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四章 怀疑(1/2)

加入书签

  “皇后和本宫斗了这么多年,哪里得到半分便宜?不就仗着她那个儿子平日里在本宫面前得瑟,还以为本宫生不出儿子来,瞧瞧咱们锦棠,比起她那个无能太子厉害得多了。等咱们成就了大业,本宫倒要看看,她跪求本宫之时会是什么一副嘴脸。”容妃不屑地说着,轻轻地碰了碰江阳王身上的剑上,眉头紧蹙,道:“干嘛刺得那么深,随便弄点皮肉伤不就行了,宫里有我在呢,就算你和锦棠好好的,也不会有人怀疑你们什么的。”

  “如果是以前,自然没有人会怀疑,可昨晚上燕璃和云青珂都在,云青珂就算那个当初伤了锦棠的跟在天狼宫宫主身边的女人。”

  想到天狼宫宫主,还有当初云青珂伤了自己儿子的事,江阳王眉头不由得蹙得更紧,看着江锦棠道:“锦棠,云青珂竟然和天狼宫关系匪浅,她会不会也是天狼宫的人?如果你要娶她,天狼宫的人会同意?而且天狼宫宫主是什么人直到现在咱们都没能查到,以为父之见,云青珂的事,咱们还是先缓一缓。也幸好昨晚上你没有出手,不然,以云青珂的能力,她定然能认出你来,仇常伟当初不过是将你救走,根本就没直接与云青珂交过手,她都能将常山五怪认出来,这个女人,实在不好对付。”

  “锦棠你要娶云青珂?娶她做什么?那个女人母妃恨不得杀了她。而且当初竟然是她害你受那么重的伤,母妃定不会放过她的。”

  容妃听到江阳王的话,一脸不赞同地说着,要她那么能干的儿子娶云青珂这个女人,她绝对不承认这个儿媳妇。

  江锦棠面色不悦地看了眼满脸怒气的容妃,冷声道:“娶她做什么?自然是因为她背后的青屏山庄,因为她的能力,昨晚上云青珂的身手母妃也见到的,如果让她嫁给睿王,咱们想要成就大业,就会多出他们这一个极难除去的障碍。”

  容妃低低地叹了一口气,道:“都怪母妃没用,如果当初行事小心谨慎一些,青屏山庄就是我儿的了。不过锦棠你也不用担心,云青珂想要嫁给睿王,就是皇上那一关也过不了,皇上不会同意云青珂成为睿王妃的。云青珂能力是不错,可她已经知道当初她娘的死与母妃有关,若是知道你是母妃的儿子,云青珂只怕会连你也恨上,做出对你不利之事来。”

  江锦棠冷笑:“我既然能够有办法让云青珂嫁给我,就有办法让她对我死心塌地,至于她娘与母妃的恩怨,只要她成了我的女人,这些都不是问题,不过母妃你也不需要这么针对她,毕竟姨母的死,是因为你,她恨你也是应该的,只要她日后孝顺你,你就别为难她了。”

  “锦棠,云青珂的事,还是等查清楚天狼宫和她的关系再作打算,现在乾德帝已经成了个废物,不久之后就是太子登基,燕寒那小子没一点能力,到时候咱们多策划策划,大燕必乱,大燕乱起来之时,就是咱们的机会。”

  云青珂这个女人,就像一个永远让人无法估量的危险存在,没有把一切都摸清楚之前,江阳王觉得还是不能轻举妄动。

  江锦棠没有反驳江阳王的话,他也知道不差清楚云青珂和天狼宫的关系,他冒然行事会有风险,只是如今睿王和云青珂的关系似乎越来越亲密,如果让睿王得到青屏山庄,他们的大业就没有任何的胜算。

  “咱们的人查天狼宫查了那么久,到现在还没有天狼宫宫主半点消息,实在让人恼恨。”江锦棠皱着眉头,自从天狼宫神秘在江湖中出现,他们就开始留意,近两年来更是派了不少人去查,却是什么也查不到。天狼宫这些年坏了他们不少事,天狼宫绝对是他们最大的祸害。

  “这两年来,天狼宫和佣兵阁的势力不断扩大,只是当初也只有天狼宫会时不时寻咱们的麻烦,现在佣兵阁也与咱们天民教为敌,这样的形势,对咱们极其不利,偏这两个门派不仅神秘,而且实力不凡,咱们想要除去他们,谈何容易?”

  江阳王眉头深锁,难道筹划了这么多年的大事,到头来却要毁于一旦?这两年天民教的势力看起来发展得虽然也快,可那也只是表面的假象而已,天民教的教众虽然多了不少,可根基却越来越不稳。开支也越来越大,银子却越来越难筹集,本以为上次可以从哪些富商中筹集到一笔,没想到最后却被天狼宫的人和云青珂坏了事,现在再想用同样的办法从哪些商贾手里骗钱,已经没有用。

  天民教的情况江锦棠也是知道的,而且天狼宫和佣兵阁他也清楚,如今的形势对他们极其不利,幸好昨晚虽然没有杀了乾德帝,将他变成了一个废人,也还算有所收获。

  “天狼宫和佣兵阁就那么厉害?”容妃看着江阳王和江锦棠,她还从来没见过她的男人和儿子这般凝重的神色,天民教的事情她也有所了解,可她到底是在宫里,有许多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

  江阳王没有回答容妃,倒是江锦棠看了她一眼,沉声道:“如果不是天狼宫坏事,咱们的势力定然比现在大上一倍,银子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紧张。”

  势力比现在还要大上一倍?容妃一听,心里顿时对天狼宫恨得要死,想了想,看着江锦棠和江阳王,“你们说,天狼宫宫主会不会就是睿王?”

  “天狼宫宫主就是睿王?”江锦棠一听,直觉地摇摇头,“不可能,睿王是大燕的王爷,天狼宫不过是江湖门派,睿王怎么可能会是天狼宫宫主?”

  江阳王却是没有说什么,容妃的话,让他心神微动。

  “睿王怎么就不能是天狼宫的宫主了?天底下的人还不是不知道王爷是天民教的教主。”容妃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继续说道:“不然你们说,这天狼宫不过是个江湖门派,它为何处处针对咱们天民教?如果天狼宫宫主是睿王,那就说得过去了,睿王是皇室的人,他要找咱们天民教麻烦不就说得过去了。”

  “此事并非没有可能,云青珂和睿王关系亲密,而云青珂又曾经在天狼宫宫主身边出现过,两人虽看不出是什么关系,可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

  如果睿王就算天狼宫宫主,那情况对他们更为不利,江阳王眉头紧皱,他从来就没看轻过睿王,乾德帝几个儿子之中,最有能力的就是燕璃。

  也幸好乾德帝疼爱的是太子燕寒,不然,如果燕璃是太子,那他们想要取代大燕,机会会小得多。

  “如果睿王真的就是天狼宫宫主,那我更要早一步让云青珂变成我的女人,睿王少了云青珂,而我们多了一个云青珂,就有更大的筹码与睿王抗衡。如果让云青珂和睿王在一起,只会让睿王如虎添翼。”

  “锦棠,既然你有办法让云青珂嫁给你,那应该也有办法让她为你所用,她和睿王在一起那么久,谁知道她会不会已经成了睿王的女人,一个不贞不洁的女人,哪里配得上你?”

  容妃心里是百般不愿自己的宝贝儿子娶云青珂的,云青珂这个女人嚣张狠戾,手段狠毒,娶了她,还不得把府里弄得乌烟瘴气。

  “她不是睿王的女人,母妃,不贞不洁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云青珂是我最好的妻子人选。”

  江锦棠冷声说着,他是有办法让云青珂听令于他,可他也是想要娶她的,只要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他江锦棠。

  江阳王深深地看了江锦棠一眼,沉声道:“如果娶到云青珂,就更能让青屏山庄的人为我们所用,不然,你以为青屏山庄的人会对云青珂听令于咱们一事毫不怀疑?只有娶了她,才会少那些麻烦。时候不早了,你还是早些回宫。其他事情,我和锦棠自有主张。”

  容妃听到自己儿子和江阳王都这么说,心里虽然恼怒,却也没有再说什么,颇有些委屈地看了两人一眼,道:“本宫一个人待在那个牢笼里,实在是厌烦了,如果可以,本宫只想留在这里。”

  虽说自己的男人和儿子也不是隔很长时间才能见上一面,可到底不是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每日要面对宫里那些人,她真是厌倦了。

  “说什么傻话,大业未成,你怎么可以留在这里?回宫里去,本王和锦棠有空,自然会进宫去看你的。”江阳王眉头一皱,脸上多了几分不耐。

  江锦棠站起来,看了两人一眼,道:“我也有些乏了,先回屋子歇一会,母妃既然来了,父王你不如陪母妃用了膳再让母妃回宫吧。宫里派个人,有什么事马上来接母妃回去也就是了。”

  容妃听江锦棠这么一说,顿时面色一喜,还是儿子对娘好,瞧瞧她儿子,多孝顺。

  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