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再扯一次虎皮(1/2)

加入书签

  下午的时候郑舒娴过来,看唐昱兴致很高的拿出成卫东送过来的那副玉质的围棋棋子来,两人索性下起旗来。

  “伯母,上次在家里您可是说要教我下棋的,这会儿可有机会了。”唐昱口中的家自然是指省城沈宅的家了,他这么称呼自然是不把自己当沈宅的外人,郑舒娴和宋宛如大概也习惯了唐昱这么说,脸上毫无异样,她们心里边,早就把唐昱当成了自家人。

  小语馨不安分的树袋熊般的挂在唐昱的脖子上,“奶奶,语馨也要学下棋,奶奶也教我好不好。”

  郑舒娴笑得脸上乐开了后,“好,好,语馨要学,奶奶不知道多高兴呢,可别和你小姑姑学,你小姑姑,那是半途而废的小丫头,我们语馨啊,可不能这样。现在奶奶和你小昱哥哥下,语馨以后想学呀,找你小昱哥哥教你。”

  一旁的沈芸朝着唐昱狠狠的恣了一下牙,依着郑舒娴撒娇道,“妈,我才没有半途而废呢,是妈你不用心教我嘛。”又转头对语馨道,“语馨,以后小姑姑教你下棋,好不好?”

  语馨装模作样的想了想,在沈芸期待的眼神中,又把目光转向了唐昱,然后在唐昱和沈芸两人之间来回徘徊着,那煞有介事的小摸样,让宋宛如和郑舒娴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等她们的笑声落了,小语馨的目光最后定格在唐昱身上,“我要和小昱哥哥学,小姑姑好不羞,自己都不会,语馨要找和奶奶一样厉害的小昱哥哥学。”

  唐昱忙道,“语馨,小昱哥哥可没有奶奶厉害。”

  沈芸拿起手来回拨弄着语馨的头发,“语馨,这么快忘记小姑姑的好了,不记得小姑姑昨天给你买的冰糖葫芦了?”

  “芸儿这是吃醋了呀。”郑舒娴看着他们之间的笑闹,心下高兴,打趣了沈芸一句。

  宋宛如在旁边帮腔,“不是小芸,便是我这个当妈的也吃醋了,语馨这丫头,见了小昱就扒到他身上不愿意下来,对我这个当妈的都没有这么亲。

  语馨把头埋在唐昱的胸口不搭理沈芸,让这丫头恨的牙痒痒的,大概也在想着,语馨这丫头,为何对唐昱要比对她这个小姑姑还要亲密。想来,还是中山公园的那次了。这么想着,又想到自己身上来,想着自己每每对唐昱生起的奇怪的感觉,脸上又忍不住的有些羞红。

  郑舒娴奇怪的看着脸上突然变红的沈芸,心下暗暗奇怪,不知道这妮子又想到什么东西了,不过也没有深想,接过棋子和唐昱摆开阵势厮杀起来。

  唐昱以前去沈宅的时候,郑舒娴空闲的时候也会和他下,两人之间一般是下三盘,第一盘让唐昱一个子,第二盘让两个,第三盘让三个。

  这次依然是连下三盘,第一局郑舒娴让了唐昱一子,唐昱依然如往常一样毫无悬念的惨败,第二局让唐昱两子,郑舒娴依然胜,不过没有第一局那么轻松,额头微微现出汗迹,显然也费了些心思。

  到第三局的时候让唐昱三子,郑舒娴也拿出了十分的力气,这盘开局之时两人一直旗鼓相当,两人额头隐隐的汗迹显然说明两人都不轻松,到了中盘之后唐昱稍微露出一点优势,竟似有屠掉大龙的态势,不过郑舒娴依旧是不骄不躁稳扎稳打,看似唐昱一直占着优势,不够收宫点目之时,唐昱依然输半目。

  两人都抹了下额头的汗迹,郑舒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小昱的进步不小啊,第二盘让你两子的时候赢得就有些吃力了,第三盘,收宫的时候还以为要输给你这毛孩子了。”

  唐昱一边收拾棋子一边擦着额头的汗水,“和伯母下棋我可一点也不轻松,一不留神就要小心自己的大龙,下这三盘,比跑了一万米还累啊。”说着把手上湿剌剌的汗迹给郑舒娴看了一下,“还是和沈伯伯下棋舒服,不用费这么多的脑筋。”

  唐昱这么说,自然是说他第一次与沈睿鸿下棋放水的事情,沈睿鸿的棋力,大概与此时的唐天鸿差不多,在前世的时候,唐天鸿是在家里边出了事儿之后棋艺才在与岑培伦的切磋中突飞猛进的,到最后还在岑培伦的清云茶馆靠下棋来养家度日,这一世的唐家没有遭遇变故,唐天鸿自然也没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去钻研棋艺了,现在的水准,比唐昱还有好一段的距离。

  唐昱的话倒是让大家想起来他放水被郑舒娴看出破绽的事情,宋宛如说了他一声小滑头,唐昱摸了摸脑袋没有说话。

  唐昱和郑舒娴两人之间下棋,他自然是要拿出浑身的功夫来,可不敢像第一次与沈睿鸿下棋那般放水,那样做,反而是要起到反效果的。

  郑舒娴在围棋上边是何等的实力,那是二十多年前就入了段有实力做职业棋手的人物,只不过后来因其身份迫使她不能做职业棋手。

  在唐昱的印象中,他前世见过的人里边,大约也只有老街的岑培伦有这份棋力,大概能和郑舒娴过过招,两人的棋风,一人稳,一人诡,若是厮杀起来,到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景。

  不过当年唐昱与岑培伦下棋,岑培伦让两子的时候两人能下的旗鼓相当各有输赢,让唐昱三子却是唐昱大多时候险胜的,这么看来,岑培伦比郑舒娴也要略输一筹。不过唐昱与岑培伦下棋的时候岑培伦的年纪也有些大了,思维不像现在这般的敏捷,或许两人的实力相差无几也说不定。上次唐昱在陈怡的家里边还见岑培伦与他三叔在下快棋,那思维的敏捷度,比之前世两人下棋的时候可要快了不少。

  众人之中沈芸最是没有下棋的天赋,她以往也和郑舒娴学过围棋,不过她不大喜欢这东西,只是粗通皮毛,她的心思大都放在画画上边,这会儿听两人说话交流棋艺如听天书一般,心下郁闷,一会儿拉过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