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九章 鬼妖门新门主(1/2)

加入书签

  江阳王刚缓和下来的眉头一皱,冷声道:“有什么好难为的?成大事者,岂会因着这么点小事而伤春悲秋?妇人之仁。”

  江阳王妃脸上神色不变,依然柔柔地笑道:“王爷说的是,臣妾不过是名女子,有没有自己的孩子,对锦棠是当自己的亲儿子来看待的,看到他一身的伤,现在又要承受丧母之痛,心里,到底是心疼的。锦棠虽然能干,可年纪到底还小,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心里无论是对王爷,还是容妃姐姐,都是极为孝顺的,王爷也别生他的气,父子两的,有什么话冷静下来谈一谈,自然不会有什么隔阂。再说,王爷所谋划的一切,将来还不是为了锦棠,这孩子现在可能一时没想通,过些时候他想通了,找你这个父王低头的时候,王爷你可别对他拿乔啊。”

  江阳王冷哼一声,尽管没有说什么,不过不难看出,江阳王妃的话,还是让他很受用的。

  看了江阳王妃一眼,伸手将她拉到他身边坐下,看着她道:“不是让你找大夫看看了吗?身子调理得怎么样了?你这么喜欢孩子,身子调养好之后,告诉本王一声,本王子嗣单薄,多几个孩子也是好的。”

  江阳王妃柔柔一笑,轻轻地靠着江阳王,轻声道:“已经找过好几位大夫帮瞧了,也喝了不少汤药,只是当年滑胎一事,伤了身子,所以一时半会,也没能调养过来。王爷这么喜欢孩子,臣妾会仔细安排,一定让侧妃妹妹她们给王爷多生几个大胖小子。”

  江阳王皱了皱眉,冷声道:“本王的孩子哪里是谁想要怀上就可以的,你仔细调养自己的身子,其他的,不用管,其他女人,还没有那个资格。”

  江阳王妃眼底快速划过一抹冷嘲,却是轻声道:“一切依王爷的意思,听妇科圣手陈大夫说,只要在调养半年左右,臣妾的身子就无大碍了,最迟明年,臣妾就可以拥有王爷的孩子了。”

  江阳王点点头,“有什么药材府里没有的,就让人去外面寻来。本王还有事,锦棠那里,你上心一点。”

  “臣妾知道,王爷您也要顾着自己的身子。”

  江阳王离开之后,江阳王妃懒懒地靠着椅背,伸手轻轻地抚上自己的肚子,眼底是深深的恨意。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她的儿子早已会叫她母妃,会读书识字,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王妃,新门主的飞鸽传书。”

  江阳王刚刚离开没多久,江阳王妃身边的阮嬷嬷拿着一个小竹筒进来,行礼之后,把小竹筒递给了江阳王妃。

  江阳王妃接过小竹筒,眸光微垂,把竹筒里面那一张细细的纸拿出来,看过之后递给朊嬷嬷。阮嬷嬷看完纸张上面写的东西,拿出火折子将纸张烧掉。

  “阮嬷嬷,咱们的人查了那么久,都没能查到佣兵阁阁主和天狼宫宫主到底是谁,新门主却要咱们在一个月之内把消息传回去,你说,一个月,咱们能查得出来吗?”

  江阳王妃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一个月就要查出佣兵阁的阁主和天狼宫宫主,新门主是太过相信下面的人的能力,还是异想天开。如果真那么容易查得到,老门主也不会查了那么久,却是一点有用的线索也没有。

  阮嬷嬷皱着眉头道:“新门主是老门主选出来的,咱们只知道她是一个女人,至于她的面貌,门里的兄弟没几个见过的,也不知道新门主是想要学佣兵阁阁主和天狼宫宫主一样,装神秘还是有别的原因。只是新门主既然接手咱们鬼妖门,应该很清楚,咱们的人追查佣兵阁和天狼宫的时间不短,想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查到佣兵阁阁主和天狼宫宫主,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不可能也要查,新官上任三把火,新门主怕是想要做一件最难的事来立威呢!”江阳王府唇角勾起一抹冷嘲,一手搀着妆容精致的面容,纤细的手指轻轻地压了压眼角,冷笑着道:“希望新门主是个有能力的,不然,咱们鬼妖门只会让她玩完,一上任就挑硬骨头来啃,也不知道她的牙够不够硬。”

  阮嬷嬷眉头皱得更紧,蹙眉道:“老门主这两年越发沉迷于女色,门里都在传,新门主就是投老门主所好,这才让老门主把咱们鬼妖门交给她的。不是属下多嘴,王妃你也该为自己和门里的兄弟好好打算,王爷这里如今的形势也不太好,王妃您还是应该多留一条后路的。”

  “嬷嬷放心,本妃还不想死得那么早。”江阳王妃眼底闪过冷嗜的幽光,老门主以为控制了她,江阳王也以为她只能依附于他,可从她的孩子死了的那一刻起,她就发誓,这一辈子,除了她自己,任何人都休想利用她。

  只是,佣兵阁的阁主和天狼宫宫主会是谁呢?江阳王和江锦棠也一直在查天狼宫,上次天狼宫宫主身边的人还将江锦棠打成重伤,而那个是一名女子。

  江阳王妃眉头轻蹙,江锦棠武功极高,能够将他打成重伤的女子,天底下绝对不会有几个。而前些日子,他又被睿王和云青珂打伤,伤势更重。会不会,当初天狼宫身边的那名女子,就是云青珂呢?而天狼宫宫主,就是睿王?

  能够将江锦棠打成重伤的,她知道的,能想得出的女子,仅有云青珂一人而已。

  可睿王是大燕国的王爷,身份如此尊贵的他,会是天狼宫的宫主吗?

  江阳王妃心里觉得极有可能,如果睿王是天狼宫宫主,就说得通天狼宫这两年,为何总是针对天民教。

  “阮嬷嬷,让人去查睿王和云青珂,本妃怀疑,他们极有可能就是天狼宫宫主和佣兵阁阁主。”

  “睿王和云青珂是天狼宫宫主和佣兵阁阁主?”阮嬷嬷惊诧地看着江阳王妃,心里一“咯噔”,马上惊慌地说道:“如果睿王和云青珂是天狼宫宫主和佣兵阁阁主,那他们的势力该有多大?睿王本身就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