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成少洵有女朋友了?(1/2)

加入书签

  本来唐昱还向去星耀服装厂那边去看一眼的,可是一看时间,已经四点多了,唐昱也就没有再去,回到家后,唐昱专门到楼下的市买了些青菜,回到家做起了晚饭。要说做饭,唐家还真没人手艺比他更好,便是到了沈宅,唐昱都要时不时的客串下沈宅的厨师,搞的郑舒娴和沈芸都想让他常住沈宅去。

  晚饭后,唐天鸿和唐昱找出了棋盘,对弈了起来。这爷俩,时不时的对弈一下,已经很平常了。

  “对了,最近岑培伦的病情怎么样了?”唐天鸿无意中提起了岑培伦的病情,岑培伦的事情,唐天鸿已经从唐昱那里多少知道了一些东西,可是具体的还是不太清楚,倒是唐昱拜托他开始利用政府的人脉帮岑培伦找他的儿子。

  听到唐天鸿的问话,唐昱举起来准备落子的手滞了一滞,“病情不是很乐观,医生说三个月内必需要手术,可是现在他的儿子还没有消息,不太好办啊,胃癌中期,手术风险太大。”事实上,对于能不能找到岑培伦的儿子,唐昱心中也没底,当年岑培伦也曾经在政府工作,要说他没有利用政府的关系找老婆儿子,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他这么多年尚且没有什么消息,想要在三个月内找到,那可着实有些不大容易啊。

  “这么严重?”唐天鸿皱起了眉头,也没有再下棋的心情,将手中的棋子又放回棋盒中,语气低沉。

  “嗯。”唐昱点了点头,“若是三个月内无法找到的话,就只能靠药物治疗了,那样你也知道,到了中期,基本等于没救了,化疗也不行啊。”

  “唉,可惜了。”唐天鸿轻叹了一口气,话说同为秘书的唐天鸿,虽然和岑培伦的交流不多,可是毕竟在政府里边工作了好多年,虽然只是在党史研究室的冷板凳上边,不过对岑培伦这个曾经的风云人物的事迹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岑培伦的那篇曾经登上内参的文章,唐天鸿看过可是不止一次,那篇文章中的内容和邓老对中国展的看法,竟然与邓公的想法有百分之八十的吻合度,不由得不让人钦佩。

  “哦,对了,我还忘记问你了,我记得咱们唐家只有你小叔和岑培伦关系比较好,什么时候你和他关系这么密切起来了,你和他什么时候有这么深的交情啊,我怎么不知道啊。”唐昱已经在一院培育岑培伦两天了,如果无亲无故没有任何关系的话,唐昱怎么会如此细心的照顾岑培伦呢,况且,今天唐昱安排岑培伦进去特护,虽然王贵成不会多嘴的那这件事情去找他邀功,不过好歹他也是东陵市的政府秘书长,这些事情自然有门路知道。

  “额。”唐昱突然一滞,貌似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总不能告诉唐天鸿说岑培伦是咱家上一世的恩人吧,这也太不靠谱了,恐怕就是唐昱说了,唐天鸿也不会相信的。

  “岑伯伯曾经教过我下围棋,我的围棋最初就是和他学的,他可以说我的围棋启蒙老师,作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现在他生病了,我照顾他几天,也无可厚非,而且我们的关系可比老爸你想象的还要好的多,嘿嘿,我的政治上边的想法,很多可是受到他的熏陶的,我看啊,老爸也你很有必要去找他取取经。”

  唐昱刚开始只是随便的顺口胡说,瞎找的借口,可是谁知道,这个借口刚一说出来,唐昱便暗自感叹自己真是太有才了,凭借这个借口,就可以将以前很多看似匪夷所思的事情和那些自己貌似有些天方夜谭的想法给圆满的找的一个合理的解释了,而且也为自己以后的那些出自己年龄的想法找到一个借口了。岑培伦,那显然不是个一般的挡箭牌,想来他也是乐意被自己用作挡箭牌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唐天鸿恍然大悟,一直以来,唐天鸿都在为唐昱突然之间的转变感觉一丝疑惑,唐昱脑海中的某些想法,别说是唐昱一个年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就是他这个已经有了半辈子阅历的人,也想不出来,现在听到唐昱给自己的解释,这才释然,唐昱之前的那些前的想法,如果安到岑培伦的身上,就很容易让人接受了。岑培伦,当年在政府里边,那也是数得上号的精明人物啊。

  …………

  生活总是沿着一样的轨迹缓慢的运行着,第二天,唐昱如同往常一般,早早的起来洗簌,吃早饭,上学,这套程序式的事情,恐怕是无数孩子每天都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