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推理(二)(1/2)

加入书签

  冬雪出声有点突然,董庸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将手里记录着周萋画验尸结果的簿子递给黄玉郎,仔细打量一下冬雪,而后转身正面直对周萋画,询问道:“这位是……”

  “儿是冬雪,四娘子的侍婢!”没容周萋画说话,冬雪就一侧身,与周萋画并排站立,她微微扬起头,眉眼上扬,写满骄傲。

  董庸原以为这冬雪也是侯府里的某位娘子,听她这么一自我介绍,不禁暗自吃惊,小小奴婢,竟如此傲慢,看来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侍婢啊。

  “原来你是四娘的侍婢啊!”董庸挑眉看着这冬雪,就见她长着一双丹凤眼,琼鼻丰唇,白皙小脸,静视片刻后,董庸觉得冬雪的这般模样好生眼熟,尤其是那眉眼上扬时那骄傲的神色,好似在哪见过。

  他浅笑一下,看向周萋画调侃道:“四娘子果然厉害,就连这身边的侍婢都能推理断案,真是佩服!”

  周萋画听出董庸这话里的嘲笑,微微一笑,明明知道冬雪的推理肯定有很多漏洞,却依然说道:“冬雪,把你的推测继续说给董少卿!”

  “是!”一听周萋画允许自己推理,冬雪甚是欢喜,微微俯身后,便侃侃而谈,“儿是这样觉得的,行凶者拎着烧壶进来时,恰巧遇到了这个侍婢,为防止事败露,威胁之下,侍婢不从,便失手将侍婢给掐死了!”

  冬雪边说,边比划,“既然是失手,那行凶者必然没有准备。他想着把尸体运走,可这时,二娘子在其他侍婢的陪同下,已经回房要就寝了,急之下。他把尸托藏在床下,然后躲藏在这寝房里,待二娘子躺下,才又出来继续按计划行凶!”

  “他知道这二娘子的性,势必会招来满院风雨,肯定会在众人将视线放在二娘子身上时。回来把这尸体运走,既然这样的话,咱们今晚只需蹲守在这里,守株待兔,必然能抓住凶手!”冬雪说完给了周萋画一个自信的眼神。却见周萋画连连摇头,不禁失落。

  “奥,这位娘子所,倒也颇有些道理,若是不惊动官府,今晚咱们守株待兔倒也自然能抓住人,可现在全侯府都知道女尸的事了,这凶手肯定也知道了。守株待兔,行不通!”冬雪的话漏洞百出,举止又夸张。董庸强忍住笑意,指出其中最明显的硬伤,而后抬眸看向周萋画,“四娘,不知这事你怎么看!”

  一听董庸这话里的语气嘲讽多过疑问,周萋画略有不爽。她将冬雪拉到自己身后,福礼后说道:“冬雪所在几处在细节上经不住推敲。但还是有很多可汲取之处,比如说。凶手确实是在巧合之下遇到的死者,再比如说,凶手却是对二姐姐或者说艾香坞熟悉!”

  听周萋画对自己推理的肯定,虽然只有这两处,却依然让冬雪欣喜不已,连忙追问道:“多谢娘子肯定,不知除了这两点,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妥吗?”

  周萋画浅笑道,“除去这两点,其他的,都是经不起推敲的,具体有四点!”

  “先,是这死者的死亡时间,按照你刚刚说的,死者遭到毒手,是在二姐姐就寝之前不久,二姐姐被烫,差不多是现死者尸体的三刻之前,那么死者的死亡时间,也差不多在那时,其实不然,咱们现死者时,她身下已经出现尸斑,也就是至少死亡应该在一个时辰之上!”

  “除去死亡时间,这死亡地点,你推测的也不对,死者不是在这寝房里被掐死的,而是在寝房外!确切地说的厅堂外!”周萋画走到直棂窗前,指指厅堂门口,“拖行痕迹是从那里开始,由此可推断,这凶手是将死者在那掐死后,担心被人现,便拖进了寝房!至于为什么是拖进寝房,就如同冬雪推测的,凶手熟悉二姐姐的习性更熟悉整个艾香坞的环境,知道二姐姐睡的罗汉床下是可以藏东西的!”

  “除去死亡时间,与死亡地点,还有便是这藏尸地点,若如冬雪所,凶手是在急之下,将尸体藏到这里的,那尸体便应该有匆忙藏匿的征象,可刚刚已经看到了,这尸体平躺在床下,脑袋侧向一边,衣装整齐,形态可是被人整理过才会出现,决非一时慌乱可以完成的!”

  周萋画边说,边站到死者汝英面前,一一将身上的细节指给董庸等人看,在众人连连点头后,继续说道:“最后一点便是这行凶者,在冬雪的推断中,她把杀人藏尸者与烫伤二姐姐的人混为一谈,这点儿在刚刚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