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画(1/2)

加入书签

  “臣女不敢!”一听周玄毅暴怒,周萋画说着便跪倒在地,“臣女不过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周瑄璞是自己的兄弟,相处二十几年,周玄毅自然比周萋画这么个晚辈了解。

  周瑄璞留下九张银票,秦简已经收集到七张,除去周萋画寻得的四张外,其余三张无一例外都是在京城的各个角落里寻来的,冒险精神十足的周瑄璞,最喜玩心理游戏。

  所以,周玄毅看似很生气,实在不过是对周萋画这番言论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他又岂不知秦简这次去关外,必将无功而返呢,但若他不去关外,有些事就没法进行。

  周玄毅深吸一口气,看着跪在地上的周萋画,“起来吧,并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

  周萋画在地上停了一会儿,直到确定皇上并没有真的动怒,这才站了起来,她垂立在一侧,不敢抬头,却听皇上又开口说话了,“银票的事,不是你应该参与的,你现在的任务是调查公孙湘的死,查明这几年后宫里的闹鬼传闻,朕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你可明白!”

  周萋画点头,“臣女定不负皇上重托,在上巳节之前查明此事!”

  周玄毅长吁一口气,抬手捋着美须,“端睿自十岁起便伴我左右,现如今已经二十余年,阿玉自幼又与我亲如亲兄妹,现如今留下你一人,每每想起,朕的心里便万般痛心!”

  一听皇上的语气变得舒缓,那种感觉就像是在追忆似水年华。

  周萋画心中不胜唏嘘,你若真念这些恩情,你会屡次对我阿耶痛下毒手吗?伴君如伴虎,此言果真不假。

  “过了上巳节,你也便及笄了,早在成玉在世时,我便说过,你的婚事由朕来定夺,现如今成玉已殁,我与皇后商量,再众位郎君里为你选一位,你心中可有如意郎君!”周玄毅微微眯着眼,神色已经变得舒缓。

  而周萋画的脸却涨红了,大溏民风开放到女可自选夫婿了吗?

  “请皇上定夺!”周萋画红着脸,嘤嘤说道。

  周玄毅哈哈大笑,“朕向来不会做强求之事,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定会为你再择一门好姻缘,以告慰阿玉在天!”

  他很快止住笑意,再次拿起矮桌上的扇子摆动着,他的目光开始变得悠远,择一门好姻缘,呵呵……

  门扉轻轻作响,崔净搀扶着娴大长公主回来,周玄毅抬扇子指指崔净,“崔净,把我给周四娘准备的东西给她!”

  “是!”崔净将娴大长公主扶下,便转身示意身后的小公公出去拿来了一长轴,他双手高举,递到周萋画面前,“四娘子,您可拿好,用完记得还回来!”

  周萋画双手捧着这长轴,谢恩。

  周玄毅又再次跟娴大长公主浅聊几句,便起驾回宫了。

  一行人站在国公府门前送行,周玄毅的马车刚离开,周萋画正要随着国公府的众女眷们回府,春果便气喘吁吁地跑来,她穿过人群,挤到周萋画身旁,“娘子!”

  “你怎么来了?”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