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后续处理(1/2)

加入书签

  “他怎么样?”成卫东皱着眉头看着床上的陈怡,轻声的问道,不过看样子,似乎还没有真的出了什么事儿。这会儿,成卫东倒是真的有些佩服陈怡这个丫头了,怎么唐昱每次躺雷都是和这个丫头有关啊,上次杜大浩的事情便是因为陈怡,这次钱伟的事儿,又是陈怡,这妮子,倒有些灾星的潜质啊,怎么谁碰谁倒霉啊,而且每次都能和唐昱扯上关系。当然,这些话他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我也不清楚,估计是被服下某种药物了。”

  唐昱一边说,一边示意杜大浩将自己的外衣也脱下来,此时屋中这么多人,不可能当着真么多人的面给几乎**的陈怡穿衣服,接过杜大浩的外衣,加上自己的外衣,两件宽大的衣服将陈怡娇俏的身躯包裹的严严实实。

  唐昱抱起陈怡,轻声的对成卫东说道,“成伯伯,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得赶紧带陈怡去医院,也不知道这帮人给她服下什么药,这么长时间了,她一动都不会动,说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流泪,我得赶紧送她去医院看看。”

  唐昱说话时,有意无意中说的是这帮人,而非钱伟自己,唐昱也明白,因为身后有钱启建,所以钱伟最后可能不会受到太严重的处罚,那么多拉几个替死鬼唐昱也是很乐意的,对于季良那帮人,唐昱打心眼里不喜欢,甚至是打心眼里厌烦。

  “好吧,你先去吧,这里交给我。”成卫东点了点头,这些事不用唐昱提醒,在官场生存了十多年的成卫东,自然知道怎么做即能顾全钱启建的面子,同时又能照顾到苏幕儒的利益。他自然也知道市里边最近的事儿,知道苏慕儒和钱启建,暂时是不会挑起全面的冲突的。

  唐昱抱起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陈怡,向楼下走去。

  至始至终,进入房间里的任何人,都没有和角落中包裹在被子中的钱伟说一句话,哪怕是季良他们已经面如死灰的公子哥,也只是看了看钱伟,而没有上前说话。

  这家小旅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无论是杜大浩、钱伟还是季良那几位公子哥,全部被带回派出所,同时,那家小旅馆也被吊销了营业执照,老板也被带了回来,虽然这家店的老板并没有直接参与这件事,而一开始开房的明明是两个姑娘,如今演变成这样,只能怨他倒霉。估摸着,最后说不准还要成为替死鬼的,怒火不好直接发泄到钱伟和季良这帮公子哥儿的身上,但是对他这个旅店的小老板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唐昱开车直接将陈怡拉到一院,在路上,给王贵成打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号码是王贵成今早给他的,同时他也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王贵成,按照王贵成的意思是,杨涵琳如果有什么病情变化的话,会立刻通知唐昱的,虽然如此说,但唐昱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刚住院的时候王贵成还信誓旦旦的说杨涵琳的伤没有大碍,唐昱知道这只是王贵成和自己套交情拉关系的一种手段罢了。

  唐昱将车刚开到一院门诊部的门口,便看到一队医生护士聚集在门口,中间是一副担架车,唐昱下车,将陈怡从后座抱了出来,抬到担架车上,“她被人下了什么药,神智似乎是清醒的,但身体不能动。”唐昱简单的描述了一下陈怡的病情,一个医生向着唐昱点了点头,将担架车推进了不远处急诊室中。

  不一会儿,王贵成从电梯中出来,脸上略带一丝歉意,“小昱啊,刚刚有一个紧急会议,已是脱不开身,不过我已经嘱咐下去了,他们会全力的诊治你送来的那个病人。”

  王贵成和唐昱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他之所以如此讨好唐昱,是因为唐昱身后的强大的背景。上次唐昱昏迷时那专家会诊的阵仗,着实让他吃惊不已,也算是侧面见识了唐家背景的冰山一角,对于唐昱自然也就巴结有加了,唐昱也乐意有这么个人的存在来让自己狐假虎威的。

  身为市一院的院长,王贵成虽然在医学上可以称之为专家,特别是在他最拿手心血管方面,但他却不是一个只懂得做学问的书呆子,若是不懂的人情世故,他也不可能出任这种行政性的职务。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医院系统就面临着很尴尬的处境,因为资产归属关系以及领导单位、党委关系存在着很复杂的背景,医院系统的改革始终处在停滞不前的境地上。就拿一院来说,院领导的人事关系在东陵市委组织部,财政关系在市财政局,而领导层面上的隶属关系,却在省卫生厅。

  从表面上看,一院似乎是一个三处共管的香饽饽,而实际上呢,三处共管也就等于是三不管,王贵成在院长这个职位上坐的也相当舒服。但归根结底,市委组织部还是捏着他的命根子,一个应付不得体,他上来的容易下去的估计会更加容易,所以自从就任以来,他这个院长也是做得小心翼翼,医院里那个常年空着的干部病房,就是在他的操办下建立起来的。所以他才会和唐昱拉关系,但是对于其他的一些人可就没有这种待遇了,他毕竟是一院之长,不是什么病人都需要他亲自受理的。

  唐昱理解的笑了笑,“王叔你太客气了。”

  “小昱,你先在这等等,我进去看看。”说着,王贵成便走进来那件急诊室,唐昱就坐在门外的长椅上等着。

  这时,杨涵宁从外面走了进来,杨涵琳就住在急诊部大楼后面的住院部里,杨涵宁刚刚出来买些水果,无意中看到了唐昱的车子,这就进来了。

  “小昱,陈怡怎么样了?”唐昱走的时候急匆匆的,也没有解释什么,只说一句陈怡有危险,便赶了出去,所以杨涵宁的心一直悬在半空,杨涵宁和陈怡虽然不算太熟悉,但怎么说也是十几年的老邻居了,特别是在认识唐昱之后,双方之间已经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

  唐昱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唐昱是真不知道,自从陈怡被推进急诊室到现在,已经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