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章 游戏(1/2)

加入书签

  元沂看着那个坠落的小人儿,只觉得自己也像是坠入了冰冷的无尽的深渊……

  他活到十六岁,有过三次这样极度无助极度害怕的感觉。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

  第一次,是八岁那年,在皇族东山山顶举行祭天大典,父皇、皇子、朝臣百官、还有宗室都悉数参加,只有他,因为身有残疾,没有资格参加大典而被留在了宫里。

  宫里的宫人出去了一半,还有一半伺候着后妃,整个皇宫显得尤其冷清,元沂孤单一个人在偌大的宫殿里,似乎能听到遥远的东山上祭祀的乐声,他推着轮椅在皇宫里漫无目的地晃荡,好像只要这么晃荡着,他心里的愤懑、空虚、难过、妒恨还有绝望就会少一点,就这么晃着,不知怎么他栽进了宫人取水的水井了,在井里困了一天一夜才被宫人现,那时候觉得自己就要腐烂在这井里,心凉得就如同水井里冰凉的岩壁……

  第二次,是前两年,父皇开始准备给他挑选皇子妃,就在湖心小筑安排了一场宴会,宴请的是京都五品以上官员的千金小姐,尽管知道那些小姐心里都是不愿的,但是他那天还是欣喜地不能自已,只因为其中有一个少女曾经不经意间搅乱了他的心湖,他虽然身残但是心是全的,自然会有爱恨嗔痴,他想着,假如她肯自己机会,自己一辈子都会对她好,只对她一个人好。

  他满怀欣喜地前往了湖心小筑,因为太过激动,他提早了一个时辰,谁知道,他在那里看到两个神色慌张的少女,其中一个便是他心仪的女孩,不想惊吓到她,于是他隐藏在了假山之后,却听到这两个少女竟是在谈论他,想着有什么法子能让六皇子讨厌从而落选,那个他爱慕着的少女更是满脸的鄙夷和不屑,说,一个死瘸子,不过仗着自己是个皇子的身份,不然谁会多看他一眼?

  死瘸子……

  这三个字让元沂一度觉得生无可恋,没有经历过满怀希冀又被人亲手掐断的绝望,就不会体会到他的那时候的痛苦。

  而第三次,就是现在……

  原本觉得歌兮的出现只是一个偶尔的乐子,在后来觉得她或许是一个有价值的“宝贝”,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她的絮絮叨叨,还有她偶尔露出的迷糊或狡黠,还有在自己晕船时递过来的薄荷叶香囊,都在不知不觉中让他放在心上了,第一次觉得自己残缺的世界也并不是那么了无生趣,可是为什么刚刚让他觉得那个有着很多秘密孩子或许会成为自己的第一个朋友,就这么被人生生地害死?!

  “不!!!!”

  元沂嘶哑的吼叫响彻了整艘船,良久他猩红着一双眼朝着还在放声大笑的始作俑者看去,双手在甲板上抠出几条痕迹,穆承嗣,穆承嗣,穆承嗣!

  他好想用剑把这个男人砍成七八段!可是,可是……

  元沂看着自己的两条腿,无力气的绵软的拖在地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