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信(1/2)

加入书签

  “二夫人跟二爷留下来看守洛城的宅子了……”春果鼻子哼哼,脸上流露出罪有应得的神色,“我听说当年二夫人为了能跟着老夫人去洛城,可没少费心思……这下可好了,去洛城要讨好老夫人,回来还得看大长公主的脸,这可是她想讨好都讨好不得的,就老老实实在洛城呆着吧……”

  “那启儿乘破马车的事,也与二夫人有关?”启儿虽然养在老夫人身边,但怎么也是二房的子嗣,听说自己离京后方德昭重病,启儿估计到时就回了年氏身边吧。

  “是……娘子,你可不知道,这二夫人有多过分,知道启儿郎回京,她不能回京,她就强行把好的马车给留下,找了匹又老又多病的马,我去青雪那检查,现一件棉衣也没给带!多亏了三夫人那有多做的棉衣!”春果咬牙切齿地说着年氏的种种,“要是让那林珠儿知道,启儿郎被这般对待,怕是她会从大漠回来,杀了二夫人吧!”

  林珠儿?一个熟悉却陌生的名字,她好像经常出现在周萋画的生活里,但细细算去距离在海宁的离别,也有差不多半年了。

  林珠儿是要去关内投奔她的姐妹,那段时间正好宁州洪水,她跟随的商队指定会绕路回洛城,她那般疼爱启儿,估计会再回侯府看启儿吧。

  “青雪有没有说,那林珠儿在离开侯府后,有没有回来看启儿?”周萋画询问。

  “肯定没有啊,她好不容易在夫人的周旋下离开,怎么可能还会回来呢……”春果立刻回答。

  而此时,门外有侍婢轻声唤了一声春果,“春果姐姐。能出来一下吗?”

  “谁啊!”春果轻轻放下墨条,大声问道。

  “我是三夫人院的小莲!”门口的女子脆生回答。

  周萋画点头默许,春果嘟囔一句“门口的人都死哪去了”,便垂走了出去。

  春果跟小莲在门口嘀嘀咕咕说了一会儿,便拿着两封信走了进来。

  春果不识字,好生记得刚刚小莲给她信的顺序,紧张兮兮地站在周萋画桌前。“娘子。是三夫人让人送来的信,一封是郡公府的,一封是卫府的!”

  “府院之间的来往。怎么送我这里了……”周萋画有条不紊的继续翻着疏律。

  周午煜没回来之前,帖子什么的,都是由周午焰来处理的,现如今周午煜回来了。门房会把帖子送到他书房。

  “不是,这不是原本是帖子。这是三夫人往侯爷书房送时,给娘子誊抄的,说是给娘子斟酌一下……”春果陈述着刘氏的原话,说着就把其中一封递给了。“这是郡公府的!”

  刘氏查来送信的小莲也是个不识字的,颠倒之下这信还没到春果手里早已经就弄乱了顺序。

  春果也知道,事若不是很重要。估计三夫人也不会特意誊抄来给周萋画看,之所以先呈上郡公府的。春果猜想肯定是与冬雪的生病有关,不离十是想假借郡公府宴请让娘子去看一下冬雪。

  周萋画翻开春果递来的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