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章(1/2)

加入书签

  “很好,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福乐被砍伤了胳膊,难为他了,要不是白大夫医术高明,那只手臂就废了。”

  歌兮听着一面径直走到大堂里面。

  “那些刺客有消息吗?”不跳字。

  “摄政王捉拿的三个刺客两个咬舌自尽,还有一个夷人死不开口,现在他们还在用刑。”林飞一面往里走,一面向歌兮回禀有关刺客和宫中的事宜,“现在全城封锁,挨家挨户搜奸细。我等也抓了两个余党,只是都是死士,身上藏了毒药,一被抓捕就服毒自尽了。”

  “永福宫被炸塌了正殿,两个偏殿也多少受到了一些牵连,死了的内侍和宫女都安葬了,受了伤的也都妥善安排。宫中已经安顿下来,内奸是几个平日里一点都不起眼的老内侍,他们将霸天雷藏在御膳房运送菜蔬的车里混进来,那几个老内侍熬不住刑,已经是招了。”

  “他们这些人是当年穆承嗣还是大驸马的时候安插进来的奸细,一直没有启用,一个月前收到了指令。真是想不到穆承嗣死了便死了,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若不是此次暴露了出来,这几个钉子还不能藏到时候。”

  林飞顿了一下道,“宫中一切都妥当,楚王殿下办事滴水不漏,您可以放心。”

  歌兮心下已经有数了,“眼下战事在即,这些奸细要及早清理干净。抓住撬不开嘴就处死,将尸体挂住来示众。总要杀鸡儆猴。前方吃紧,我不想后方也不安宁。”

  林飞抱拳沉声道,“是。”

  已经是到了后院。院子里满是便衣侍卫,见到歌兮纷纷行礼。

  贵儿站在门口,见歌兮来了,一溜烟跑去给歌兮下跪,“,正挂念您呢。”

  歌兮走入屋内,竟看见二妞儿正在给元熙喂汤药。看到歌兮进来手颤了一下,险些将汤水撒到了元熙的身上。

  “真是笨手笨脚。”元熙皱了眉不悦的道。

  “,来了。”

  贵儿提醒了一声。元熙方才看到歌兮。

  “母亲。”

  元熙的眼睛一亮,立刻从榻上翻身起来,朝着歌兮行礼。

  昨日若不是歌兮,他早死在那个夷人的刀下了。后来郦罗护着他逃了出来。可是歌兮却失去了踪影,眼下终于看到了她,这悬着的心才去放了下来。

  二妞儿也怯生生的看着这位年轻的,心里却在想,这这么年轻,看不像是有这么大一个的,那么她是臭脾气的继母?细看,这位还真是长得好看。不,是比她见过的任何都好看。

  昨日城内慌乱。又有许多人在太平湖受了伤,送到民安医馆的人实在是太多,医馆里人手不够,所以柱儿就临时抓了二妞儿充当侍女。当然柱儿也不会亏待她,足足给了她一锭金子,二妞儿正是需要这个的时候,也就忍受了元熙古怪的脾气,任劳任怨的当起了合格的侍女。

  贵儿见二妞儿还呆呆的,赶紧拉了她的衣角一下。

  “啊?”

  二妞儿这一声当真是突兀,意识之后她整张脸都红透了:真是怕来,脸面都丢光了。

  “我们家和有话说,辛苦你了,你先退下吧。”贵儿也不为难她,低声跟她说了。

  二妞儿脸上红得几乎都可以滴出血来,赶紧给歌兮行了一个礼,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还险些跌倒。

  等到屋子里没有了外人,元熙才与歌兮说起话来。

  “母后的伤势要紧吗?可要白师傅来把脉?”

  昨日他看着那夷人打了一拳在歌兮身上,那一拳怕是有千斤之力,想到昨日歌兮口吐鲜血的模样他便十分揪心。

  歌兮的胸口还隐隐作痛,但她却装做了无事人的模样,“哀家无事。这几日宫内不太平,哀家让林飞等人保护你的安危,你先在此处住着,暂时不要回宫。”

  虽说西北那边的目标是她与摄政王,但是焉知他们不会对付元熙。他们能将手伸入永福宫炸一次,就也能炸第二次,她不能不防。此时,在宫外反而是安全的。

  “那些人,”元熙的手在袖子下握成了拳头,“那些人竟炸了母后的永福宫,当真是不把我大盛放在眼里,而且还勾结了外邦,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西北和南边都已经自立为王了,自然是不会将大盛将元氏皇族当成正统,他们时时刻刻想着取而代之,他们的狼子野心已经是明晃晃的摆出来了。”歌兮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