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张义死了〔一棵无聊的树的加更〕(1/2)

加入书签

  周萋画心中虽然怅然所失,却没有表现出来,她轻应一声,将匣子递给春果,伸手戴上幂篱,便与春果一道,沿着巷子上了主街。

  时间已经迫近酉时,街上随处可见着急出城,步履匆忙的人们,见春果一脸着急,周萋画也不禁提了提步子。

  就在主仆二人快要走到城门口时,忽而传来守城官兵的一声吼叫,“都让开,都让开!”

  听到这声,春果心想坏了,这是要关城门了,于是她拉一下背在肩膀上的新匣子的带子,一手抱紧旧匣子,另一手拉一把周萋画,“娘子,快点要关城门了!”

  在官兵吼叫声,周萋画也踮脚看向城门口,但她看到的却不是民众着急涌向门口的画面,而是靠近城门的民众减缓步子,分列在城门口。

  这不是要关城门的征兆,反倒是像有什么事生,需要避开道路的样子。

  担心春果不明缘由上前会引来麻烦,周萋画伸手拉住了春果。

  “啊呀呀,娘子,你做什么啊,再不快点,可就出不去了,奴婢可不想回侯府借宿呢!”春果大呼小叫道,她这么害怕,自然不会是平白无故的。

  周萋画刚搬出侯府时,春果有一次进城办事,错过了出城时间,不得已回侯府暂时借住在一熟识的小姐妹那,结果被年氏身边的陪嫁周娘给现了,自己受到了挤兑不说,还连累了自己那位小姐妹。

  “乱叫什么,你自己瞅瞅到底是怎么回事!”周萋画手指城门方向,压着嗓子低声说道,说罢,自己转身就立到街边。

  春果踮脚看去,就见非但城内人们闪出一条路,城外民众也自觉避让了,远远看去,一辆马车由远及近疾驰而来。

  “咦,好像真的不是急着关城门呢!”春果恍然大悟地说道,于是她也自觉后退,并排跟周萋画站立,只是那嘴里还继续喃语:“不会是有什么大官来咱们洛城吧?”

  “大官?你还惦记着见今上啊!”周萋画调侃道,岂料她,话音刚落,就听身后传来一阵女子的哭声,“张郎啊,你可不能有事啊!”

  怎么会有女子的哭声,周萋画诧异,转头看去,就见从几名着灰色粗布衫的小厮簇拥着两位穿华服的人疾步迎向城门方向。

  两名穿华服的,一老一少,年长的是个五十出头的男子,广袖华服,瘦长的脸,虽然表焦急,但小眼睛里,还是透出一股让人过目不忘的精明。

  而那年少的个女子,穿着一件白色络纱裙,扎着俏丽的双刀髻,两点白色珠花插在髻上,除了手腕上一串石榴花的珠链外,周身上下除了白色没有一点其他颜色,就连脚上穿的那云头高缦上绣的也是白色的玉兰花。

  “啊,怎么是她!”春果瞧了这女子一眼,不禁失声道。

  “怎么?你认识她?”一听春果这般说,周萋画立刻追问。

  “是,她便是相融合的孙六娘!”春果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相融合?就是上次典当金簪的当铺。

  那这孙六娘,自然就是春果嘴里,定张义为夫婿的娘子了!

  想着春果说起张义时的羞涩,周萋画自然能够明白春果此时的表,只是……只是这孙六娘为何哭得这般伤心?莫非是那张义出事了?周萋画猜想着,便探头看向城门方向。

  就见城门口,驶来一辆马拉着的平板马车,马车速度很快,卷起了洛城城门口的尘土,虽然距离有点远,又有尘土飞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