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 多了两张(1/2)

加入书签

  繁华出事时,官府曾到其阿母的住处找过,却没找到半个人影。

  根据房东说,她们母女交了一年的房租,这才住了不到半年人就不见了,那房东也是给本分之人,虽然人没了踪影,但为了诚信,房间还是给繁华母亲留着。

  虽然知道这档子事,但房间具体的位置,周萋画却根本搞不清,根据当时赵一江被击毙事,她母亲出现的地点,她们住的应该就是附近,确切地说,是在巷尾四家其中的一间院子里。

  “怎么?你发现什么线索了吗?”宋云铮也从洞内钻出,见周萋画凝视着黑洞洞的巷子,低声询问。

  赵一江死时,那老妪仇恨的眼神如同随时可以把周萋画杀死,现如今,繁华又因为杀害冬雪被执行绞刑,两位亲人接连去世的痛苦,足以让任何人疯狂起来,若真的是那老妪带走了陈映芸,那她的目的就只有一个,肯定是想引自己出来。

  一想到陈映芸因为自己正在遭受着痛苦,周萋画心如刀绞,“宋将军……”

  她想祈求宋云铮,过会若真的发现老妪囚禁了陈映芸,请宋云铮在帮忙将陈映芸的同时,保证老妪的安全,只是她刚刚称呼了一声宋将军,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继续开口。

  冬雪是被繁华杀死的,倘若老妪因为自己害让她失去亲人的话,那宋云铮见到她后,也是有足够多的理由记恨她。

  “什么事?”宋云铮低沉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

  “没,没事!”哎,周萋画长长叹了口气,抬一下灯笼,继续迈步前进。

  脚步越来越沉。距离国公府也越来越远,灯笼微不足道的光亮只能照亮脚下的路。

  她有点害怕,害怕那老妪会突然拿着榔头出来,将她一榔头趴倒在地。

  她又想秦简了。

  若是他在,就算老妪真的出来,他也会帮她应对的。

  想着,想着。她的脚步便慢了下来。

  周萋画往前走。耳朵却竖着往后听宋云铮是在身后的,真出现情况,他会救我吗?

  “出什么事了?”宋云铮意识到周萋画的步子变缓。开口追问,他能看出周萋画微微颤抖的手臂,知道她在害怕。

  但他知道,周萋画是一个自尊心很重的人。于是他上前一步,将自己的灯笼举高。“怎么?天太黑,看不清路吗?”

  宋云铮加快脚步,与周萋画并列,胳膊伸长。尽可能远的给她照明。

  周萋画心头一暖,自己也算是害死冬雪的凶手,宋云铮竟这般对自己。她用力握了握灯笼,大步向前。

  两人很快就到达了目标的院落。

  宋云铮拿过周萋画手里的灯笼。继续负责为她照明。

  周萋画则依靠自己的记忆,开始辨别那老妪住的院子。

  前两家里都养着狗,周萋画一靠近,狗便狂吠,分别有壮年男子起身查看、咳嗽的声音。

  应该不是她寻找的。

  第三家里有些许微亮,婴儿半夜起来,大声啼哭,女人起身低声安慰,喃呢细语,很是温馨。

  很明显,这家也不是。

  巷尾的最后一间破旧的柴门半掩着,周萋画轻轻一推,门就打开了,整个院落的草高过人的膝盖,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住了,转身从宋云铮手里拿过灯笼,沿着园中的小径前行。

  可宋云铮却抢先她一步,沿着园中小径前行。

  就见他随手从地上拿起一根木棍,走动中,拨动着小径两旁的杂草,“是你找的那个院子吗?”

  周萋画没有立刻回答,她手举灯笼,看向小径的尽头,那里有一石头搭成的灶,灶上放着一支砂锅,风吹日晒,砂锅里的物体已经蒸发凝结,变成了一堆黑乎乎的一团。

  伸手拨动,确定成分是中药后,她说道,“看来没有错了!”

  繁华的母亲体弱多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离不开药,看样子,她是在匆忙之中离开的,连熬好的药都来不及喝。

  宋云铮早已提着灯笼进入房间巡视一番,“没人,看样子找不到你需要的了!”

  他将灯笼举过头话低低喏喏的周萋画,宋云铮以秦简身份从来没有见过的,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嫁给自己另一个身份的女子,内疚、自责还有一点点后悔。

  他静静看着周萋画,刹那间,他竟然忘记了自己此刻的身份,开口反问,“你想去那院子看看?”

  周萋画点头,“嗯!”

  得到回答的他,几乎没做任何思考,大步上前,将周萋画空着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而他空着的手则顺势放在了她的腰际上,足下微微一点,他便带着周萋画跃过了院墙,站在了那座飘来臭味的院子里。

  周萋画感觉自己的身子在一刹那失重。她的脑袋轻轻靠在了一个坚实的胸膛上,听到一个男子沉重有力的心跳,没等她反应过来,她便又站在了地上。

  宋云峥他这么痛快的就带我跃过了围墙?周萋画感觉难以置信,她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回身看,院墙的确在自己身后。这才不得不接受。

  只是这种飞行的感觉。像极了秦简。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长相,还是其他的,周萋画总感觉宋云铮跟秦简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周萋画决定在找到陈映芸后。一定要把宋云铮身上关于秦简的秘密挖掘出来,无论他,愿意或者不愿意。

  如周萋画所希望的,她在这座院子里。如愿找到了臭味的出处,七八个盛着泔水的油桶。

  油桶的下。污水横流,臭味便是从这些污水里散发出来的。

  白花花的油膜附着在桶壁的四周,食指节大小的蚊子,随着周萋画的靠近。“嗡”得从桶内窜出。

  “这是专门到国公府收泔水的!”宋云铮手指这座院子院门口的平板车,“车把上挂着的是能顺利进出国公府的碟牌!”

  这里就是那个收泔水老翁的家?周萋画惊讶地差点喊出声。

  难道真的与老翁有关!

  她想着,便转身想靠近正屋。却被一双大手捂住了嘴巴,身体被拉到了一水缸的后面。紧接着,她手里的灯笼便熄灭了。

  “你想做什么!”意识到自己是被宋云铮控制后,周萋画原本紧张的心立刻松懈下来,她用力将捂住自己嘴巴的手落下,压低嗓子质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