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浪爷发大财了!神仙生活(新盟主颜宝贺)(1/2)

加入书签

  婚礼之后,沈浪被带进了一座特殊的房子之内。

  这座房子应该是刚刚修建起来的,和整个城堡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这座城堡主要是乳白色的大理石砌成,而这座房子是火红色的。

  不仅如此,进入这件房子之内还感觉到明显的高温。

  碧金城常年都四季如春,温度不低,此时夜间外面的温度也在近二十摄氏度左右。然而这栋红房子之内,起码超过了三十度。

  不仅如此,里面还点燃了无数的烛火。看上去仿佛很浪漫,但是却让人觉得有些怪异,太充满仪式感了。

  这座房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张大床,三米乘三米的超级大床。

  大床的周围点满了蜡烛,几百上千根之多。

  这架势,洞房花烛要玩真的啊?否则也不需要营造这么过分的气氛。

  沈浪慵懒地躺在了大床之上,脑子再一次回忆起和几年前的那个洞房花烛,准确说是独守空房。

  木兰宝贝,接下来就算发生了什么,请你也不要怪我,请你一定要记住这一句话,你夫君我就算了,心中最爱的女人也是你,甚至唯一爱的人是你。

  不过他还是稍稍有些紧张的,脑子里面不断浮现狄波丝公爵nuè dài大狮子的那一幕。

  这个女人别看长得这么美,娇滴滴的样子,其实就是一个女暴龙啊。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该不会被她弄得半死?

  最关键是浪爷对自己本事不太有自信啊,他的本事也就灭灭小冰了,遇到狄波丝公爵这种女暴龙,或许会败得很惨。

  不过男人的本事很多种多样的,比如三寸不烂。

  ………………

  仅仅一刻钟后。

  狄波丝女大公走了款款走了进来,从无数蜡烛中间的通道直接来到了大床之上。

  在火光之中,她显得尤其艳丽不可方物。尤其那一头红发,简直勾魂了。

  她走到沈浪的面前,直接扯下了身上的长裙,露出了曼妙无比的雪躯。

  她直接坐在沈浪的腰上,嘴里念着特殊的音符。

  你说什么啊?

  这些话沈浪就完全听不懂了。

  接着,狄波丝解开了沈浪身上的长袍,在他的胸口画着神秘的符文。

  疼,疼,疼……

  因为,她真的是用指甲刮过去的,沈浪这种细皮嫩肉,很快就被挂出了红色的印痕了。

  这是什么鬼文字?把沈浪整个胸口都写满了。

  然后,她就把沈浪给睡了。

  靠!玩真的啊。

  ……………………

  半个时辰后,一切结束!

  狄波丝女公爵直接走了,留下沈浪一个人躺在这里回味。

  这个世界真是太离奇了。

  本以为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寡妇,没有想到是一个贞/洁/烈女。

  本以为是招面首,没有想到竟然是正规的成婚。

  本以为是假结婚,没有想到真的洞房花烛。

  沈浪不得不承认,这位女公爵的滋味非常不错,关键不用他受累。

  可是这一切显得尤其莫名其妙?不是吗?

  …………………

  接下来的时间,沈浪就成为了女大公的丈夫。

  他在城堡内恢复了自由,甚至在整个城市都是自由的,他可以去任何一个地方。

  那么他成为了这座城市的男主人了吗?

  并没有!

  几乎所有人都对他敬而远之。

  城堡里面的侍女依旧不敢和他说话,包括那个中年太监塔伦,每次见到他后,哪怕距离好几米他就会立刻停下脚步,给沈浪恭敬鞠躬行礼,然后让在一边,垂下脑袋,不对视甚至忍住呼吸。

  鲁索家族的武士对他的态度更加冷漠,不管他们是在干什么,大声说笑也罢,窃窃私语也罢,但只要沈浪一过去,他们立刻恢复岩石一般的表情,目不斜视。

  还有那几个祭师仿佛再一次消失了。

  狄波丝女公爵仿佛很忙,自从洞房花烛之后,几天之内沈浪都没有见过她了。

  他每天依旧享受着堪比王侯的生活。

  有一天他尝试着离开城堡,结果依旧没有任何人阻止他。

  所以沈浪离开城堡,进入碧金城内。穿着华贵的锦袍走在街道上,城内所有的贵族都对他敬而远之。但是富商和平民都对他毕恭毕敬,而那些奴隶一看到他的袍子上的图案,全部整整齐齐跪在了地上。

  沈浪还好奇,鲁索家族为何不派武士来保护他,结果发现完全不需要的。

  因为他锦袍上的家族徽章就是最好的保护,鲁索家族统治这座城市已经几百年了,这里人对鲁索家族的忠诚已经铭刻入骨。

  但是沈浪想要和人交谈的时候,全部都失败了。

  这个城市有这绝对的语言鄙夷链,上层人说西仑语{也就是拉丁语},中下层的人说维达语。

  什么是维达语?

  这片区域大多数都是棕色人种,他们被统一称之为维达种族,所以他们的语言也称之为维达语。维达族人才是这片陆地的原住民,白人只是征服者。

  当年西仑王朝横扫整个西方世界,全盛时期的疆域超过了一千万平方公里。

  而这个碧波行省就是西仑王朝曾经征服过的地方。当西仑第一帝国没落的时候,鲁索家族是碧波行省的总督,其他行省纷纷独立成国,鲁索家族也不例外,正式成立了鲁索公国。

  之后西仑第二帝国崛起的时候,鲁索家族又再一次效忠了西仑帝国,再一次成为帝国的一个行省。然而不到一百年,西仑第二帝国又再一次灭亡了。

  碧波行省再一次成为了碧波公国一直至今。

  如今几百年时间过去了,这里的原住民维达族都忘记了自己是主人的身份。

  维达语也成为了下等语言,这座城市的白人是绝对不会说的。当然还有更加低级的语言,那就是奴隶之间说的话,被称之为犬语。

  这犬语并不是真正的语言,而是奴隶主为了更好地统治奴隶而发明出来的语言。

  几乎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充满卑贱。而且犬语的句子很短,几乎没有超过十个字的句子。

  因为奴隶主觉得,如果句子太长,这些奴隶就会学得聪明了,对动物的指令都很短,所以奴隶的语言也是如此。

  现在沈浪面临的问题是,他不会说原住民的维达语,更不会说奴隶的犬语,拉丁语根据智脑的指示他倒是能说。

  但是能说西仑语的人,都知道沈浪的身份,他们仿佛得了禁口令一般,不会和沈浪说一句话一个字。甚至沈浪一靠近,他们就赶紧避开。

  所以虽然迎娶了狄波丝公爵,但沈浪依旧被碧金城彻底孤立。

  于是沈浪就去图书馆,查找各种资料,尤其是关于魔女帝国的资料。

  结果一无所获。

  碧金城有一座非常大的图书馆,里面有几万册的书籍,但是关于魔女帝国的所有书,全部被毁掉了。就算有些正常的书籍里面有关于魔女帝国的内容,也全部被剪掉了。

  沈浪越来越觉得这位狄波丝公爵对魔女帝国的敌意了。

  ……………………

  不过有一天沈浪总算是知道了这个城市的人,尤其是鲁索家族的武士对东方人的态度了。

  那天他们没有发现沈浪的到来,正在窃窃私语。

  “任何东方人都是虚伪邪恶的,他们都应该下地狱,听说东方的女rén dà多都是婊/子,男人都喜欢卖/屁股!”

  一个武士说这话的时候,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究竟充满了何等的恶意。

  但是沈浪一出现,他们立刻又闭口不言,目不斜视。

  真是很虚伪的一群人啊!

  沈浪再一次发现,碧金城的上层阶级全部都是白人,中下等全部都是维达族,奴隶一半是黑人,一半是从各处抓来的土人,他们其实也是维达族棕色人种,只不过住在更加偏远的地方。

  而这群白人对东方世界的黄种人倒不是鄙夷,而是敌意,绝对的敌意。

  这让沈浪更加相信,魔女帝国和仇妖儿有关。

  回到城堡之后,沈浪本以为再也见不到狄波丝女公爵了。

  然而没有想到成婚七天之后,她又忽然出现在沈浪的房间内,然后又把沈浪给睡了。

  睡之前依旧念着古怪的话语,而且用指甲在沈浪身上写奇怪的文字。

  半个时辰后,她再一次消失。

  ………………………

  又过了五天!

  狄波丝女公爵再一次出现,把沈浪给睡了。

  睡完之后她本来要离开的,结果被沈浪按住,沈浪把她睡了。

  中途沈浪想要吻她,但是被她推开了。

  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地球世界,都有一群非常奇怪的女人。

  可以被睡,但不能被吻,好像这样就还守住自己最后的高洁,真是古怪的逻辑。

  ………………

  接下来沈浪渐渐了解了,这位狄波丝公爵是一个绝对的优秀贵族。

  她不但武功高强,精通兵法,而且有很高的文学、医术、诗歌造诣。

  总之一个最优秀的贵族女人应该怎么样,她就怎么样。当然沈浪并太不喜欢这种女人,优秀得不像真人。

  而且她们的艺术天赋仿佛是为了陶冶自己的情操,绝对不是为了取悦别人,也不是为了获得别人的欣赏。

  有一次沈浪无意中闯入进入,发现狄波丝公爵在弹琴。

  此时西方世界的钢琴没有出现,羽管键琴也没有出现,只有风琴,而且非常巨大。

  尽管音色比不上钢琴,但已经很不错了。

  狄波丝公爵的风琴造诣非常高,简直称得上是优秀的艺术家。

  但是沈浪刚刚进去,她就停止演奏了,朝着他微微一笑,便起身离开。

  这就是一种疏远,充满贵族礼仪的疏远。

  狄波丝公爵从来不在有旁听者的时候演奏,这是为何?

  因为她觉得演奏音乐是在取悦别人,但整个碧金城她的地位最高贵,所以她不可能去取悦任何人。

  换句话说,没有任何人配听她的弹奏,当然包括沈浪在内。

  当然如果是其他公爵来了,又或者是西仑王朝的其他亲王,那相信狄波丝公爵是非常乐意演奏的。

  沈浪再一次感受到了西方贵族的骨子里面的那种傲慢,对人的藐视,虚伪而又充满礼貌的藐视。

  沈浪也不在意,坐在风琴面前,在智脑的帮助下,进行了弹奏。

  依旧是他最爱的出埃及记,这首曲子历史不长,只是一部电影的配乐,虽然经过了沃伊切赫·基拉尔的改变,马克西姆的演奏,不算是大师之作,但依旧是雅俗共赏的经典曲目。

  这首曲子里面充满的恢宏、悲壮的史诗感,确实震撼人心,哪怕沈浪不算喜欢以色列这个国家,但还是很喜欢这首曲子。

  听到沈浪的演奏,狄波丝公爵停下了脚步,仔细倾听。

  这个时候她又表现出了一个优秀贵族的品德,乐意鉴赏,而且拥有极高的鉴赏水平。

  她的美眸露出了惊艳的表情,没有想到沈浪这么一个东方男人,竟然会演奏出这么西方的音乐。

  东西方世界虽然几乎是处于隔绝状态的,但是双方的文明还是有一点点互相渗透的。

  鲁索家族作为西仑王朝古老的贵族,对于东方世界也是有所了解的。

  在狄波丝公爵看来,东方世界的音乐不是这样的,他们的音乐更加追求意境和传神,不像西方音乐充满侵略性和冲击力。

  当然,她承认东方世界的音乐也非常优秀。但身为西仑王朝的一员,她无论如何也要保持自身文明的优越感。

  沈浪演奏结束,狄波丝公爵离去。

  ………………

  当天晚上,狄波丝公爵再一次出现在沈浪的房间内。

  再一次充满仪式感地把他睡了。

  然后她要走的时候,再一次被沈浪按住,被沈浪用他的方式睡了。

  但是沈浪要亲吻的时候,再一次被她推开。

  两个人进入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状态。

  是夫妻,但更是陌生人。

  尤其是当沈浪表现出某些才华的时候,狄波丝公爵就表现出更加冷漠的态度。

  整个碧金城对他的孤立依旧在继续,甚至已经从白人蔓延到了棕色人种。

  沈浪虽然会说话,甚至已经通过智脑学习了维达语,但依旧像是一个哑巴,因为没有人和他说话,他从来都没有说话的机会。

  另外两个东方世界的美男子昆岩和秦古,已经彻底成为了这座城堡的新太监了。

  这两个人对沈浪也敬而远之,虽然是同族,但是也从不开口说话。甚至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