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惹出大事(1/2)

加入书签

  第十八章惹出大事

  只是与此同时,柳青单手一挥。三柄冰剑顿时凭空在其身后一闪而出,一下子没入了朱言廷的身躯。而后,朱言廷只闷哼了一声,便倒在了雨水里,鲜血随着雨水越流越远,颜色越来越淡。

  朱言廷的实力远不止如此,只是他太过傲慢,过于轻视了柳青。加上柳青的招式本就是突袭性很强。因此,只是短短几息,这朱言廷便就此魂归天外。

  柳青快速捡起了朱言廷的储物袋及其尚握在手中的两柄短剑后,又下意识的回身看了一眼尚在燃烧的大树。

  一旁的大树仍在雨水中倔强的燃烧着,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柳青见此,便知道此地决不能久待。只是大树旁边就是木府。柳青实在是担心段落戌会将仇恨的心理转移到木府上去,哪怕只是一点点,也绝不是木家可以承受的。

  所以,艰难的下了决心的柳青,立刻向木府内赶去。只是夜色已深,雨幕连接成线,加上柳青此时心中焦急。一时间也没了方向,竟错将三进园当成了二进院。

  木家的院落都差不多,所以柳青情急之下也没有注意,一下子就推开了一间房。这个位置的房间在二进院里,是木寒黎的住所。但在三进院却是木寒烟的住所。

  此时已是子时将末,可木寒烟竟没有睡觉。确切的来说,只是起夜而已。

  这本就是她自己的房间,所以即使不点灯,她也可以找到所有的东西。即使是在睡眼惺忪,半睡半醒之际。

  可正当她方便到一半时,房门突然被一推而开。借着微弱的点点亮光,木寒烟看到了一人影快步走了进来。这自然惊得她立刻屏气凝神,一瞬间几乎所有的一切都为之停止。

  这一幕自然也被柳青看到,而以柳青的修为,这样的夜色根本不会影响他的视力。只见此时的木寒烟穿着贴身小衣,头发散乱。正坐在溺具上一脸震惊的看向自己。

  而柳青也立刻意识到自己进错了宅院,但时间紧迫,柳青也没有时间再去二进院了,尤其是此时木寒烟已经反应过来,眼看着便要惊声尖叫。

  所以柳青连忙闪到木寒烟面前,一只手捂住了木寒烟的嘴巴,另一只手托住了木寒烟的后脑。

  “嘘!不要说话!”

  可这黑灯瞎火的,木寒烟根本看不清来人,只是知道自己被捂住了嘴巴。于是连忙伸手向柳青抓来,以作拼命的抵抗。

  柳青见此,连忙法力一催的将一旁的灯烛点燃。而后微弱的烛光使得木寒烟终于看清了柳青的相貌。

  当木寒烟看清来人时柳青时,顿时就愣住了。而柳青也立刻了移开目光,虽然这白皙的脖颈,若隐若现的,加上木寒烟方便时因褪下裹裤而露出的白皙浑圆的大腿,都在方才被他看见了。但刚才的木寒烟是看不见的,但现在木寒烟可以看见了,情况不一样了,于是柳青连忙故作正经的扭过头去。

  “木姑娘,我没时间和你解释了。你千万要仔细听好。这水华城近几日只怕不太安生,所以,你一定要叫你父兄带着家人赶紧离开避一段时间。”

  “你放开我!”木寒烟虽然被柳青捂着嘴巴,但还是发出了呜呜的声音。柳青仔细一听,才知道是这四个字。

  柳青闻言连忙松开了木寒烟,并迅速转过身去。

  而木寒烟白皙的脸颊早就成了一块红布。但木寒烟还是快速的将贴身衣服穿好,而后也不知道木寒烟是如何想的,虽然并没有喊叫,却突然趴在柳青的肩头狠狠的咬了一口。

  柳青自觉理亏,咬着牙,强自忍了下来。

  “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毁坏我的清白了!”咬着咬着,木寒烟突然慢慢的松开了嘴,但是却泪眼连连的哭泣起来。

  “木姑娘,在下,在下真的是一时情急走错了房间。但在下方才所言句句属实,请木姑娘一定要告诉令尊和木兄知道!”听闻木寒烟的哭泣声,柳青也不知所措的回过身来,并立刻抱拳赔礼。

  “什么不安生?如今这般,我就可以安生了吗?前一次你情急之下为了救我碰了我的手也就算了。可这一次,该看的、不该看的都被你看光了,你叫我以后怎么嫁人?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木寒烟哭的凄凄切切,说着竟突然头一歪的便要向一旁的桌角撞去。

  柳青见状连忙将木寒烟一把拉住。此时的柳青早就心急如焚,时间一刻一刻的流逝,谁也不知道叶青翎与段落戌是否就在城中,是否会赶过来。可是这里情况也是极为严重。两权相害取其轻,所以柳青在拉住木寒烟的同时,连忙说道:“我娶你,只要你愿嫁,我就娶你。如果你不愿,那我把一双眼睛陪给你可否?”

  “都这个时候了,你当然要说些好话骗我。只怕我一同意,你立刻就会跑没影了!”

  “我发誓……”

  “男人的誓言,有什么可信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