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策(1/2)

加入书签

  等唐昱父子两个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于十点钟,老妈还没有回家,往二叔家打了一个电话才知道,她晚上要在那边住下,已经往家里边打了好几通的电话,不过都没人接,就知道他们父子两个懒得做饭下馆子去了。

  唐昱暗叹,93年自家装的电话竟然没有来电显示这个服务,太恼人了。

  过了会儿没等唐昱洗漱玩,电话上又响起,老爸接起了电话,唐昱一听老爸说话就知道是二叔打过来的,也把耳朵凑近听筒听了几句,不外乎是说海南那边的事情,今天他早晨他刚放出了自己有意转出手上几个盘和地皮的风声,晚上就已经有好几个买家联系上了他,出价都不低,有一多半的地皮和两个盘今天已经基本敲定下来,不过手续上边有些麻烦,抓点紧,十号之前也有可能赶回来。而且他已经拖人去“买”消息,想要确认一下海南的人均住房面积到底有多大。

  他倒是决断,没等消息买好就已经决定全盘出手了,实在是因为唐昱的描述让他不寒而栗。

  唐天鸿只吩咐他不要太急躁了,其他的倒没有多说。之后又想起什么来想给苏慕儒打电话,家里边却一直占线,知道自己晚上和他说的话起了作用,现在估计正忙着打电话布局呢。

  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唐昱终于完全的放下了心。自己今天终于用种种“巧合”让老爸和苏慕儒察觉到了陈松威操纵选举的阴谋,只要他们有所准备,陈松威的手段就无法得逞。

  也就是说,前世发生在自家的悲剧,到今天为止已经基本被自己给改变了,无论是二叔还是老爸,他们的命运已经和前世完全的脱轨,走上了自己希望看到的方向。

  不过,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事情呢?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唐昱索性不再想下去,反正自家的危机已经解除掉了,其他的就不必多想了。

  重生一来一直提着的心,到今天终于完全的放了下来,这样想着,人也逐渐的睡去。

  第二天起床,感冒已经差不多好利索了,老妈不在家,唐昱索性依然赖在家中不去上学。

  在自己卧室里翻来找去,终于从一个笔记本中找到一张上初三时照的全班照片,对照着前世的记忆和班级花名册,却怎么也认无法完全对上号。

  前世的时候,唐家在唐昱上高中的前夕遭遇变故,之后除了几个相熟的,和大多数同学都没有什么往来,加上大学毕业之后一直留在绵州,这边举行的几次同学聚会他都是兴趣缺缺,所以,时隔将近二十年后再看到初中时候的集体照,自然认不出来几个。

  不过像苏晴大美女和成少洵这个从小到大的死党,他们三个即便是大学之后还有联系的,自然一眼就能认出来,还有杜大浩和季良那几个初中时候就坏到骨子里还在唐昱腿上给他留下印记的坏小子,他们在唐昱家里边遇了事情之后也没少奚落他,唐昱也是能够认出来。

  想想当年,杜大浩把他从大石上边推下来在小腿上给他留下五寸长的伤疤,之后他老子,时任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杜继海带着他上门来赔罪,他老爸还一个劲的说是自家孩子不小心,不怪杜同学,还把留下的医药费给还回去了一半,现在想想当年的事情,总是忍不住让人心酸。

  闲来无所事事,唐昱索性拿起苏晴带过来的所谓的周末作业大致看了一下,除了英语、数学没什么问题,余下大多都是一知半解的,看着历史那些一个个某年某月发生了某事具有某某意义这样格式化的东西,又禁不住的在心底感慨了一下应试教育的悲哀。不过这些东西他可无力去改变,还是安心的“享受”。

  中午的时候苏晴过来看他,说是为了怕他课程落下,趁着中午过来帮他补课,至于小姑娘心里边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唐昱变着法子骗着她在班级集体照每个人的后边都标上名字之后,这才把苏晴送走。有了苏晴的标识,再认起来就简单多了,毕竟还是有些模糊的前世记忆。

  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把班里边的人都对号入座,唐昱这才才昏昏沉沉的睡去,他可不想回了学校闹出什么把张三当做李四的乌龙事件来。

  他倒是想不去上学来着,以他三十多岁的心理年龄和一帮正处于冲动年代的小屁孩整天在一起学习外加聊天打屁,他可没有这个兴趣和闲心,不过想想老妈那恐怖的眼神,还是打消了这个看起来很诱人的念头。

  至于此事,政府大里,唐天鸿正在苏慕儒的办公室一旁的沙发上等着苏慕儒打电话,一通电话打了差不多有十来分钟的样子才完事儿,大多时候是苏慕儒像应声虫一样点头应声,不用想也知道是上边的人,只是不知道是谁的关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