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1/2)

加入书签

  vol1

  亲王的衣服上满是鲜血,一些脑浆,颅骨的碎片挂在他的黑色的制服上,浓烈的味道让兰德不受控制地干呕起来。那个女人的声音让他感到一些熟悉,不过现在他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他究竟曾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带着口音的女声。当然,被枪口抵住后脑勺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而芒斯特滴答滴答落下的蓝色血液更是让兰德感到心脏一阵震颤。兰德谨慎地用余光观察着芒斯特,那只小怪物的伤口向外豁开如同怪物咧开的嘴唇,血正在涌出来来,而它红色的眼睛正闪烁着暴怒的凶光,从它的喉咙里泄露出了一些声音,兰德可以判断出那是威胁和恐吓……

  哦,不……

  兰德听到有一个声音在他的心底低声警告。

  在他面前的男人有着甜蜜的笑容和俊美的脸庞,但是他那如同爬行动物一般的眼睛和冰冷的视线在他开口之前就告诉了兰德,他是个危险分子,一个暴徒,一个没有任何怜悯之心的魔鬼。而兰德现在开始担心芒斯特的威胁会激怒到对方。在这种状况下,兰德用力地咬了自己的舌尖,用那种刺痛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那个人的衣服上,尽管已经被肯的尸体残骸和鲜血弄得一片狼藉,兰德还是认出了对方穿着的制服。

  那些黑衣人——来自深白。

  “你是深白的人对吗?”兰德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他的声音有一些沙哑,但是听起来尚且算得上平静,他抬起眼睛对上了那个人的视线,“我的名字是兰德·西弗斯,我的哥哥是文森·西弗斯,深白的人应该知道他……我用我自己向你保证,芒斯特,也就是正在于你对峙的……生物在这里兰德稍微考虑了一下用词,不会对公众造成任何的伤害。我不知道你们接到的任务是什么,但是我发誓,我和它会听从你们的安排,只要你们不伤害到它……”

  兰德希望自己的保证能够让这名看上去有些让人发毛的“深白”人员保持冷静,但是在他说完之后,他便看到了对方脸上露出来的一丝古怪表情。

  兰德立刻就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伤害?呵呵……”

  那个人偏过头,看了芒斯特一眼,他开口笑了出来。

  “哦,不……兰德·西弗斯,我知道你是谁。但是你所担心的并不是问题所在——我又怎么可能伤害到一只‘红鳞’呢?事实上,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才在这里与你对峙的,你的小宠物如果愿意,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我绞成肉泥——当然,前提是我的朋友没有拿着枪对准你的话。”

  在他说话的同时,一名年轻的少女保持着举枪的姿势,警惕而缓慢地一步一步走进了兰德的视线。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兰德瞳孔骤然睁大。

  “是你!”

  他脱口而出。

  那张尚且带着一丝稚气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她空洞而幽深的瞳孔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具机器,然而,在听到兰德的声音之后,举枪的少女——拉伊莎,她的眉头微微地颤动了一下,也许是有意,又或许是无意地,她始终没有与兰德对视。

  “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兰德的情绪再也无法保持强制的冷静,他紧紧地皱着眉头,打量着拉伊莎,以及“亲王”,这两个人身上属于深白的制服让兰德的内心充满了惊讶困扰震惊……等一系列复杂纷乱的情绪。

  “我以为你之前只是一个迷路者,被芒斯特伤害到了……”

  兰德喃喃低声说道。

  “嗯,这件事情,可是说来话长呢。”

  “亲王”微笑着沉吟道,他瞥了一眼拉伊莎。

  “我和拉伊莎一直都非常的,非常的对你着迷,兰德。”他的声音压低了。

  “拉伊莎?”

  兰德仿佛没有看到拉伊莎手中冰冷沉重的枪支,他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这是你的真名对吗……我之前一直担心你的伤势,我很高兴看到你没事。”

  兰德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而放松,他的目光专注,看上去真的有那么一丝对拉伊莎的关切之情……

  拉伊莎的目光颤动了一瞬,她触不及防地对上了兰德的视线,那种温柔而关切的凝视简直就跟不久前她在小木屋里以一个无辜少女的状态得到的一模一样……而她在梦里曾经将这种珍贵的温柔拿出来重温了一次又一次。

  就像是糖果一样,人类的温柔让拉伊莎感到甜美和渴望。

  她从未想过兰德竟然还记得她。

  “我……”

  她嗫嚅着,情不自禁地开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兰德猛地扣住了她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扳——拉伊莎的喉咙里冒出来一阵高频尖叫。

  “砰——”

  她手扣住扳机用力射击,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金属的楼梯栏杆上溅起了火花。

  拉伊莎的子弹全部击打在了地面和栏杆上,反弹的子弹“砰”的一下嵌入墙壁,还有一颗击中了灯泡。

  光线骤然暗了下来。

  兰德凭借着自己的体重将拉伊莎直接按在了地上,而在另一边,数条触手凶横如同利矛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直地刺向了“亲王”,后者猛地晃动着身体,他躲过了大部分致命的攻击,然而肩膀和大腿却依然被带有倒钩的触手穿透。

  感受到了温热的血肉之后,触手们宛若狂欢一般开始在他的体内搅动和撕咬,大量的鲜血喷射了出来。但是下一秒,亲王从大腿的暗袋中扯出了深白给“波塞冬”们特配的匕首,它们那钢制的刀刃上浸透了针对塞壬特制的腐蚀性生物毒剂。在刀刃的挥动中,几根触手被砍了下来。然而在这个短暂的瞬间芒斯特已经幽灵一般潜了下来,它的双臂死死地抠进了亲王的伤口,在尖啸中用力地撕扯下来一大块温热的肌肉。

  “亲王”惨叫了起来。

  “不……”

  拉伊莎的脸贴在地面上,她也同时哀嚎着。

  一阵濡湿的咀嚼声骤然变得格外响亮,兰德震惊地回过头,他无法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芒斯特的嘴如同鲨鱼一般展开,直直地啃向了“亲王”敞开腹腔内那一团因为腹压喷涌出来的内脏——

  “救救我……”

  亲王的头撞击在楼梯上,他伸手扣住了自己的脖子处一个小小的按钮,随后他的喉咙里滚落出一串恐惧的哀叫。

  “嗡——”

  就在这个时候,某种特殊的武器充能声刺入了兰德的耳膜。

  ……

  ……

  ……

  vol2

  在这栋大厦的对面,另外一座大厦的楼顶平台上。

  数十名“波塞冬”成员沉默如同机械,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从耳机里传来的“同僚”的惨叫。

  在接到巡警对于一辆可疑的空福特车的报告后,“波塞冬”轻而易举地从租车店的监控上找到了兰德·西弗斯的影像,紧接着一个可靠的消息给他们提供给了兰德的确切所在处,亿万富豪与知名模特的同性婚礼现场。“波塞冬”立刻派出了数个小队潜入婚礼举行的大厦,但是很快,那些代表着鲜活生命的定位仪一个一个地消失了——直到几分钟前,仅剩的两名“队员”传出了消息。

  他们找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