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 蒙冤(1/2)

加入书签

  readx;????深秋暮迟,周玄毅退朝后便徒步前往兴庆殿,白玉雕栏,朱红瓦楞,碧色的深池泛着涟漪,周玄毅站在池边,驻足眺望,抬手让跟随在身后的宫女们先退下,只留了崔净跟在身后。

  深秋,池中的锦鲤也察觉到寒意,以往周玄毅停步立于池边,那些锦鲤们便会蜂拥而至,今日却完全见不到半个影子。

  此情此景让周玄毅有点黯然神伤,他厚重的手抓住白玉栏杆,用力握紧一下,“崔净,你看这些鱼儿也不离朕了!”

  他的声音有点干哑,帝王本就是威严之相,沙哑地声音却多了几分让人凄凉。

  崔净站在周玄毅身后,刚刚在太极殿上,六皇子开口求皇上将周萋画赐婚于他。

  这不知是无心之举,还是阴谋设计后的提议,让崔净为周长治忍不住捏了一把汗。

  宦官不议政,这是崔净的原则。

  但站在周玄毅身旁这么多年,该看的,他也看得很明了。

  周驰的确比周长治更有君王风范。

  但他也只是想想,不能言,不能语,唯一能做的只能静静站在身后,三十多年来,无声的陪伴是崔净能为周玄毅做的唯一一件事。

  “崔净啊,皇后娘娘的身体,可有好转?”周玄毅惦记起姬凌宜的身体。

  “额!”崔净语塞,思绪飞转组织着语言,太医署的医者说了,就皇后娘娘目前的状态,能熬过这个月就不错了,“皇后娘娘,他……”

  “好了,我知道了!”崔净的短暂沉默,让周玄毅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今晚,就不去董贵妃那里了,去清宁宫吧!”

  “是!”崔净意会。

  却听周玄毅又问。“崔净啊,你说,六皇子今日突然提出要迎娶周四娘,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崔净早就料到周玄毅会问他这个问题。

  据他所知。当今,知道周玄毅那个梦的,活着的人,最多不会超过三人,周午煜、宋云峥还要自己。宋云峥泄露是绝对不可能的,他既然能让周萋画嫁给秦简,就不会再把秘密泄露出去。

  而无论周午煜泄露与否,在皇上这都是眼中钉。

  所以当周玄毅这么问时,崔净立刻跪倒在地,“皇上明鉴,老奴从不曾言语半句!”

  “没有说你泄露,我只是在问你对这事的看法!”周玄毅说着,竟然主动上前搀扶崔净,崔净哪敢让皇上搀扶。连忙起身。

  “老奴一下人,人轻言微,哪……”崔净为自保推辞。

  “让你说就说,哪里那么多废话!”周玄毅竟然急了。

  “额!”崔净怀里就好似抱了个大火炉,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滚落,“六皇子跟那周四娘子本就是同日而生,这本就是注定的缘分,更何况那周四娘长的也如花美眷,六皇子又正是少年风流之时,难免会有些情愫。这也是难以避免的……”

  “你的意思是说,驰儿这是情难自控,而不是有其他事端!”崔净的回答颇得周玄毅的心,他本就疼爱周驰。自然不希望他变得龌龊。

  “是,年前清宁宫发生闹鬼案时,周四娘入宫,六皇子奔前忙后相伴!且皇后娘娘,向来疼爱周四娘……”崔净再次言语。

  “嗯!”对于,崔净的补充。周玄毅很是满意,“若她们真的两情相悦,这也不愧是一桩美事!”

  人类最擅长的就是自欺欺人,作为大溏最高统治者的周玄毅更是精于此道。

  他玷污了最纯净的爱情,却偏偏希望自己的儿子不要玷污,更可笑的是,他为儿子们、臣子们御赐的婚姻,每一桩都带着浓郁的政治气味。

  崔净听到这话,却陷入了长长的静默里,皇上,果真还是动了换储君的念头。

  站在水边久了,秋风乍起,寒气逼人。

  崔净弯腰,“至尊,咱们回去吧!”

  周玄毅眸光略过静谧地湖面,“现在就去清宁宫!”说完,他将双臂被在身后,朝那池边竹廊的入口处走去,竹廊直通清宁宫,不浪费半点时间,也不用担心路上遇到的那些宫女们行礼。

  “崔公公!崔公公!”这崔净台步,要随周玄毅而去,就听后面传来一个压低声音的急促男声。

  崔净一听这冒冒失失地声音,不禁驻足皱眉,待那呼喊的人走到跟前时,忍不住训斥,“这么没规矩,这后宫也是你大声喧哗的地方!”

  别怪崔净不高兴,若这喊叫的是个小太监,崔净倒可以认为是还没调教好,但一看喊叫的是进宫十余年,从他身边去东宫伺候太子的连岸,不禁生气,“怎么回事,这么没规矩,平日我是怎么教你的!”

  “崔公公,事情紧急啊!”连岸气喘吁吁。

  “怎么回事?”崔净紧张地抬头看周玄毅,压着声音立刻追问连岸。

  “不好了!太子妃流产了,说是周四娘下的毒,苏家要问罪周四娘,六皇子正在那拦着呢!”连岸一口气说完。

  一听这事,崔净倒吸一口冷气。

  却见周玄毅刚好转身,“崔净,出什么事了?”

  这事,崔净怎么敢耽误,连忙疾步上去,“回皇上,太子那边出事了!”

  ……

  “万岁,求您做主,这周四娘心肠歹毒,竟然对太子妃下此毒手,求万岁为那无缘的孙儿报仇!”苏宁眉的二叔黃门侍郎苏誊跪倒在周玄毅面前,双手捧着一具被白布裹着的长约三十公分的物体,点点血迹,渗透而出,“孙儿出母体,已成人型,可怜他还未能看大溏繁华盛世,就遭此毒手!求,皇上明察!”

  他手里捧着的就是苏宁眉流产的孩子。

  周玄毅坐在东宫正殿的上位,看着苏誊手里的白布裹着的幺儿,心一阵绞痛,这是他的嫡长孙,竟然就这么没了。

  一看周玄毅的表情变得深沉,周驰连忙也跪倒在地,“皇嫂遭此劫,我也心疼。但无凭无据岂能下此结论!”

  周驰已经进行过简单调查了,苏宁眉流产之前的确只见过周萋画一人,而且也是周萋画亲手喂食的润物羹,任何人第一反应肯定会锁定周萋画。但是仅仅因为这两点就将周萋画定为谋害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