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结束(二)(1/2)

加入书签

  064

  “孰料,苏珑贪心不足,竟提出要独揽功劳的要求!”周萋画看向陈高,见其绪已经接近奔溃,口水、眼泪混在一起,便抬手示意春果上前给他擦拭,春果犹豫一下,最终还是顺从地掏出了自己的帕子交给了余崖,由余崖代为擦拭。

  周萋画继续说道:“对此无理要求,陈高自然拒绝,在要求遭拒后,苏珑甩袖离开了醉仙居,去了金永门,也就是说,苏珑离开醉仙居的时间是酉时之前,自然与刘二戌时的死无关!”

  周萋画说完这番话,特意看了一眼黄玉郎,见其再无语之意,继续说道:“苏珑离开后,刘二赶来,误把正在柜台内算账的姐姐苏玲当成了苏珑,苏玲不忍受污染,与其生了争执!苏玲气愤至极,一怒之下去找陈高理论,陈高计上心头,说服苏玲诱惑刘二了!”

  “也就是说,在那刘二因性奋死后,从刘二身上带走宝物的是苏玲,苏玲带着宝物依着陈高的指点离开了醉仙居,却没有赶往陈高安排的地点,而是就近住了下来!”

  “翌日,陈高为自己安排好不在场证明后,便将刘二从楼上推了下来,正巧落在了儿的面前,而与此同时,苏珑从金永门外赶回,恰巧遇到了正要离开洛城的苏玲,得知了苏玲与刘二争吵的事,并猜出了苏玲定然已经得到宝物,苏珑好吃懒做不假,却有种一双伸手,她神不知鬼不觉地便从苏玲伸手拿走了宝物!”

  “却因看热闹,被差役捉住,苏珑见儿为其洗冤。感动之下就将宝物交予了儿,一则是因为她猜出了儿的身份,二则是因为她知道苏玲在现宝物不见后定然会怀疑她,只可惜,苏珑怎么也没想到,她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行为,却被立于儿身后的侍卫严大牛现!”

  周萋画语气一顿。看向周午煜。“严大牛本就是与陈高狼鼠一窝,将此事告诉陈高也不足为奇!”

  “丢失宝物的苏玲为避免陈高的责问,便将偷拿宝物一事彻彻底底嫁祸给被关进大牢苏珑。却与陈高、严大牛在应先到田庄取回宝物还是应先到大牢里找苏珑算账生了争执,陈高、严大牛碍于苏玲的身份,做出妥协,三人一同赶往了田庄!但因种种原因。三人却被为如愿从儿这得到宝物!”担心会被追问是什么原因,周萋画不做任何停留继续说道:“严大牛因此频牢骚。最终激怒了陈高,被迷晕后,投入金潭桥下溺死!”

  周午煜听女儿这番话,瞥眼再次打量着陈高的身高。最后微微点头,这的确与女儿的尸检结果想否。

  “严大牛死后,苏玲与陈高决定去监牢里找苏珑。苏珑却提出让苏玲冒充她坐监,自己出来找儿拿回宝物。并提出让苏玲闭气假死逃出监牢的建议,并主动交出铁喉丸,以增加胜算,急功近利的苏玲与陈高,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但让苏玲想不到的,苏珑给她的却根本不是什么铁喉丸,当苏玲脖子挂在白绫上,苏玲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本能挣扎却为时已晚,最好只得落了个长舌伸出的吊死鬼!”自缢者,绳索压在喉咙下方,舌根前提,舌头才会伸出,但这种并不多见,这舌苏玲不但舌头外伸,手上还有生前向上用力形成的印记。

  这点周萋画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看到义庄那被伤的尸骨上泛出的青色,周萋画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苏珑与陈高离开监牢,直奔田庄,在翻找宝物时,苏珑向陈高吐露了铁喉丸的真相,陈高一怒之下用木棍打死了苏珑,并随手焚尸,从而引起了田庄的大火!并趁众人救火之时,逃离了现场,回到了洛城,却不料现,将那刻着‘苏玲珑’的印章留在了火灾现场,为防止众人将注意力放在那具尸炭上,在得知苏玲的尸体已经被运到义庄后,陈高潜入义庄,再次放火!”

  说完如此长篇,周萋画微微舒了口气,“下面的事,各位也就知道了!儿再次放出宝物的事,陈高被亟不可待的出现了!”周萋画说完,拉一拉衣袖,而后便退到了周午煜身后,“这便是事的所有真相!请父亲、董少卿、黄刺史明鉴!”

  周午煜细细琢磨着女儿刚刚说的这些话,董庸也闭眸串联着整件事,唯有那黄玉郎忽而又兴奋起来,似捉着什么把柄似的,绕到周萋画身旁,“周四娘,不知道你这口里的宝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