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死亡真相(1/2)

加入书签

  农历三月十三,距离上巳节还有两天,黄历上说,这天宜出殡、开棺、祭祀。

  天空却不合时宜地下起了绵绵细雨。

  在大理寺的停尸房里,整整齐齐地放着十几口棺。

  董庸与卢天霖并排站在停尸房门口,两人都穿着深绯绫罗广袖官服,带着官帽,鱼符垂下。

  渺渺雨丝里,周萋画撑着一把油布伞沿着小径曼妙走来,董庸见状,就要上前迎接,却听卢天霖冷冷说道,“董少卿,你现在已有了婚约,就不要再上前了吧!”

  前些日子,董庸刚刚跟御史大夫罗光地次女定下了婚约,因董庸已成年,为防止再有不测,两家人已经采纳、问名、纳吉、纳征,连迎娶的日子都定下来了。

  听到卢天霖这冷冰冰地警告,董庸用力攥住衣袖,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硬生生地把这气跟憋了下来。

  “臣女见过两位少卿!”周萋画收起雨伞,交给一旁的春果后,便朝两人微微施礼。

  “四娘不必客气,你能来亲自为宋府的陈年旧案动刀,再下感激不尽!”董庸又在卢天霖之前开了口。

  “董少卿,我想您误会了!我没有说要为宋府的陈年旧案动刀,我只是想看一下秦夫人而已!”周萋画转身示意春果把勘察箱递到自己手上,“以谢她传授医术之恩!”

  董庸脸色涨红,愤怒地看向卢天霖。

  卢天霖可不是这么跟张寺卿说的,卢天霖说,周萋画愿意出手验尸,真相指日可待。

  卢天霖也着急了,“画儿……周,周四娘,你,你不是说……”

  周萋画看着卢天霖这般着急的解释,不急不忙地手插袖袋,便将皇上御赐的令牌拿了出来,“见此令牌,如见皇上!”

  卢天霖一惊,抬头看向令牌,而后跟董庸对视一眼,再后面,两人一起跪在地上。

  身后那在细雨里站岗的侍卫们,也立刻跪倒在地。

  “传皇上口谕,除卢少卿,任何人不得进入停尸房!汝等在门口等候,没有命令,谁都不准探进停尸房半步!”她用力一抬令牌,而后扫视众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高呼。

  周萋画则甩袖携春果进去了停尸房,卢天霖在两人进入后,从地上站起身来,他朝董庸作一下揖,“竟然周四娘有皇上的口谕,那我也只能遵从,董少卿,不好意思,我先进去了……”

  董庸咬着牙,怒目相视,没有说一句话。

  “你们几个,保守住这里,任何人不得靠前,听清楚没有!”卢天霖威风凛凛,指挥侍卫。

  虽然是下雨天,但停尸房里光线却相当充足。

  三整排的棺木散发着湿土味,最靠近门口的这一排,棺木有点**,雨天发潮,手摸上去湿哒哒的,据卢天霖说,这是郡公府几位有身份的下人的棺木,“皇上恩赐,将他们也赐了棺,下葬,现在才能找到完整的尸骨!”

  中间那排的棺木材质就参差不齐了,有上称的春芽木,也普通的柳木,更有昂贵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