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1/2)

加入书签

  地点:美国堪萨斯松树街公寓

  时间:o3:ooam

  银色的月光斜斜地射入兰德的公寓。

  兰德在沉睡。

  距离现芒斯特在自己的床底下筑巢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兰德十分不确定粗暴地将它撤弄出来会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于是他最终还是决定默许它在自己的床底下筑巢了。

  在观察了很久之后,兰德就跟以往一样睡着了……他以为这会是一个普通的夜晚除了床底下多了一只生物,但那毕竟只是他的宠物而已。

  窗帘没有被拉上,那淡淡的银色光幕将床上紧闭双眼的男人笼罩在其中。在深蓝色的床褥上,他那被朦胧月光渲染成白色的就像是盛放在蓝色丝绒饰盒里的象牙制珠宝。兰德眼睛紧闭,睫毛在眼底打下一片阴影,然而他的颧骨在这个时候却泛着不自然的酡红,如果你仔细观察,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和粗重。。

  那是一个流光四溢的美梦,对于兰德来说。

  跟所有男人一样,这个梦带来了甜蜜的冲动,在无意识之间他全身的肌肉都在绷紧,他频繁地翻身以调整姿势,细而长的手指在身下攥紧了柔软的床单以至于指尖都在泛白。

  这俨然只是普通男人们经常要遇到的状况……如果你可以忽略掉空气中那种明显不太对劲的气味的话。

  它闻上去小怪物身上的味道有一些相似,后者兰德现在已经逐渐开始习惯,但总的来说,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那种味道变得更加浓厚,它闻起来是如此馥郁,如果兰德还清醒的话他大概会觉得连空气都变得像是胶质一般黏稠,它很难被判断是香味还是臭味,它闻上去……就像是最纯粹的荷尔蒙的味道。

  是的,就是那种会让人身体热,血液加快流动并且想要做一些事的味道。

  而兰德现在的状况,毫无疑问,正是因为这种味道。

  一些含糊的□□从兰德那湿润而红润的嘴唇间泄露出来,他的喉结在滚动,眼球在眼皮下方快速的颤动。

  然后他终于因为那种强烈的感觉,从沉沉的睡梦中醒了过来。

  他困难地睁开眼睛,身体中残留着一种不太正常的脱力感。

  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还在梦里,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是在一个无限黏稠的胶质海洋里坠落。他意识到自己应该起来并且给自己换上一条干爽的内裤,然而他的身体却柔软得像是煮了四十分钟的意大利面,软得不可思议。他没有办法使上任何力气,除了呼吸——哦,不,就连呼吸都是如此困难。

  兰德现在也闻到了那种味道,毕竟那味道已经变得更加浓郁了,它们就像是某种实质的玩意儿,随着兰德呼吸进入到了他的肺部,把他的身体撑得慢慢的,兰德的胃部都因为这味道而感到恶心。

  这不正常。

  兰德清晰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他用力地咬了一口自己的嘴唇,他尝到了一些血腥味,然而却一点儿都没有感到疼痛,尽管他觉得自己的每一寸皮肤都像是被火烧一样灼热。

  也许是烧,或者是某种奇怪的病症?

  兰德对于自己身体现在的状况陷入了极度的困惑之中——他并不觉得烧会导致身体上另外的某种状况……

  在挣扎中他非常勉强地翻了一个身,仅仅只是这个行为就让他的心跳再一次加快,那种馥郁的味道让他头晕目眩,只差那么一丁点儿就要再次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

  然而,终究是差了那么一丁点——因为兰德听到了那轻微的呼吸声。

  不,那甚至不太像是呼吸……而是一种濡湿的东西在有规律的摩擦什么出的声音。

  兰德尝试着屏住呼吸,他甚至开始怀疑那种声音是从自己身上出来的——你知道在高烧的时候人们的胸腔总会出一些奇怪的声音,而他们乱七八糟的脑袋总会给出各种各样错误的判断。

  他只是屏住了一小会儿呼吸,因为短暂的几秒钟之后,他身后的床垫明显一沉,弹簧在床垫底下出了“嘎吱——嘎吱——”的细小叫声。

  兰德感到自己的心跳变得更快了,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快要冻结了一样,变得一片空白。

  粗重的呼吸声变得非常的明显,兰德不知道身后的“那个人”是否听到了,时间在这一瞬间仿佛变得很慢很慢。

  床垫摇晃时出的小小声音还有那种让人背后毛的濡湿摩擦声变得很近。

  在兰德因为紧张而变得越来越明显的呼吸声中,另外一个湿漉漉的声音混了进来——它听起来就像是有一根巨大的沾湿的舌头弹着肥厚的嘴唇。

  是谁?

  兰德想这样问,他觉得自己或许装作还在沉睡会比较好,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伪装这个,他的心跳得如此快,怦怦怦怦,仿佛每个器官都在他的肋骨上跳起了踢踏舞。

  他的枕头底下有手机,可是兰德那酥软的身体让他的状况陷入到了危机的况中——他甚至都没有力气抬起手。

  而且更加糟糕的是,兰德忽然意识到,他的身体被另外一种不合时宜的热给笼罩得更加严密了。

  这非常诡异,但是真的生了。

  他誓自己两腿间的那玩意儿从未比现在这一刻更加坚硬,然而他的神智也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楚,现在他正处于危险之中。

  他身体的热度随着那越浓郁的气息而在升温,兰德在感到危机的同时不得不拼命咬紧口颊内部的肌肉才不至于出一些失态的声音。他的视线因为这种生理和思维的强烈抗争而变得模糊。

  那个“人”越来越近了,兰德没有办法偏头,但是他的余光可以瞥到一个影子正探过头来,他俯视着兰德。

  “滋滋”的水声伴随着浓烈的腥气,还有那种古怪的香味,如同一张无形的厚毛料毯子将兰德彻底覆盖,他甚至无法很好的呼吸。

  一滴温热的液体落在了兰德脸上。

  兰德最开始没有注意到那个,但是很快,那些液体更加密集地滴落在了他的身上——脸上,肩膀,手臂,腹侧……

  它是一种粘糊糊的东西,像是某种粘液,带着同样的气味和湿热的温度,一定要说的话,它就像是……某种生物的唾液。

  兰德觉得非常的恶心,那种粘液划过□□的皮肤的时候,感觉简直让人狂,更加该死的是兰德热的皮肤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敏感,它们慢慢滑落的触感清晰到要命的程度。

  兰德张开嘴出了一声干呕,他的第一反应是一个变态狂闯入了他的公寓,然而当他终于奋力挣扎着偏过头的时候。

  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远非“变态”这个单词可以形容的玩意儿。

  它看上去像是某种只会出现在“世界奇怪生物”揭秘中的动物,它有两颗非常大的眼睛,瞳孔占据了整个眼眶,而在眼睛的两侧还分别有两颗红色的眼珠,半透明的瞬膜在颤动。

  它的额头和脸颊上都布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