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求(1/2)

加入书签

  “师父,咱们就这样走了!”周萋画走得很快,冬雪紧跟在她身后一路小跑,边走边分析道:“你放过她们一次,她们肯定就有第二次,咱们前进出来,她们后脚还指不定怎么算计咱们呢!”

  见周萋画只是前进却不搭理她,冬雪有点着急,“喂,师父,你说话啊,她们万一恶人先告状呢!她们若先去了老夫人那,对咱们可是大大的不利啊!”

  冬雪嚷嚷道,她一抬头,却见周萋画并没有拐弯走向静雅院,而是沿着小径继续前进,“哎,哎,师父,你去哪啊,咱们静雅院在这边呢,走错了,走错了!”

  直到这时,周萋画才转过身,笑道:“我又没说要回静雅院!”

  “不回静雅院,那是去哪?”冬雪不解,可没听周萋画说接下来还有什么安排啊。

  周萋画轻抿朱唇,微微舒了口气,没有回答冬雪的问题,只是轻声问道:“冬雪,你可识水性?”

  “当然!”冬雪眉眼一弯,尽是得意,“儿从小可没少跟兄长下水,虽然耐性不如兄长,但比起一般娘子,绝对在水准之上,娘子,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跟春果都不识水性,有你在身边,也算个保障!”周萋画轻语,她拉拉衣袖,“那支镶羊脂玉的簪子你看收好?先别急着给春果,听我指令行事!”

  周萋画这番话,弄得冬雪头晕的很,她答应一声,却立刻追问道。“师父,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咱们这是去哪啊?”

  “今天是春果母亲的忌日,我想陪她放河灯!”周萋画指指前方不远的池塘,说完就拉一拉裙摆进行前行。

  冬雪看一看日头。还未落山,嘟囔一句,“这才刚过酉时啊,会不会太早!”抬头看周萋画又落下她好一段距离,连忙追上去。

  侯府里这处池塘虽然很大,但能落脚放河灯的合适地方却不多。周萋画绕着池塘走了一圈,终于找到一个春果肯定会选择的位置,一出被假山挡住的洞穴。

  假山刚巧能挡住视线,不宜被现,而且那洞穴的位置。伸手就能触碰到水面。

  最让周萋画欣喜的是,那洞穴上面是一平坦的石头,若是藏身在上面,既能听到春果说话,也不担心被她现。

  周萋画打量一下,指着上面,问冬雪,“你能上去吗?”

  冬雪目测一下高度。又看看能助跑的有效距离,点了点头,“可以!”

  “那先把我弄上前。能做到吗?”周萋画打量着冬雪的体格,应该能跟自己搭个人墙。

  冬雪一皱眉,四下瞅了瞅,找了一根看上去挺结实的木棍,在地上敲打了几下,扎了个马步。拍拍大腿,“好了。师父,你上吧!”

  周萋画倒也不含糊。一脚踩在冬雪大腿,一脚踩在肩膀上,随着冬雪起身,她往上一用力,手搭在石头沿上,一抬腿,便爬上了石头。

  在石头上站稳后,周萋画没有立刻让冬雪上来,而是把自己的手帕递了出去,让冬雪把手帕打湿,着实清理了一下石头的鸟粪,这才让冬雪上来。

  周萋画离开静雅院时,就说自己会晚些回来,因此她们也不用担心会有人找自己。

  主仆俩盘腿坐在还微微着热的石头上,有假山挡着她们看不到眼前的人,倒是能够看到远处那唯一通往花园的入口。

  两人就这样坐在石头上,静静地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冬雪盘腿坐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起来,“娘子,你若是想陪春果放河灯,告诉她就行,她还会不让咱们来吗?”

  周萋画浅笑,意味深长地看来一眼冬雪,不语。

  一腔热就这样被周萋画一个眼神浇灭,冬雪瞬间感觉生活无趣,哀怨地叹口气,眼珠溜溜转,又看到了周萋画手上的花珀手链,于是又找话题说道:“师父,这是董少卿送你的吗?真漂亮啊!”

  周萋画抬起手腕,将衣袖往上拉了一下,将花珀彻底露了出来,连日的佩戴,花珀吸收人体油脂越来越光亮,“真的漂亮吗?我怎么没觉得?”

  “嘻嘻,师父,那是因为你人美,再美的东西也比不过你!”冬雪甜蜜语道。

  冬雪的话依然没有让周萋画提起兴致,这让冬雪再次有了挫败感,她不甘心,继续找话聊,“师父,儿送你的玉佩,你有戴着吗?”

  玉佩?周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