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 泄露身份了吗?(1/2)

加入书签

  “怎么会是四张,哪里多的两张!”老妪挣扎着,从地上想起身,却被宋云铮轻轻摁住,“不可能的,我明明发了两张!让我看一眼,让我看一眼!”

  她继续喊叫着,声音却没有刚刚的那么洪亮。

  周萋画微微叹气,将四张银票放在老妪面前,“没错,是四张!”

  老妪惊恐地瞪着双眼,“不,不可能的,晚上睡觉时,我明明发进去两张,而且是两张不能流通的,没人肯给我兑换银子!”

  “没人兑换?什么意思?你这银票哪来的!”周萋画眉峰微调,其实她刚刚看到这些银票时,就已经觉得蹊跷了,这么个贫寒多病的老妪,从哪弄来这么多银子。

  “这是大弟弟,跟繁华留给我的!”老妪突然绝望起来,“呜呜,他们留给我的唯一东西!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原来,在赵一~无~错~小~说~~~江出事后,繁华便交给了老妪一个赵一江的金丝锦囊,叮嘱她,不到万不得已不准打开来看。

  后来,繁华出事,顿感不妙的老妪,连夜收拾东西躲藏,在繁华的衣物里,她发现了另一个跟赵一江一模一样的锦囊。

  等她逃出京城后,便打开两个锦囊,里面竟然是两张银票。

  意识到是亲人留给她度日的银子,老妪便想着去兑换出来,担心钱庄骗她一老婆子,便在街上找了个代写书信的帮忙确认,却被告知。银票根本兑换不出来。

  “银票是成武十九年的,到现在都十多年了,人家不给我兑银子啊!”老妪仰头痛哭。

  “你是说,银票是成武十九年的?”听老妪说到银票的消息,周萋画的心就像被细鞭抽打了几下。

  “那人是这么跟我说的!”老妪的脸色慢慢趋于平静,“我原本是想将银子兑换出来,雇人来替我女儿报仇,看样子……”老妪长叹一口气,“哎!小丫头是我掐死的,人是我绑的。想怎么样。随你……”

  老妪说话时,摆出一股正义凛然的样子,但周萋画早已听不到老妪在说什么了。

  她的眼前,一遍又一遍的浮现着赵一江跟繁华出事时的画面。一个一下子认出了赵高。一个则嚷着已所不亡。难统天下,这些不都与银票,与秦王有关嘛!

  而且。以一比二换走银票,也秦简的做法。

  他,真的没死!

  一个念头闪过脑海,周萋画直起身来,就大步冲出正厅,她知道,他就在这附近,他没有死,他还在保护自己,还在继续追查银票。

  如发疯似的在脏兮兮地庭院里四处奔走。

  她踩着木桶,眺望正房的屋着,他不等周萋画回答,便搂过了她的腰,足下一点,没等周萋画反应过来,她的身下已是一片苍郁,等再次停下时。

  周萋画就已经站在了那道水沟面前。

  周萋画咬一下嘴唇,宋云铮的武功也蛮高的,看着腾空的感觉,招数是跟秦简一样的。

  周萋画打量着宋云铮,冬雪是秦怡跟皇上所生,宋云铮又与几位皇子长相相仿,那秦简他……

  “你要看什么?”宋云峥将灯笼高高一举,照亮了面前的视线,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奥!没事!”她再次凝视一眼宋云铮,心中不禁有个大胆的想法,她没有急于表达,而是弯下腰,仔细看着水沟上那道泾渭分明的线。

  夏天天气炎热干燥,刚刚还能水沟一段还能看到的水,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一片有点有点儿发深痕迹。

  周萋画伸手轻轻拨开,那潮湿的地面,却惊讶地发现,水不过才刚刚浸过地表。

  有人在她来之前,在水沟里泼洒过水,伪造了一段有水一段没水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