的,因为报警就意味着自己的事被公之于众,各种流蜚语会像鹅毛大雪般铺天盖地,那样她的一辈子就宣告完蛋了。

  但是他们的计划注定不会像设想中的这么顺利。

  因为是第一次,谭沛沛在给兰晓鑫下药的时候药量明显小了,完事后不久,就在谭沛沛清理白匀江留在她身上的痕迹时,兰晓鑫竟然提前苏醒了过来。

  白匀江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晚的疯狂和刺激。

  披头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