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老爸的前途和认干亲(1/2)

加入书签

  唐天鸿笑骂了唐昱一句,调侃道,“你这小子,在香榭苑呆了两天口气就大了,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职位羡慕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怎么在你嘴里边就变成了不尴不尬的位子,你小子现在都有能力给你老子安排工作了?”

  唐昱开着车歪着脑袋躲过他老爸扇他脑袋的手掌,等绿灯的时候看到路边一个交警透过前边的玻璃有些诧异的看着唐昱。

  也是,他现在着实显得有些脸嫩,不过那交警也只是诧异而已,都不带犹豫的转头继续指挥其他车辆,这种挂着牛x车牌的车,无论是谁开,只要没有闹出啥严重的事故,借交警俩胆他也不敢拦,省城的交警也比一般的交警给有眼色,一眼就知道是总政的牌子。

  唐昱扭头看了老爸一眼,唐天鸿拍了拍他脑袋道,“你小子安心开车,可别把你老子给卖在这省城的医院里。”

  唐昱笑了笑,“老爸你可别小看你儿子的车技,你儿子我,现在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太子党了,刚才那交警的脸色老爸你不会没看到,临了还敬了个礼。”

  93年所谓的太子党的说法还没有流行起来,不过唐天鸿也只是微微一诧就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你小子还真是看不起你爸这副处级的小官了?你爸我这官还真撑不起你这太子爷的架子呀,就知道你关心你老子的前途没好事儿,你倒是说说,你又要什么想法了?你爸可是去年才提的副处,想提正处还要熬三年的资历,现在一年都没有过去,可不容易啊。”

  唐昱暗笑,老爸还和他绕弯子呢,“爸,你也恁是小看苏伯伯了,好歹也是他的大功臣,怎么也不会没有表示,要不岂不是要寒了日后投靠他的人的心?总要让人尝到甜头,让其他人有盼头,他这个市长才能做的稳当啊。再说,破格提拔也不是没有先例啊,老爸你在党史研究室蹲了十多年,资历可是熬的足足的了。”

  顿了顿,偷眼瞧了老爸一眼,看着老爸面目表情不为所动,倒是隐隐有了为官的风范,

  “再者说,你提正处的报告打上去,绝对顺顺当当的通过。等到苏慕儒回到东陵市,那至少东陵市上层的人会知道你儿子我和沈副书记家的关系,就算别人不知道,黄宝德这个老狐狸可是会知道的,人大那边他绝对不会卡脖子,老爸你说是不是。”

  “照你这么说,你老爸的正处级待遇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这都没影儿呢,说的倒像东陵市像是你自己家后院开的一样,莫不成东陵市的市委常委就都听你的话?”

  话时这么说,不过唐天鸿心里边倒是也认可唐昱的说法,这次的事情曲折离奇,苏慕儒最后脱险少不了他们父子俩的功劳,给个正处,无论是在东陵市还是在沈睿鸿面前都说得过去。

  “你小子倒是说说,你爸我要是提个正处,什么位置好?”

  “看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自己都已经在考虑合适的位置,还敢说没有动心。”

  “别打岔,认真给你爸分析分析,现在发现你发小脑瓜子还挺好使,以前咋一直闷着个性子?”

  “老爸,我以前可不是闷着个性子,那只能说明老爸你以前对儿子不了解,不关心儿子。”

  顿了顿,“爸,你那个正处级的位置是板上钉钉的,要是你在副处级的位子上边的资历足够熬过了三年,或许苏慕儒和黄宝德一个副厅级的位置也不是舍不得给你,正处反倒显不出他们对你或者对沈副书记的诚意,关键在于老爸你只有不到一年的资历,只能给你突击一下正处了。眼下的东陵市虽然一个萝卜一个坑,不过陈松威作为市委书记犯案,拔出萝卜带出泥,底下跟着受牵连的不知道要有多少,现在已经有了税务局的尹匡虞和建材局的雷大福,但是敢肯定,最后受牵连的指定不会只有他们两个。”

  “你说的这些我自然都知道,昨天你苏伯伯就和我谈过了,市委那边或许有些人要受到牵连,不过那边的位置暂时指望不上,我还是希望跟着你苏伯伯在政府这边的,政府这边,合适的正处级位置虽然不少,不过我能胜任的也不多。”

  唐昱笑了他老爸一句,“爸你这话倒是不假,正处级的位置要么是下边的县、区的一二把手,这个你就不用考虑了,你那副处的资历不成,履历也不成,暂时来说外放是没有希望的;要么就是市属的行局一把手,再有就是政府里边的位置了,政府办主任和政府秘书长,关键就要看老爸你愿意做哪个了。”

  唐天鸿也是苦笑了一下,“关键此事我自己心里边也没有谱,熬了这许多年好不容易熬出头来,有机会到局里边做一把手自然是好的,不过昨天听你苏伯伯的意思是希望留在政府里边,我也犹豫着呢。”

  唐昱一听老爸这话就明白了他心里边的想法,他自己是更希望到下边的局里边做一把手的,更自由些,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基本就是自己说了算,不过他可得赶紧打消老爸这想法。

  “苏伯伯希望你留在政府?那自然就只剩下政府秘书长的位子了,苏慕儒总不能让你做政府办的主任?在政府里边或许工作要累一些,繁杂一些,受的肘制多一些,政府秘书长和市委秘书长也不能比,不过相比起下边的局里边的一把手,在市里边工作视野要更大,日后上升的空间要更大一些。老爸你早年不是还有一番施政的理想吗,在市里边做秘书长,那就是政府的大管家,可比一个局里边的一把手的格局大多了,所谓屁股决定脑袋,这个说法不是没有道理的,在这个位置上,有利于培养格局和大局观,日后提副市长要更方便一些。”

  唐天鸿笑骂唐昱一句,“就你眼光长远,这正处都还是没影儿的事儿呢,你就已经在考虑副市长了?志向倒是不小。”心里边却是被唐昱说的有些心动,苏慕儒昨天下午和他的谈话,大致也就是这个意思,他不过是有些犹豫罢了,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