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煞费苦心(三)(1/2)

加入书签

  约莫着一刻钟的功夫,冬雪挑开竹帘,回到了厅堂,她附在周萋画耳边,小声把刚刚她看到的事,告诉了周萋画。

  听完冬雪所,周萋画微微点头,跟她想得有些许出入,却也差不多。

  这边冬雪跟周萋画咬耳朵,那边周萋棋是又惊又怕又吓,精神已经处在奔溃边缘,眼看着她就要翻白眼昏过去,年氏连忙喊来侍婢,把她往寝房抬。

  “四娘,您先在这喝茶,婶娘先让你二姐姐安稳下来,再来陪你!”年氏说完这句,便随着周萋棋出了厅堂。

  年氏一离开,这卫琳缃作势也要跟随而去。

  “姐姐,请留步!”一看卫琳缃要走,周萋画连忙出声制止。

  卫琳缃一怔,定在原地,似经过复杂的心里斗争,这才转过身来,她拉一拉衣袖,假装不解地看着坐在方凳上的周萋画,“四妹妹,有什么事吗?”

  周萋画看其如此不慌不忙,冷嗤一下,“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觉得姐姐在侯府毕竟是客人,这么关心我们周家的事,好像太过劳累了!”

  周萋画声音冷冷淡淡,没有什么绪,但话落到卫琳缃心上,却如那上涨的潮水,层层叠叠、澎湃汹涌,她压制住自己的绪,微蹙起眉头,做出疑惑的模样,“妹妹这话什么意思,儿不懂!”

  从上世到今生,虚假意、假模假样就是这卫琳缃迷惑人惯用的伎俩,但这一次周萋画不会上她的当,听她这般无奈声音,周萋画也不想跟她多浪费时间。“姐姐,果真不知道儿说的什么吗?那儿就给你提醒一下,是谁去告诉官府,说二姐姐曾与那死者汝英一起回过寝房的!”

  这话一出,卫琳缃的脸色瞬间变化了几分。却依然假装镇静,瞪着无辜地眼睛看着周萋画,“二妹妹与汝英一同回房是事实,无论是谁禀告了官府,都是我大溏子民应有的责任!”

  一听卫琳缃仍不认账,周萋画也不客气起来。“将实告诉官府,的确是我大溏子民的义务,但若是有人为谋取个人私利,假借禀告实,故意扰乱判案方向。如此可恶之举,可是要承担相应的惩罚!”

  周萋画字字句句如磐石一般不可动摇,卫琳缃心中如过油锅一般烦躁,却依然假装镇静,“什么个人私利,什么扰乱案,妹妹说的,儿怎么一句话也听不懂!”

  见卫琳缃仍然狡辩。周萋画索性站起来,踱步到卫琳缃面前,“好。那妹妹就给你解释一下!”

  “昨日昼食之前,二姐姐确实与死者两人一起回过寝房,但在换完衣服后,两人便离开了寝房,走到廊中时,死者说其肚子疼。二姐姐无心侯她,便自己回了前厅。而此时,汝英还没有死!”

  听周萋画说道这。卫琳缃微微一笑,“还当是妹妹要说什么呢,妹妹说的这些不正是二妹妹刚刚说过的吗?说当时汝英没死,若是有证人,也就不会劳烦官府来拿人了!”

  周萋画看卫琳缃诡笑的脸,“谁说没有证人,这一幕,不正被姐姐你的侍婢烟鸣看到了嘛!”周萋画说着,就朝冬雪微抬下巴,冬雪见状,疾步走到厅堂门口,挑开竹帘,一伸手,便将那站在门口吓得不停打颤的烟鸣给拉了进来。

  烟鸣一进正厅,“扑通”就跪倒在了卫琳缃面前,“娘子恕罪,娘子恕罪,烟鸣办事不利!”

  这烟鸣不是旁人,正是那在陈判司离开后,追随而去的黑影。

  卫琳缃这下脸面彻底挂不住了,她抬腿猛踹烟鸣,“你这个混账蹄子,竟敢如此污蔑我!”

  见卫琳缃恼羞成怒,周萋画冷笑一下,“姐姐,推得倒是干净,这烟鸣若不是受你指示去报官,她一寄住在侯府的小婢子,会有那么大的胆量吗?”

  “明明知道,二姐姐跟死者分开时,死者还是活得,却故意隐瞒事实,姐姐这么做的居心,需要妹妹说出来吗?”

  “四,四妹妹,你越说越让人不可理喻,这烟鸣报官是她个人行为,儿又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妹妹你可不能血口喷人,若是这样,跟这烟鸣诬告二妹妹有何区别!”卫琳缃是烫死的鸭子——嘴硬,不但不承认自己指使烟鸣,反倒倒打一耙。

  周萋画一听她这么说,也就不跟她废话了,“姐姐,既然还不承认,那妹妹也没得隐瞒了,刚刚烟鸣跟那陈判司可是把姐姐的计划全部说了出来,需要妹妹我帮着姐姐回忆一下吗?”

  周萋画将如刃般的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