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小海子(1/2)

加入书签

  周萋画失魂落魄地逃离了现场,直到看不到秦简与卢天霖的身影,她这才停下脚步,却现急之下,她连方向都搞错了。

  原本要去飞霞阁检查萱儿死亡现场的她,竟然不知不觉回到了自己暂时住的房间。

  她走到门口时,刚巧春果推开门,笑容堆满脸,看样子刚刚她的心不错。“咦,娘子,你回来了!”春果把周萋画送到皇后娘娘那后,就回来按照周萋画的安排调查金兰线的事。

  她以为皇后娘娘会多留自家娘子一下,没料到这么快,她打量一下周萋画,没瞧见勘察箱,心想一时半会儿不会对萱儿的尸体做什么。

  “娘子,您让我打听的,我都打听好了,那金兰线丢失的时间是三年前的六月十二!也就是七公主召集各位娘子建立衡缘社的那天!”春果兴奋的展着胳膊,她穿着一件广袖棉裙,长长的袖子像两只蝴蝶一样翩翩起舞。

  看着这两片袖子,周萋画因寄走变红的眼神瞬间变得狭长,“春果,你刚刚穿的可不是这件!”

  因为要协助自己继续调查母亲之死,自回到京城后,周萋画便于春果约定,除非不得已,衣着上一定要以轻便为主,现如今这两大片袖子,行动起来很是不方便。

  春果难为的笑笑,讨好地说道,“娘子,这是七公主赏的,我看这衣服实在是漂亮,就忍不住换上了,况且……况且皇后娘娘还没把箱子还回来,咱们一时半会肯定不会对那宫女做什么!”

  她泛着明亮的眼睛,眼睛里冒着央求的眼神。“娘子,你说对不对啊!勘察箱一回来,我立刻换衣服!”

  看她这般真意切,周萋画点头默许,是啊,不是所有人都跟自己习惯素衣素锦,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轻便简单。

  “你就这般确定我回来不是让你陪我去检验萱儿的尸体?”春果挽上周自己的胳膊。周萋画却忍不住开口问道。

  “当然。我听香雪说了,皇后娘娘带着勘察箱去太极殿了!”春果轻轻摇晃。

  的确勘察箱被皇后娘娘带走了,在没归还之前。自己的确不能做什么,就算真的药去检查现场,就春果现在穿得这样子也没有多大影响。

  春果正是有了这百分百的把握,才没有任何负担的换上了衣服。

  她的这般悟性让周萋画感到欣慰。眼眸微微一抬,却见肖六沿着小径急匆匆地朝水池赶去。他的身后跟着两名宫女,一人手里挽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些黄纸还有香。

  “他这是去做什么?”周萋画询问道。

  春果踮起脚尖看去,“应该是去六皇子祈福吧。昨晚六皇子不是在那受伤了吧!这肖六对六皇子殿下可谓一个忠心啊,我听香雪姐说,夏天六皇子出来纳凉。肖六为了让殿下免受蚊蝇叮咬,经常故意露出肌肤来吸引蚊虫!”

  她心虚地看一眼周萋画。想着自己夏天总是比娘子先睡着,脸涨红。

  肖六对周驰很忠心?联想到昨天,肖六守夜时的表现,周萋画心里写下了个大大的问号。

  远方,肖六已经停下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