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妖异白骨(1/2)

加入书签

  第五十二章妖异白骨

  “啊~,终于出来了,人家等了几百年,都等的快要急死了呢。”白烟一出现,一个女子慵懒的声音立刻传了出来。

  随后,只见这白烟慢慢聚拢,最终化成了一具白色骨架,而且,还是女人的骨架。

  这骨架一出现,便伸了一个懒腰,扭动了几下脖子,随着这白骨的动静,虚空中立刻传来了‘咔咔’的骨头摩擦声。

  “你是?”柳青一见这白骨出现,瞳孔立时微微一缩的紧张起来。

  “呵呵,小家伙,谢谢你放我出来。不过,我要你还有用,你可不能离开哦!”

  “休想!”柳青这会可不想再管什么阵法,一见这白骨意图不对,立刻身形一闪的急遁而逃。

  只是柳青刚刚运转功力,却发现身子疲软无力,竟丝毫无法提起法力,接着,更是身子一软的直接摔在了地上。

  “中了我的尸毒,可没那么容易走的。”

  “你究竟是谁,要干什么?”

  “是谁?我也记不得了,好几百年的时间,都忘记了。这些年来,我被镇压在这阵旗之下,整日用微弱的尸毒侵蚀着这阵旗,原本,还需要好久才能将阵旗损坏的。不过没想到前几日来了几个小家伙在这里打架,好巧不巧的正好击中了这阵旗。这阵旗已被我尸毒侵蚀多年,虽然灵性尚在,但早已没有了原本的坚硬程度,因此那几个小家伙才会将这阵旗击出裂纹。

  原本我以为即使阵旗出现裂纹,我也还要好几年才能将这阵旗彻底销毁,想不到,你这小家伙又有修缮阵法,真是天助我也。”

  “那你抓住我,是想干什么?”柳青此刻除了可以说话,身子根本动弹不了半分,因此不由的有些紧张起来。

  “你不用害怕,你这小家伙是个男子,对我丝毫用处也没有。而且,你这区区初天十层的修为,杀了你,也不会让我有什么成就感。我如今只剩骨架,修为无法施展,所以,需要你帮我做些事情,你知道了吗?”

  “不知前辈,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一副肉身,你帮我找一副就行。届时,自会放你离去。”

  “仅是如此?”

  “本座还会骗你个小娃娃吗?”

  “可我现在修为无法施展,如何帮前辈寻找合适的肉身?”

  “不急。”这白骨随着,‘哼哼’一笑的走到了柳青身旁,并从其胯骨间的储物袋内取出了一枚黑色的丹药。

  这丹药不知究竟是什么所制,但这白骨一拿出丹药,便捏着柳青的双腮将丹药喂给了柳青。

  柳青纵然抗拒,也还是半分作用也没有,最终还是吃下了丹药。

  “这是化骨丹,十五日后便会发作,到时候,你全身的骨骼就会化为一滩脓水,你也会灰飞烟灭。不过,只要你在此期间帮我抓住合适的肉身,我就会赐你解药,放你离去。”白骨轻声一笑的说完后,便对着柳青的身子一挥手。

  顿时,柳青的身体内挥发出一阵绿色的烟雾,并被这白骨吸入了骨骼之内。当这些绿色烟雾从柳青的身体里散发而出后,柳青的身子也一下子恢复了过来。

  “好了,我们走吧。”白骨见柳青恢复了过来,便慵懒的说了一句,并摇身一变的化为一根骨笛,附在了柳青背后。

  “这,前辈,可否准许晚辈修缮好法阵在离开。如若不然,在下出去后,必会受罚的。”

  “无妨,等你一会吧。”骨笛的声音直接穿入了柳青的脑海,外人根本无法听到。但柳青一听如此,连忙行动起来。至于这白骨的事情,柳青觉得自己现在还是按照其吩咐做事的好。

  那化骨丹的真假柳青不知道,但柳青此时却可以清晰的内视到自己骨骼上附着的点点黑色斑点,所以,柳青宁可信其有,绝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去实验。

  一刻钟后,柳青将商岐给的阵旗插入了阵盘,并激发了法阵。那苍松也被他施展法术修复如初。

  “往左手边走,那里有几位不错的女修。”柳青刚一忙好,女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虽然柳青的神念丝毫没有感应到任何人,但这并不妨碍柳青的决定。只见柳青在女子话音一落后,便立刻向左手边急速赶去。

  此时阵法已经修缮完毕,外部的几位御风期修士只怕也可以探测出来。所以柳青必须选择相信这森然白骨,并速战速决的帮她寻一位合适的肉身。不过看这样子,这白骨是打算自己挑,然后让自己出手了。

  “前辈,这里只有初天期修士,以前辈的神通,为何不去外面选择一位道天期修士来摄魂夺念呢?”虽然柳青知道现在必须要按照此女的话来做,但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哼哼,这里内部是控灵法阵,虽然其中有一根阵旗刻有别的道纹用来镇压本座,但说到底,也还是控灵法阵而已。所以即使出现问题,内部的人也不会感觉到。但在阵法外就不同了,因为控灵法阵一旦有损,外部便会有反应,所以只要站在阵法不远处,就可以立刻发现。你这小子在阵法出现问题不久后,就赶过来修缮,所以必是阵法出现问题后才进来的。

  而这几日,我发现此地来了许多的初天期小鬼,而且修为都还不错。想必是附近藏剑门等五大门派把五派试炼选在了此地。所以,此时这密境外面,应该有不少御风期修士吧?凭我如今的能力,即使出去,也难逃被这几人击杀的下场。所以,还在从这些试炼弟子找一位吧。虽然修为弱了些,但将就吧。总比没有要好。”

  “原来如此,那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