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 被苏宁眉打乱的计划(1/2)

加入书签

  “等一下!”就在宋云峥一条腿已经迈出厢房,周萋画的声音就从后面响起。

  宋云峥转身,就见周萋画一手拿着碗,另一手拿着箸夹,箸夹在饭菜里轻轻一拨,然后就被她扔到了案上,“我饿了,热一下!”

  那模样着实嚣张。

  “周四娘,你不过一犯人,竟敢这般忤逆!”苏誊责骂。

  “犯人怎么了?我就该饿死吗?”周萋画却不做退让,手优雅地抚了抚髻,而后不再看任何人,只是盯着正前方。

  宋云峥循着她的眸光看去,当意识到周萋画是在看前面的一尊银质酒壶后看,立刻明白她什么意思了。

  “周四娘客气了,某这就安排人为你重新安排!”宋云峥道,手却下意识地在玉带位置敲打了几下,以作回应,而后便转身欲苏氏兄弟们出了房间。

  随着众人的离开,宋云峥安排的人进入了关押周萋画的房间,并带走了案上的饭菜。

  宋云峥一行人来到了苏宁眉,出事时的寝房。

  却见三名宫女呆若木鸡地站在寝房三个不相邻的位置,宋云峥诧异,“这是怎么回事?”

  “啊,是这样的!”苏誊在后面做介绍,“这些宫女们的位置,就是当时太子妃跟周四娘的位置!”苏誊手指寝房里的宫女,“给宋将军演示一下当时的情景!”

  随着苏誊的命令,宫女们立刻走动起来。

  宋云峥不动声色地仔细看着宫女的“表演”,待宫女表演结束后,他没有表任何意见,而是直接转身。手指挂在墙上的《秋香月桥图》,“这画轴,你们可有动过!”

  “无!”苏誊回答。

  宋云峥冷笑,“真难为你们,竟然能从这画上寻找到线索!”《秋香月桥图》挂在窗口,距离苏宁眉的榻跟周萋画的位置都有两丈之遥,而根据刚刚宫女们的演示。周萋画也未靠近过这幅画。

  可这群家伙。却偏偏要讲这画跟周萋画扯在一起,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这《秋香月桥图》是六皇子前些日子送给太子殿下的,一直是挂在殿下的书房里。是今早才挂进太子妃房间的,如此巧合,实在让人怀疑!”苏誊听出宋云峥的嘲讽,补充说道。“若依着宋将军,难道不会怀疑吗?”

  宋云峥嘴角继续上扬。“当然,谁让这是六皇子送的东西呢!哎,只可惜这是送给太子殿下的,可殿下偏偏要赏给太子妃。真是命运多舛啊!”

  苏誊一听这话,眉头紧锁,宋云峥这分明是在说。苏宁眉流产与太子有关,“宋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不过是抒一下自己的情况!”宋云峥目无表情,在寝房里来回踱着步子,突然,他一转身,问站在苏誊身后的御医署的王琐,“王太医,我问你,这鳖粉对孕妇,果然有这么大的危害?”

  王琐自苏宁眉怀孕后,便被派来照顾她起居的。

  “回宋将军,这鳖粉,为鳖甲碾压成粉所得,性平,具有滋阴潜阳,退热除蒸之功效,能够散淤血、消脾肿,冷劳症瘕人不宜服。其性燥,血燥者禁用、孕者禁用。”王琐作揖,俯身回答。

  “哦,也就是说,鳖甲对男性有奇功效!可助神威!”宋云峥一般正经地问道。

  周遭众人却不禁面露异色,男人的事,怎么能在这台面上说的这么光明正大。

  “正是!具有滋阴益肾、可防治肾亏虚弱!”王琐也正经回答,“鳖甲鳖甲软坚散结,为皇后娘娘对症之药,故,太医署的鳖甲都被送到了清宁宫!”

  “哦,也就是说,现在只有在清宁宫才能找到鳖甲粉,对吗?”宋云峥追问。

  “可以这样说!但臣也不敢保证!”王琐道。

  宋云峥点点头,“也就是说,这鳖甲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害,只是孕者禁用!”

  “是,可以这么理解!”王琐点头。

  “苏丞相、苏侍郎,你们看,会不会有这么一种情况,六皇子确实有接触鳖粉,却是给太子殿下养身的,熟料,鳖粉阴差阳错送到了太子妃寝房,然后……”宋云峥眉头一挑,试探说道。

  “宋将军,这世间哪有那么巧合!”苏誊听出宋云峥话里所指,不悦道,说太子妃流产是太子害的,我呸。

  苏亶也在身后摇头,表示这种情况的不可能。

  “旁人的事没有这么巧合的!但你们的猜想却能这么巧合,这是妙不可言啊!”宋云峥冷嘲热讽道。

  苏誊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他跟苏亶对视一眼,察觉异常,这宋云峥并不像是在帮着太子殿下在。

  “宋将军,依某之见,定是那六皇子原本就想毒害太子妃以断龙脉,赠画给殿下,其明白殿下疼爱太子妃,必将把此话赠与太子妃,以借此将鳖粉加入太子妃所食之中!”苏誊屏气凝神,语气也开始坚决,他在向宋云峥施压,强迫他接受苏家人对苏宁眉流产的论断,“这早上挂好画轴,未到午时,周四娘便到,此为最好的证,还望宋将军秉明皇上,惩处凶手!”

  “哼,苏侍郎,你在逼我吗?”宋云峥不为所动,“臣受命于皇上,以不负圣恩为己任,自然知道怎么做!”

  “宋将军,某不敢相逼,但你难道要让一条无辜的生命,就这样离去嘛!”苏誊一听宋云峥态度这般坚决,该走亲情牌。

  “苏侍郎请放心,某自然知道怎么做,但是某想知道,倘若刚刚你说的都成立的话,那周萋画是怎么跟画轴,跟鳖甲粉扯上关系的!”宋云峥手指那些刚刚演示的宫女,反问道。

  “额……怕是,周四娘有什么小手段吧!”苏誊自己也觉得结论立不稳了。

  “她有那手段,还不如知道带着鳖甲粉入宫方便!”宋云峥反驳。

  “可这鳖甲粉名贵。怕是她不易获得!”苏誊努力圆场。

  “是啊,这鳖甲粉不但名贵,而且很轻易,怕是从台中书房还未走到这里,就已经被吹得无影无踪了吧!”宋云峥转身走到廊上,手指太子书房方向,怒声说道。

  这下。苏誊就彻底无言以对了。

  “去。把昨天为太子、太子妃当职的人,都给我喊来!”宋云峥命令道。

  苏家兄弟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但仍抬手示意身后人按照宋云峥说的去做。

  昨天服侍苏宁眉的在西面。服侍周长治的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