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 伶睿(1/2)

加入书签

  “周四娘,你今天来我们东宫,可是有什么事?”苏宁眉一皱眉,脸上的的表情有那么一点点不爽快,却很努力地挤出笑容。

  周萋画自然察觉到苏宁眉这语气里的敌意,今日不过第一次跟她见面,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敌意。

  周萋画凝眉苦想,这苏宁眉为秘书丞苏亶长女,苏亶曾任台州刺史,台州临海,周萋画确定自己没有跟苏家生什么纠缠。

  至于父亲,周萋画记得三叔说过,听闻父亲出事,苏家人还帮着出谋划策。

  那这苏宁眉为何对自己这么有敌意呢?

  周萋画深吸一口气,“回太子妃,臣女今日是为父亲的事而来!”

  “你父亲的事,怎么回来我们东宫!”苏宁眉声音开始变得犀利。

  “看来,太子妃您真是如今上所言,幽闲成性,不过问朝中之事啊!”没等周萋画回答,门口就传来一个明朗的声音。

  就见守门的小公公,疾步小跑奔入正殿,“回太子妃,奴拉不住宋将军!”

  宋云峥,他来这里做什么,周萋画顿感不悦。

  宋云峥身穿锦鸡紫色袍服,头戴贤冠,髻束起,脸上的疤痕也不似以前那般醒目,神清气爽,阔步而来,他静立与周萋画身旁,然后拱手朝苏宁眉行李,“微臣见过太子妃!”

  “你怎么来了?”苏宁眉手轻轻放在肚皮上,眼睛都不抬一下地问话。

  她也极其不喜欢宋云峥!

  原因有二,一是周长治对宋云峥的信任远过对她娘家苏家,二则是因为宋云峥与姬凌宜关系的恶化。

  莫看苏宁眉怀孕后,这思绪上总时不时地犯神经。有一点却很明白,就是她很清楚,周长治能坐稳太子之位,与姬凌宜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可偏偏宋云峥是姬凌宜最不喜欢的人。

  但周长治却对他却太过信任。

  如此矛盾,苏宁眉又岂会对宋云峥友好。

  “看来,太子妃是真的什么事也不知道啊!我们奉皇上之命。与太子一同前往芙蓉街解决周都护一案!”宋云峥伸手指指周萋画。又指指自己,这个“我们”指的是他们。

  苏宁眉一听这话,收起了刚刚不以为然的表情。她的眉头微微一簇,她听娘家大兄说过,周午煜对她父亲有恩,故这次周午煜一出事。父亲是为他前后奔波,但因处置周午煜是匈奴合议团的事。父亲的努力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难道丈夫是替父亲还情。

  苏宁眉心中涌过丝丝暖意,她的手轻轻拂过自己肚皮,抬手示意一旁的佣人将自己搀扶起。孕妇总是容易多疑,却又极容易因为一点点线索宽心,她从圈椅上站起身来。“既然你们是为了周都护的事,那本王妃也就不打扰你们了!”

  她很小心地迈步。每一步走的都很缓慢,前后左右都跟着宫女,只为了防止她不小心摔倒或者有异情。

  她缓缓往前走着,终于顺利迈步出了大厅,守门的小公公立刻跟在苏宁眉身后,抬眼看,就见清宁宫的宫女疾步跑来,说皇后娘娘那熬了安胎的汤,是送来东宫呢,还是遛弯到清宁宫顺道喝呢。

  苏宁眉一手搭在宫女胳膊,一手放在她那高耸的肚皮上,“我也许久没见到皇后娘娘了,咱们就去清宁宫给她老人家请安吧!”

  “是!”小公公立刻应声,说是溜达去,就现在苏宁眉这个情况,必须得坐轿啊,小公公疾步上前去安排。

  苏宁眉则沿着竹廊慢慢往前,她忽然记起了她听过的一个传闻,说是这宋云峥的妹妹是为了给周萋画挡剑死的,这么说这两人也算是仇家了。

  苏宁眉不禁好奇,是周长治要求带这两人一同去芙蓉街的呢,还是这里面另有隐情,思考之时,苏宁眉不禁回头。

  却不禁惊讶,她竟然看到宋云峥伸手在拉周萋画的胳膊,周萋画却倔强地把身子侧到一旁,那种感觉,不是寻仇,而更像是相恋的男女生争执。

  这宋云峥跟周萋画……这两人?

  苏宁眉像是现什么大秘密,一扫刚刚因周萋画出现的不悦,迫不及待地赶往清宁宫。

  却说,大厅中,周萋画已经因为宋云峥的动作大动干戈,她侧身退到宋云峥身后,冷冷说道,“宋将军,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我现在已为人妇,请自重!”

  周萋画的声音依旧不清不淡,但却让宋云峥阻挡不来。

  “别任性,你知道我是谁!”宋云峥很心虚地说话,他骗了她这么久,甚至骗她嫁给了另一个死了的自己,他知道周萋画恨他。

  “我不知道你是谁!”周萋画瞪他一眼,“我只知道我的丈夫是秦简,不是你宋云峥!”

  她说着就转身朝殿外走去,却被宋云峥一把拦住,周萋画更为恼怒,“我现在去为救我父亲做准备,请宋将军不要为难!”

  宋云峥见周萋画态度坚决,只得放下胳膊,但他却有丝丝不甘心,周萋画明明就是他的妻子,为什么就像是中间隔了很多人似的。

  “周萋画,我会让你光明正大成为我妻子的!”宋云峥看着她迈步前行的背影,坚决出声。

  前行中的周萋画听到这话,步子徒然停下,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却也不足一刻,重新站了起来,阔步朝前走去。

  在周萋画站在马车前不久,周长治就换好华服在宋云峥的陪同下走了出来,他的身后依然跟着那名貌美的郎君,周长治轻步移,那郎君缓步跟,最后竟然与周长治一起钻进了车厢。

  周萋画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眯眼看向那郎君,却不禁再次吃了一惊,这郎君眉眼里怎么跟宋云峥那么相像。

  周萋画移目,从那郎君脸上移动到宋云峥。却刚好跟宋云峥四目相对,她匆忙躲闪。

  宋云峥却牵马朝她走来,周萋画连忙躬身进入了车厢。

  宋云峥无奈驻足,一跃上马,带周萋画的马车开始移动后,跟在了她的身旁。

  一行人穿越大半个京城,终于到达了西城坊。车厢的窗帘是一层薄薄的纱。周萋画跟着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