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 险棋,总有人要付出代价(1/2)

加入书签

  周萋画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灯光,心力交瘁,卫柏栋刚刚把启儿带走,来的不会是卫琳缃吧!

  这个自从回京后,就慢慢跟项顶侯府断了联系的人,周萋画绝对相信,她在这个时候会做出落井下石的事。樂文小说|

  “娘子……你在哪?”

  是春果的声音!

  周萋画悬着的心慢慢放下,“春果,我在这!”

  就听脚步加快,随后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疾步朝关押周萋画的牢笼赶来,“娘子,娘子你受苦了!”

  春果的脸通红,眼眶泛着泪珠,她将手里的食盒放在地上,生怕周萋画饿着似的,就把里面的食物拿了出来,除去甜点跟馕,还有几个小菜,还特意给陈成璧准备了没有味道的小饼。

  “侯爷跟老妇人那,我阿耶也送了一些!娘子尽管放心!”春果拿完食物,她快速地揭开披风,就往牢笼里塞。

  周萋画这才注意到,她身上哪是斗篷啊,是床棉被。

  “娘子,天冷,这个暖和!”她声音有点沙哑,边往里塞被子,边警觉地往来的方向看。

  “你怎么来了?”周萋画拿着被子,拉到陈成璧身旁,然后重新靠近春果,焦急问道,“自己吗?还是朱海跟你一起!”

  一听周萋画说到朱海,春果的鼻尖就发酸,那个没良心的,原本觉得他呆在六皇子身边,能说上话,求了半天,那厮就跟死人似的,一问三不知。“不是,是我耶陪我来的,他在外面看着呢!”

  春果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力握了握手,“其实,是宋将军给打点的!”

  要不是宋云峥帮着操持,就她跟柳神医。压根找不到半点门路。

  听到宋云峥的名字。周萋画放在牢栏上的手僵硬一下,“谢宋将军了!”

  “是啊,娘子。宋将军让我转告你,他正在努力着,定能为侯府解困!”春果手握住周萋画的手,她想给自己娘子温暖。两手手交叠在一起后,才发觉。自己的手比周萋画的还要凉。

  连忙收回,双手合在一起,不断的摩擦,然后才重新握住周萋画的手。

  却听周萋画淡淡说道。“既定事实,有人暗中做坏,他又如何解围!”哎。怕什么来什么,周萋画大抵已经猜出。这是谁在里面做坏,周玄毅又岂会错过良机,怕是侯府众人在所难逃,可怜陈成璧腹中胎儿,还未出世,就要遭此劫难。

  “不,不会的!皇上不会这么对侯爷的!”春果并不晓得其中的厉害,只是单纯的以为周午煜劳苦功高,更是皇上的得力干将,她甚至觉得,侯府被查只不过是皇上面对举报做出的敷衍手段,用不了多少时日,就会把众人放出来,但看周萋画脸上这般严肃,她心中顿觉不妙,“娘子,不会的!我,我明天就去求娴大长公主,一定会有办法的!”

  外祖母?自母亲死后,外祖母便对项顶侯府恨得咬牙切齿,她会出手相助,但怕是只会将自己救出,到时只留的自己在世,周萋画则能好过。

  “宋将军可有去定国公府?”周萋画问。

  宋云峥若真想出手相助,可从秦如婳入手。

  “宋将军他,他连夜去边外了!”春果却说出了一句让周萋画料想不到的话。

  “塞外?他去哪做什么!”秦简葬身于塞外,莫不是他要在那起死回生,不对啊,秦简就算活过来,他也是侯府的外戚,自然脱不了关系。

  现在,京城里,项顶侯府的亲戚们,怕是人人自危,生怕扯上关系。

  春果摇摇头,“怕是去寻那林珠儿了!”

  周萋画眼睛一瞪圆。

  春果连忙补充,“因为,他问了我好多,在洛城时林珠儿的事!哦,对了!”春果发出一声感叹,然后手往袖袋里一插,掏出了一个花样,“我阿耶已经知道这单面样怎么变成双面样了!”

  说着她就把图样递到周萋画的手上,“那绣娘说,这样子里少了一根线,绣时,在她用笔画的地方,用红色的线串起来,单面花样就变成了双面的!”

  “她生怕我阿耶说不清楚,专门绣了一个!”春果手再次插袖袋掏出那绣娘绣的花样。

  周萋画接过,果然是两面绣,对比花样跟成品,仔细看着那端绣娘添加的线,怎么回事,加的那条线,分明是个歪歪扭扭的“珠”字,难道……

  周萋画的心咯噔一下,宋云峥去找陶婉儿,是为了……

  “宋云峥,他还说什么了?”周萋画突然对宋云峥的举动有了期望。

  “那个,我,我耶在洛城的乡邻,昨天刚好来信,信里说,那往侯府送柴的老汉从山上掉下来死了,临死前说,说夫人死那天,那个喊他送柴的声音,他听出了是谁了,是咱们侯府一个侍女,他有一次送柴时,那侍女还帮他卸过柴!”春果吞咽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