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派(1/2)

加入书签

  周萋画知道春果是什么意思,她点点头,冲春果笑笑,表示自己明白,但她也没有把卫琳缃的要挟表露出来。

  周萋画知道,现在,对于她跟郡公府的关系,是分成了三派,其中一派是以冬雪跟卫琳缃为主,明确表示自己参与其中,再一派则是以秦简跟父亲为主,明确拒绝自己不得参与其中。

  还有一派便是宋云峥,带着条件的要求。

  她在想在这其中会不会出现第四派呢。

  心思压下,时间一点一点的过,距离新年越来越近,而关于战事的消息也越来越多起来,如卫琳缃说的那样,父亲的确需要奔赴前线,他与宋云峥以左右羽林将军,共领军队。

  此外,定国公府也排出四位郎君共赴前线,除了定国公府,宿国公、威宁侯府,等诸勋贵府均有郎君出征,从刚听到消息时的人心惶惶到后来,能被选中出征,反倒成了一种荣誉。

  但唯独,最先传出消息会有皇子出征的事,没有新的消息出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转眼就到了新年,因陈氏刚殁,虽然今年是回京的第一年,却也没有大办,整个侯府灰蒙蒙的连盏红灯笼都没有添置。

  天黑后,周萋画便跟父亲去了方德昭院子,吃过夜食,给方德昭磕了头,领了压岁钱。

  方德昭一回京就去国公府“讨教”,被周修娴说得连想死的心都有,在洛城威风凛凛了十几年,没想到回京颜面竟然这样被周修娴糟蹋。

  气不过的她,自从国公府回来,就一直没露过面,周萋画去请安,也不过是隔着帘子敷衍几句。

  因此,周萋画并没有在老夫人那多费时间,拿着压岁钱便离开了。

  按照风俗,给自己长辈拜完年,周萋画这些还未出阁的娘子,应该是一起到呈玄门的凌功寺上香,然后三五成群地到自己小姐们家游玩的。

  但周萋画还在孝期,去哪都会招人厌,她索性选择去祠堂陪陈成玉。

  跪在陈成玉排位前,周萋画一注又一注地上着香,整个祠堂里烟雾缭绕,直到新年的钟声响起,她才站起身来,过了年,距离父亲出征的时间又进了。

  周萋画推开祠堂门,却见陈成璧站在外面,她穿着素色的罗裙,未施粉黛,头上也没有任何装饰品,如她向周萋画承诺的,自从查明了伊二郎的死,她就安心了,安分了。

  “四娘要去找侯爷吗?”她低眉顺眼,朝周萋画请安,“让妾来给夫人继续守岁吧!”

  看着陈成璧柔柔诺诺的样子,周萋画微微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便带着春果离开。

  陈成璧一直保持着福礼的动作,直到周萋画彻底消失,这才起身,迈步进了祠堂。

  书房里,周午煜正在凝视着疆域图,以至于女儿进来时,他根本没有感觉到。

  “父亲!”周萋画轻声喊着,她将自己的披风脱下了递给春果,示意春果出去后,上前走到了书案前。

  疆域图上,周午煜已经标出了几处位置,周萋画上前一下子就看见了宁州。

  宁州地处关内道跟京畿道的交界处,去年的洪涝已经让这满目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