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几女心思(1/2)

加入书签

  周院士一众专家出去之后,会诊室中又蔓延起一片悲伤的气氛,几个人寂静无言,轻微的抽泣声隐隐传出。

  想着,儿子或许就要这么永远的昏迷一辈子,张雅惠禁不住悲从心来,捂着脸跑出了屋子往特护病房跑去,指缝间犹自飘洒着辛酸的泪水。唐天浩面无表情的抬头仰视天花板,让人看不出他心中的想法,可是湿润的眼角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刘舒兰也独自在角落中自言,“是我们欠他的,是我们欠他的……”

  宋宛如去送周院士一众专家出去,犹自不放弃的追问着唐昱醒来的可能性,不过听着周院士都不肯定的语气,便是一向淡然的宋宛如也忍不住辛酸悲苦眼圈发红,身旁的其他人却在想着那个重伤少年与沈家是何关系,为何能劳动沈睿鸿出面把周院士请来,为何他的伤能让座位沈家儿媳妇的宋宛如如此牵挂以至失态。

  不过无论他们怎么想,大概也不会把唐昱与中山公园的救人少年联系起来。一来四月份的事情知道者本就不多,知道沈睿鸿的孙女和女儿在中山公园出事的人并不是很多,知道救人者得就更少,而且,一个救人的少年,似乎也当不起沈家这样对待,自然也就无人往着身边想。

  说来,宋宛如与唐昱最初的接触还是是因为他阿七中山公园救了落水的沈芸和小语馨的关系,之后在沈宅意外见面才和唐昱接触并熟悉起来。

  那时候,对于没了丈夫的她来说,独女语馨自然就是她的全部精神依靠,难以想象,刚刚失去了丈夫就要失去女儿会对她造成多大的打击,仅仅这一点就足以当得起沈家以及她对唐昱的好感和谢意。

  语馨在落水之后就稍显自闭,不愿与人说话,不愿与人接触,还时不时的发些小脾气不如以前那般懂事乖巧,这种改变让郑舒娴以及他们一家子都一直很担心,心中忧郁了好久,直到后来唐昱的出现才改变了这个状况,他救了语馨,小孩子的心灵虽然幼小,不过也知道是这个大哥哥救了自己,所以打心底愿意和唐昱亲近,唐昱也能时不时的把小语馨抖的咯咯直笑。让以前那个小语馨重新回到大家身边。沈家对这种改变最是欢乐,宋宛如爱屋及乌,因为语馨的关系自然也对这个半大的少年小子很有好感。

  宋宛如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唐昱当天晚上在沈宅吃饭时给她留下的印象,那晚上,年方十六的唐昱在他们面前不着痕迹的秀了一把棋艺和为人处世之道,谈话之中偶尔露出的天机让沈家一家人知道什么叫做少年天才,让沈家人知道,他不仅仅有一副善良的心肠愿意在大冷天跳水救人,也不仅仅能从蛛丝马迹中发现苏慕儒被害的真相的能力,同时他还精通经济学,他的英语水平让出国留学的宋宛如都自愧弗如,而且还有一手让有着职业棋手水准的郑舒娴都赞不绝口的棋艺。

  唐昱之后在海南房地产的预测上边,更是表现出不一般的经济常识和政治敏锐力,对于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这种专业性很强的经济学著作都精通到能够大段大段的背诵英文原著,自然让包括宋宛如和沈睿鸿都很惊异借助于重生的金手指,他所表现出的这种敏锐力让沈睿鸿都为之侧目。

  之后他对海南房地产市场的先知先觉,对朱延山副总理在政策上上的把握,不仅让二叔从海南的楼市泡沫之中幸免于难,没有像前世那般倾尽家产还锒铛入狱而且不止如此,他的先知先觉还对方家造成了了巨大的影响

  那晚他对方建铭的提醒让方家及时的把海南的近十亿资金撤了出来,不仅在泡沫之中没有损失,反而因为和唐昱一起算计万建的蔡明财而小赚了一笔,这里边自然又是唐昱的功劳

  在这般年纪能够让方家这样的大家族欠下了他大人请,让方家老爷子都生出了见他一面认为小友的心思,那自然不是一般的少年人能够做到的,也不是一个少年天才的简单词汇能够形容的,宋宛如和沈睿鸿心中都明白这点。有些可笑的是,唐天鸿和苏慕儒到现在还不知道唐昱与方家之间还有这么多的瓜葛在里边

  之后表现越发抢眼的唐昱,他无论个人能力还是品性都渐渐得到了沈宅众人的认可,成为和沈睿鸿能直接对话的人,沈睿鸿时不时的把他叫入那间宋宛如都不常进去的书房就是明证。

  沈睿鸿、郑舒娴和宋宛如对这个早熟的半大少年越发的喜欢,而且,沈睿鸿上省长和唐昱还有一定的关系。再加上唐昱与宋宛如股份上边的关联,现在,唐昱与沈家的关系越发的密切。

  至于宋宛如本人,她对唐昱就几乎是溺爱了,溺爱到让一般人难以理解的程度。或许,便是沈睿鸿和郑舒娴都不能明白她为何对唐昱如此放心大胆,一切由着唐昱去胡搞。

  之前在沈宅,唐昱偶然表现出商业上的兴趣,宋宛如就由着他去操作,放心大胆的把恒达这样一个几百万的厂子交给他打理。唐昱说不做红顶商人,于是立马退掉了军方的订单;唐昱说收购百聆,于是调研过后立马雷厉风行的收购百聆;唐昱要上vcd的项目,宋宛如也被他“三言两语”便说服,几千万的项目只言片语之间便定下决策然后就那么放心大胆的交给一个少年人来打理……

  或许,在外人看来,无论是推掉原本军方承接的订单或是收购百聆进军完全陌生的电视机领域,又或是vcd这种研发动辄千万的项目,都显的有些胡闹的成分,似乎脱不了少年人的心性,照理说,宋宛如不应该由着他的意去才是,但是事实上,宋宛如不仅由着他去了,而且几乎是委了全权给他。

  宋宛如一个留美的金融系高材生,总不会心性不成熟抱着玩闹的心思,她的心,外人很少能够明白,外人很难明白她对唐昱的感觉,更不明白她对唐昱能力的信任源自于何方……

  或许,便是她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吧!

  至于沈芸,她和唐昱之间或许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过许是她自己都不明白或者没有意识到。

  此刻的她正扬着俏丽的小脸陪着陈怡在特护病房中默默注视着唐昱,和陈怡一起拿毛巾小心翼翼的给唐昱擦着脸和手臂,两人一人擦着一边,倒是配合默契。

  在特护病房中,一边注视着唐昱,沈芸一边和陈怡小声的说着她与唐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水中差点被淹死的事情,说到她和语馨被唐昱救上岸来唐昱却名字也不留就离开了的事,说到兴起出,嘴角忍不住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不过看着昏睡的唐昱忍不住又垮了下来。

  她与唐昱的第一次见面之时唐昱对她并无印象,当时刚刚经历过重生的唐昱因为心中的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