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贺寿(六)(1/2)

加入书签

  第十一章贺寿六

  江湖门派前来给朝廷大员的父亲的贺寿,这倒是柳青第一次听说。

  不过正当他疑惑之时,韩天成已经帮他解释起来。

  “柳道友有所不知,这玄清门虽然是江湖门派,但屡屡相助朝廷,因此深得圣上喜爱,甚至还亲赐了匾额。对了,如今当朝的征西大将军上官长霆,就是玄清门出身的!”

  “哦,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难怪了!”柳青点了点头,又不经意的打量了一下那位剑云客与张云昕一眼。张云昕她自然是认识的,这位剑云客他却是第一次见。这人看着只有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相貌极为清秀,有点男生女相,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衫,衬得皮肤极为白净,只是看上去,怎么都有点让人不禁想到龙阳之好上面去。

  这张云昕的观察力似乎不错,竟在这么些人中一眼就发现了柳青。

  不过张云昕并没有多看,只是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柳青,便随着丫鬟,去了女客待的内院去了。至于那剑云客,则找了一个看着很是干净的单桌坐了下来。不过却并没有动用茶水及桌上一切的食点。想来,是有洁癖之类的东西吧。

  “方才那姑娘,认得柳道友?”韩天成将方才的一幕都看在了眼里,不禁好奇的询问起来。

  “有过些许交集而已,并不熟络。”

  “原来如此。”韩天成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知柳兄考虑的的如何了?可愿加入我羽林卫?”

  说起来,现在加入羽林卫对柳青来说,其实是件不错的选择。毕竟只要一加入,就可以结识更多的修士,这样一来,对他以后的道路将更加有利。

  只是柳青对这韩天成与羽林卫都不甚了解,自然不愿轻易答应,所以只是轻轻一笑的说道:“再议,再议。”便端起茶杯,轻泯了一口。

  汪正阳的寿宴虽然热闹非凡,但对于柳青等人来说,其实只是闲坐而已。唯一的活动,只怕就是敬酒寿星时,起身以示敬意了。

  虽然柳青当年也有不少的同窗,但由于当年的柳青寡言少语,所以朋友不多,唯一一位木寒黎,由于家庭身份,在这样的场合也是忙于应付,根本无暇来与柳青攀谈什么。

  所以若不是有韩天成有一句没一句天南地北的说上几句话,这场寿宴,柳青只怕要独坐到结束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宴席眼看着便要进行到最后阶段了。这个时候,就连里面的女客也纷纷出来向老寿星敬酒。虽然汪正阳老先生年岁已高,不能喝太多的酒。但在这样喜庆的日子里,还是小酌了一些。

  宴席的气氛愈加的欢快,才子文人开始吟诗助酒,几位从醉仙楼里请来的姑娘们,也翩翩起舞,以助乐事。

  而人群中,最为安静悠闲的,怕是只有韩天成、柳青及那位剑云客了。

  这剑云客看样子是真的有很严重的洁癖。因为端在他面前的菜,他竟然一口不动。原因其实也简单,就算剑云客,柳青也可以猜到。

  因为给他上菜的那位家丁,是位油头垢面,胡子拉碴的人。虽然打扮的干净整洁,但那位剑云客每次看到这位家丁的脸时,都会眉头暗皱,眼色中充满了嫌弃。所以,对他端上来的菜更是嫌弃不已。我想若不是这种场合,剑云客只怕早就将此人踢出院门了。

  “这人倒是有意思!”一旁只喝酒,不吃菜的韩天成,依旧豪饮如初的打趣起那位剑云客来。

  “个人爱好不同罢了。就像韩兄,不也一口茶不吃嘛?”

  “哈哈哈,柳兄何必说我?你不是也喝了三壶茶,一口菜也没吃吗?”

  “太油腻,看着就没什么胃口。”

  “在……嗯?”

  韩天成正要接话时,却突然间神色一凝。一旁的柳青却微微一笑的端起茶杯,说道:“有人不请自来,看来韩兄要去忙一会了!”

  原来就在刚才,一股气息快速的从宅院外闪入了汪府内。不过这人速度虽快,却还是躲不过柳青二人的神念。

  而这位不请自来的女子竟也是一位修士,修为也是初天七层。其目标很明确,就是内院,而此刻更是已经到达了内院。

  不过接下来这女子便没了动作,只是找了一个丫鬟的服饰换上,混入了丫鬟的人群中,便不在有异动。

  虽然这一切做的极为隐秘,但还是逃不过柳青与韩天成二人的神念。

  这位女子显然也早就察觉到柳青与韩天成的存在。只是尽管如此,这人依旧我行我素。丝毫不因为二人的存在,而停止自己的行动。就连在明知道柳青与韩天成在用神念观察她的情况下。她还是脱的光光的,换上了丫鬟的服饰。

  “看来是来者不善了。”韩天成言语微微一寒,但继而突然一笑的对柳青说道:“这汪老先生是柳兄恩师,如今老先生的寿宴被人打扰,柳兄难道坐视不理?”

  “那就一同前去吧!”

  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