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出题(1/2)

加入书签

  【各位亲,很抱歉啊,昨天上传的078章,结尾处已经略作调整,看过的亲,若觉得这两章衔接不舒服,可以重新下载看哦,抱歉!】

  一天只偷一个院子,这毛贼倒是挺有计划性的,但为什么今天会进两个院子了呢!

  见周萋画陷入思考,春果插话道:“会不会因为以前他觉得咱们清雅院里没人住,今儿听说娘子回府,要住清雅院,补回来的呢?”

  春果这么说,倒也有一点的可能性,只是来静雅院的歹人,跟在那三江院见得贼,这衣着上,好像不一样,周萋画看向玉娘,再次问道:“玉娘,你刚刚说,你见那打伤丽娘的是一穿着棕色幞头袍衫的男子?看得真切吗?”

  “娘子这话说的,老奴虽然上了年纪,这眼神可是没半点毛病,认针穿线,向来可是自己来做,绝对不会看错的!”玉娘拍着胸脯,自信满满。

  早就听闻这玉娘性子泼辣,这般表现可算是真切流量,周萋画瞥一眼冬雪,见着丫头听得仔细,微笑一下,继续说道:“那依玉娘你看,这毛贼行窃的时间有规律吗?”

  “时间规律?”玉娘努力回想着这几日的情形,缓慢开口,“要说这时间上,倒也算不得什么规律,就是这贼人啊,一般都是在奴婢们伺候主子昼食后出没的!就说昨儿,他进青云院吧,一般呢,夫人都不昼食,就昨儿忽然提起,这奴婢们忙完昼食回府。就发现自己房间进了贼!”

  “听稻香院的的厨娘说。他们院也是这样。各位娘子吃昼食时,奴婢们的院子进了人,要说这贼人也奇怪,别的院子奴婢少,稻香院里人可是多得很,他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把所有房间翻了个便,也是个极有能耐的。虽说都没少什么东西吧,但都被翻得乱七八糟,看着也心烦啊!”

  都是在昼食时招得贼啊,这就不对了,丽娘遇袭,可是在昼食之前,而老夫人那,却是在昼食之后,这时间上,可是有差别的。不是同一人所为?还是因为有其他原因?

  周萋画眼睛微微斜着看,就见窗幔内有了动静。应该是丽娘醒了,想起丽娘头上伤口的位置,周萋画再次问玉娘,“你是第一个发现丽娘受伤的吧?”看玉娘点头,周萋画继续说:“那你可曾看到打伤丽娘的凶器?”

  “凶器?这倒是没注意,老奴过去时,丽娘已经躺在地上,鲜血汩汩,只想着给她止血,哪里还顾得上那些!”玉娘越说越气,最后握紧拳头,“想想那歹人可真是可恶,若是想偷拿什么,偷拿去就好,他日若是让老奴逮着他,定然也打他个脑瓜开裂!”

  周萋画听罢,微微点头,随后站起身来,转身朝冬雪跟春果说道:“哎,时间也不早了,看着院子还没收拾好,今晚咱们就先住大夫人房里吧!”

  春果一听这话,立刻一头雾水,哪里没有收拾好,寝房、睡榻可都准备好了,娘子这话什么意思啊!疑惑之下,春果小声喊了一句:“娘子……”却被周萋画一个意味深长地眼神打断。

  周萋画继续说道:“丽娘身子不适,虽然清雅院艰苦一点,也比搬动走路强,春果,让两个伶俐的婢子,今晚在这陪着丽娘,待明日一起收拾妥当,咱们再回来住!”

  春果越听越糊涂,却还是应了周萋画,快速安排好照顾丽娘的人,便随着周萋画一同赶往陈氏住的青云院。

  玉娘腿脚还算利索,在周萋画赶到青云院之前,回到了陈氏身边。

  得知女儿今晚要住在自己这,陈氏甚是欢喜,连忙安排厨娘做了满桌子的好菜,周萋画也很能体会陈氏的心情,有说有笑地陪着她,直到太阳落山,这才回了陈氏给她安排的房间。

  春果给周萋画端来洗脚水,而后便垂着头立在床榻旁,不言不语,不说不笑的。

  周萋画一看她这幅垂头丧气地模样,招呼她关上门扉,嬉笑地说道:“你是不是还琢磨着咱们为什么不住在清雅院啊?”

  一听周萋画说中自己的心思,春果的委屈一下子就爆发了,“是啊,娘子,奴婢想着咱在这侯府里终于有了院子,就想着连忙收拾干净了,住进来,娘子,你是不是嫌春果办事不仔细啊……春果哪不好,春果改还不成嘛!”

  春果说着,说着,竟然掉起眼泪来。

  一看她这般委屈,周萋画忍不住笑出声来,“多大的事啊,瞧你这模样,你若真办事不利,我又岂能留你!”

  “那娘子,今晚你为什么不住在静雅院,非得到夫人这里啊!”春果拿来擦脚布,半蹲在地上给周萋画擦脚,嘤嘤咛咛地问道。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觉得丽娘受伤了,若我今晚住回院子里,就她那性格,她能躺得住吗?”见春果给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