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东陵市十佳少年(1/2)

加入书签

  “对了干爹,虎爷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虎爷现在可已经被黄明德他们排除在了他们的那个利益阵营,进退两难,干爹不会就这么撂着他。”唐昱转念,便想到这只此时进退维谷的老虎身上,不由得出声问道。

  “你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我还想问问你呢,你是怎么想出的这个,怎么说呢,也不能说是馊主意,我和你爸也不知道怎么就给答应下来了,总之这个主意对你干爸我总的来说似乎不是太好,虽然这只老虎脱离了黄明德的阵营,削弱了黄明德他们的实力,但是你也知道,以我和你爸的性子,对于他们这种人是不喜的,虽然我们也知道,有白就有黑,他们这些人总有存在的道理,但是我们不是黄宝德也不是陈松威,是不会和这种人搅合到一起的,让徐虎也黄宝德这些人搞不到一起就好了,真要接受他却是不可能的,他好自为之也就罢了,若是敢存了其他的心思,说不得……”后边的话苏幕儒没有说出来,不过其中的那股子的杀气却是透露无疑的,只怕虎爷再做出什么惹恼苏慕儒的事情,那条命能不能保住就要看苏慕儒那会儿的心情了。

  谁说文人便没有杀气,真要是论起心狠手辣来,那些个道上自诩心狠手辣的人,比起这些个笔杆子来可要差远了。武人不过是自逞武勇杀几个人罢了,多也不说几十上百个,那边是不出世的凶人了,文人的笔杆子动辄却是灭人满门诛九族的,那杀起来是论千计算的,两者的杀伤力完全不在一个等级啊。

  唐昱苦笑了一声,“干爹自己都有主意了,干嘛又来问我呢,和虎爷勾结没勾结还不就是你一句话的事,虽然现在外面把这件事情传的跟真的一样,但那归根结底不都是他们的捕风捉影,以讹传讹么,根本算不得什么的,事情只会在某个圈子里边传,嘿,以他们的额智慧,倒也不至于猜不到干爸你断断不会接受虎爷这个人的,这种事情,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啊,只要干爸你在适当的时候,做出一些表示和态度,这件事完全就会烟消云散。”

  顿了顿,冷笑一声,“至于那只老虎,干爸你心里依旧有了思量,还来问我,不过你既然问我了,我就给你说说我的看法,这个世界上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绝对的光明是不存在的,干爸你知道,即使今天铲除一个虎爷,兴许明天就会出来一个豹爷,后天就回出来一个狮爷,这种人是怎么也不会消失的,与其等待出现的那个未知的豹爷狮爷,还不如留着这个知根知底的虎爷,至于怎么处理虎爷,那还不好办,只要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就好了,这也就间接的等于默认虎爷的存在。“

  “哦?那万一某些人抓住我勾结虎爷这个小辫子不放怎么办,我总不能一直默认他的存在。”苏幕儒听了唐昱的话,微笑着点了点头,他说的和自己想的相差不多,等他说完,苏幕儒又提一个问题,等待唐昱的解答。

  “我是发现了,今天干爸你就是来靠我的,你不打算把我靠胡了,你不会罢手的,哎,我命苦啊。”唐昱摇头晃脑的苦笑着。

  “你小子,别在这装腔作势,赶紧说说怎么解决被人抓把柄的事,我也想听听你有什么好办法。”旁边的唐天鸿看着唐昱摇头晃脑的样子,笑骂了一句,督促道。

  看着眼前这两个“为父不仁”时刻想着压榨他剩余劳动力的无良老爸,只能无奈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哎,我知道干爹你是个好官,是个清官,不想背负一个勾结黑恶势力的罪名,更不想落人把柄,不想和虎爷这种所谓的道上的人物扯上关系。”

  轻笑了一声,唐昱对于苏慕儒的心思还是有些了解的,苏慕儒不喜欢和虎爷这种人弄到一起,第一自然是本性,心中就不喜这些人,而且苏慕儒为人正直,也没有什么阴司事儿需要这些人处理,而且也不贪图这些人的钱财,要了虎爷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大用,反倒是一不小心要惹一身骚;第二便是苏慕儒此人爱惜羽毛了,不希望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扯上关系。

  “嘿,要解决这件事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关键是看干爸你如何操作了。想要摆脱勾结虎爷这个罪名很简单,其实原本干爸你和虎爷就没有关系的,别人捕风捉影根本找不到证据,这会儿,干爸自然已经不在乎那些捕风捉影的东西了,只要在适当的时机,给虎爷做出一点适当的教训,表明一下你的立场就可以了,这个所谓的教训嘛,可大可小可有可无,比如这次的严打就是个教训。而且,适当的敲打下徐虎,对于我们也是有好处的,省的他在外边乱搞弄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来。嘿,这件事难就难在这个适当的时机上,这个时机的把握一定要准确,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反而会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至于这个适当的时机究竟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这就要看敢把你的把握了。”

  说完唐昱耸耸肩,摊了摊手,做出一副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时机是什么的表情,不过那表情,倒是逗得苏幕儒和唐天鸿都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唐昱说的却是实情,他确实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适当的敲打敲打虎爷的。

  如果说出谋划策,因为有前一世三十几年的阅历和相比于这个时期超前的意识,在出谋划策方面唐昱还是可以的,但如果真的说对细节的把握,唐昱就是拍马也赶不上眼前这两个在官场上浸淫十多年的老官油子,毕竟术有专攻,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唐昱都没有打算在官场上混,对官场虽然有所了解,但并不精通。

  听了唐昱的解释,苏幕儒和唐天鸿不得不又再一次感慨唐昱的妖孽程度,似乎所有的事情在他那里,都有解决之道,其政治敏感性,又再次让这二人感觉既欣慰,又惋惜。不过对于此事,苏慕儒其实是早有自己的打算的,和唐昱这么一提,也不过是提罢了,对于唐昱说的办法,也是不置可否的。

  说实话,别人若是想抓住他勾结徐虎的罪证,那是断断不可能的,若是苏慕儒真的打算把徐虎收入自己的阵营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那或许会不小心给某些人抓住把柄,毕竟,只有做了就会留下痕迹的,想要完全的清理掉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苏慕儒事先便没有打算接纳徐虎这种不干不净的人,旁人想要无中生有的给搞出事儿来,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捕风捉影的事情他苏慕儒可是毫无畏惧的,况且,他可是听说,这个徐虎一直在致力于漂白的,这才和蔡明财等人产生了利益冲突,要不也不至于这么简单的就离间了他们。关键还是利益上的冲突,这种冲突是不可调和的,所以,即便是没有唐昱煽风点火添油加醋,虎爷和黄宝德蔡明财这些人,迟早还是要决裂的,因为决裂的根源早就埋下了。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将近八点了,苏幕儒起身向外走去,“我也该回去了,这两天来你家太频繁了,再不赶快回去,恐怕再有心人眼中,又要成为我的一个口实了,从明天开始,恐怕会更加忙了,市委书记要到了,一些准备工作是必不可少的,老唐,这两天你可要累一些了。”

  “累又有什么办法,谁让我是你这个市长的政府秘书长呢,不为你劳累为谁劳累,我如果有哪一天不干活了,恐怕你第二天就把我掳下来,我可不敢偷懒啊,哈哈哈。”唐天鸿开玩笑的说道,说着说着,就连他自己都笑了起来。

  这两个人已经是十几年的朋友了,青年时代就结交了,这几十年下来,关系早就莫逆,再加上现在两人的工作关系以及相同的立场,自然关系就更近了,在私下里,经常开这种小玩笑,彼此都不会介意。

  “哦,对了昱儿,明天换套新衣服,参加明天的市级十佳青年的颁奖典礼。”就在出门前,苏幕儒想起明天的事情,不忘回头提醒唐昱一下。

  “嗯,好的,我忘不了的了。”唐昱无奈的点了点头。目送着苏幕儒离开,他可没想着,苏慕儒这么雷厉风行的,明天就要给这所谓的十佳青年颁奖,其实在有些人看来,这个所谓的市十佳青年,倒似乎是专门为唐昱给弄的,以前的东陵市给没有这个所谓的东西,这次倒像是专门为了表彰唐昱而弄的,不过就唐昱做的事情,似乎也够得上这个表彰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冲上去和歹徒搏斗的勇气的,唐昱当时可是和超过六个人的青皮混混搏斗,虽然最后负了伤昏迷了,不过单单其引起的轰动就够得上这个十佳青年的表彰了,其他人可没有面子让苏慕儒专门弄一次严打的。

  嘿,在东陵市的青皮混混中,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