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夜谈(四更)(1/2)

加入书签

  陈氏的寝房很静,静得几乎听不到一点声音,时间一长,新来的小婢子受不了这份静谧,站在门口忍不住打起瞌睡来。

  玉娘沿着长长的走廊,步履轻盈地走到门口。

  听到有人脚步声,小婢子连忙睁开眼睛,见是玉娘,因害怕作势就要下跪,却被玉娘一把拉住,“别忙着下跪,进去把舒兰喊出了!”

  小婢子喏喏应了一声,垂首便进入了寝房内间。

  不一会儿,舒兰便轻手轻脚地从内间里走了出来,一见玉娘,连忙追问道,“又出什么事了吗?”

  玉娘往寝房内探头望了望,没有回答舒兰的追问,只是反问道:“夫人怎么样了?”

  舒兰掏出帕子沾沾眼泪,“能怎么样,你是最了解夫人的,遇到小事爱淌眼泪,真发生这天榻的事了,反倒镇静得吓人!”

  听到舒兰的话,玉娘也跟着流起眼泪,“哎,越是压在心里,就越叫是让人心疼啊!”她也掏出自己的帕子,擦擦自己的眼泪,“刚刚静雅院传过消息,说四娘子今晚过来陪夫人!”

  “四娘子要来!那岂不是……”舒兰清楚得很,夫人最大的软肋就是周萋画。

  “哎,来也好,四娘子一来,让夫人哭出来,这样总不至于憋坏了身子!我就怕啊,怕四娘子跟以前一样对夫人不冷不热,反倒辜负了夫人一直的良苦用心!”一想起以前住田庄时,周萋画对陈氏不冷不热地态度。玉娘就担心不已。

  “我倒觉得不用担心,自从上次发生那事后,四娘子不是像变了个人似的嘛!”舒兰开口安慰道。

  玉娘刚要继续说话,就见刚刚叮嘱的院门口的婆子,急匆匆赶来,她拉一把舒兰,急声道:“看来四娘子来了!听静雅院的意思,四娘子今晚是打算睡在夫人寝房,你快进去准备一下!”

  “四娘子今晚要住这,好。我这就去准备!”舒兰浅迎一声。便再次转身回了陈氏寝房内间,玉娘则感觉去院门口迎接。

  周萋画一出现在青云院门口,就立刻有引路侍婢挑着灯笼上前,随引路侍婢走了没几步。就见玉娘疾步走来。

  原本扶着周萋画的冬雪。一看玉娘到来。便顺势退到一边,换做玉娘来搀扶。

  周萋画驻足,扭头看了一眼退后的冬雪。“冬雪,你回静雅院陪春果吧!”

  冬雪知道周萋画心里不好受,虽然还想陪在周萋画身旁,却也不敢着,就拿着衣衫,递给门外的负责洗衣的婢子。

  玉娘朝内间里探探头,见周萋画跟陈氏并排坐在床沿上,洗脚婢子正弯腰给她们洗脚,母女俩都是鹅蛋脸型,浓眉凤眼,身形相仿,宛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姐妹花。

  感慨之余,玉娘记起再过不久就会嫁到侯府的陈成璧,再次伤感起来,姐妹共侍一夫,虽说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真发生在陈氏身上,怎就那么让人心酸呢。

  经过奴婢们这一顿忙碌,周萋画终于躺在了陈氏的床榻上,陈氏把一向在一旁守夜的舒兰随着婢女们一并知会走了,舒兰体贴的熄灭了内间的灯,只留了外间一挑灯。

  本来就昏暗的灯光传到内间,几乎看不到,周萋画呆在黑暗里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适应,夏被盖在脖下,她瞪着圆润的眼睛,终于看清楚了那床幔下垂下的麦穗,她微微一撇头,察觉到陈氏并没有躺下,而是倚靠着床围,眼神空洞地看着这黑漆漆的一切。

  “母亲……”周萋画看一眼陈氏那双明眸,心微微颤抖一下,轻声喃语道。

  陈氏听到周萋画的呼唤,脑袋一次,“画儿,跟我说说话吧!”此言一出,两行晶莹的眼泪就再也无法控制地滚了下来,但她脸上的表情仍是安静的,宛如这两行滚下的眼泪无关。

  那份恬静与温婉,惊艳了周萋画脑中所有的词汇。

  周萋画“嗯”了一声,便直起身子,将枕头立于身后,倚靠在上面,双手交叉覆盖在一起。

  坐稳后的那一刻,她在听到自己心跳得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