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烫成猪头(1/2)

加入书签

  “哪冒出来的不知道死活的丫头,你们项顶侯府就这么没有尊卑嘛!”

  还没等周萋画开口,冬雪倒是抢先开了口,她跟头疯牛似得就冲到了春霞面前,一把锁住了春霞的喉咙。

  春霞穿了一件齐口襦裙,露着那光溜溜白嫩嫩的脖子,干张着嘴说不出话,就听冬雪继续怒斥道:“这就是老夫人院里教导出来的一等侍婢,竟敢这么跟四娘子说话,走,找老夫人说道说道,到底是谁给了胆子,竟然这么跟主子说话!”

  冬雪这突然爆的性格,吓得周萋画身子不由的一怔,但更让周萋画惊讶的是,她那如猎人一把锁喉的技巧,还有那一句“你们项顶侯府”!

  她是个习武之人,而且,自始至终都没把自己当成项顶侯的人,更别说是下人。

  冬雪的手指直中要害,春霞嘴唇已经开始泛白,瞳孔放大,不停地翻着白眼,眼看就要喘不过气来,周萋画担心冬雪在继续下去会出人命,她出声制止了冬雪:“冬雪,放开她,儿还有几句话要问她!”

  周萋画既然开了口,冬雪也不好违背,心不甘不愿地嘟囔一句,“下次若是再见到,直接打死!”便心不甘不愿地送开了春霞。

  春霞脚底一软,“啪”得就摔倒在地,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浑身颤抖着。

  周萋画没有立刻说话,估摸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看春霞差不多缓过劲儿来,这才开了口。“刚刚那个黑衣人是来偷东西的?”

  春霞胳膊撑地,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趴,玉手护着喉咙,哑着声音说话,“是!这些天。府里各个院都招了贼!就剩三江院了,奴婢们想着他今儿会来,早早做了准备,还真把他招来了!”

  春霞气息不够,说这么一段后,就大口喘着气。

  听春霞这么一说。周萋画也舒了一口气,“今儿那歹人是在何等况下被现的?”

  “他进春露房,翻找东西时被小丫头四儿瞅着了!没惊动他,连忙找了仆役前后夹击,却还是被他跑了!”春霞不敢抬头看周萋画。嘤嘤说道。

  “老夫人知道这事吗?”

  “不知道,今儿大家本来想着咱们说服老太太回避一下,免得受了惊,还没开口,老夫人便提出今儿不午休,直接去佛堂礼佛!”春霞越说声音越小,最后连脖子都缩了起来。

  这方老夫人知道周萋画今日回府,礼数上肯定会做的周全。但让周萋画回府本就不是她的意愿,老夫人心里哪能甘心,大中午的不休息去佛堂。一则静静心,二则也想着周萋画来行午安时,挫挫她的锐气。

  老夫人的心思,这三江院里的各个侍婢都心知肚明,春霞自然也知道,被周萋画这么直接问。春霞心里难免心虚,口没把紧多说了一句:“老夫人没想着四娘子来!”

  这欲盖弥彰的一句话。反倒让周萋画心里明朗起来,她看一看厢房。那些刚刚被春霞分派出的侍婢已经检查完,陆续聚集在抄手回廊上,一个个探着脑袋朝这边看光景。

  周萋画见状,不想把事弄得太难看,拉一拉披帛,伸手示意春霞抬起头,而后盯着她的眼睛说道:“刚刚的事,你若觉得委屈,想找老夫人告状,或是其他人说道说道,儿也不拦着,但若有半点违背事实的话传出来,休怪儿不客气!”

  “你好好寻思着,既然老夫人礼佛一时半会儿也出不来,儿就先回了,待老夫人要出来了,来说一声,儿没别的期望,就想着今天是回府的第一天,盼着能成为老人礼完福见着的第一个人!”周萋画对满脸惊恐之色的春霞,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缓慢,但字字句句却声色厉荏。

  春霞点头如捣蒜,“奴婢知道,奴婢一定不误了四娘子的事!”

  周萋画抬手向冬雪,“冬雪,咱们走吧!”

  冬雪也没应声,只是恶狠狠地盯了春霞一眼,便跟着周萋画沿着三江院前的小径往陈氏居住的青云院走去。

  两人刚走上小径,就见小径另一端急匆匆赶来一扎着双丫髻的侍婢,灭紫色的麻布齐口襦裙,双臂包裹严实,看这打扮应该是年氏院里的人,若是没记错的话,这是年氏的贴身侍婢紫霄。

  小径不宽,也不长,这叫紫霄的侍婢自然能一下子看到在小径这一端的周萋画,就见她瞪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轻轻扫过周萋画,认出眼前之人是周萋画后,却没有要行礼的意思,非但不行礼,连路也不让。

  在与周萋画擦身而过时,更是毫不客气地推了她一把,多亏冬雪身材壮广,一把扶住了她,周萋画这才没跌倒到一侧的花坛里。

  见周萋画差点跌倒,紫霄没有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