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太子到(1/2)

加入书签

  “没有,夫人没有,您刚刚不过是触景生情,感慨了一番!”春妮柔声安慰道,并微微抬头面露担心的看了一眼周萋画。

  “我不信,你指定是又糊弄我!”马夫人拿着帕子擦拭一下眼泪,抬头看向站在她面前的周萋画,“妾又让周郎君见笑了!”

  周萋画看着这旋而又恢复平静的圆润脸蛋,脑中浮现出一行字:精神病?

  春妮招呼茶水丫头再次为马夫人端上茶,马夫人颤抖地端起茶盏,刚抿了一口,忽然“哦”了一声,待房内所有人一起看向她时。

  就听马夫人软而不柔的声音缓缓传来:“你们都先下去,我有事情要跟周郎君说!”

  听到马夫人这话,其他的婢子立刻都很顺从地福礼退下,唯独春妮没有动,她皱着眉头,担心地看着马夫人,“可夫人你的身体……”

  “无碍的,下去吧!”马夫人轻轻说道,并抬手推了春妮一把,春妮无奈,只得顺从,盈盈福礼后,便缓慢地推了下去。

  随着春妮把门扉关上,马夫人站起身来,坐到靠近周萋画的另一张方凳上,她看上去神色蔫蔫,却努力强打着精神,声音软绵绵地响起,“我听下人说,周四郎想为钟姨娘验尸,却被老太爷阻止了吗?”

  周萋画一怔,没想到她会开口说这个,短暂思考后,道:“正是,某确实想为钟姨娘细细检查!”

  “说实话,我也觉得这钟姨娘的去世有蹊跷之处!”马夫人声音压得更低。“前一晚我去看望她时,钟姨娘的意识已经恢复了,我去看望她时,她已经能认出我来了,虽然嗓子因受伤还有些说话不便,但简单的交流也不成问题!若不然,周都护跟卢少卿,也不会知道凶手的情况了!”

  她哀怨的叹了一口气,“哎,但谁曾想啊。第二天早上。她就……”

  马夫人朝周萋画探探身子,“我与钟姨娘姐妹一场,原想着靠她与凶手见过,能找到杀害夫君的凶手。恕想她竟也遭遇不幸!”

  马夫人说着。就用帕子再次试了试眼泪。“听说,周四郎你想为钟姨娘验尸,我便兴奋不已。总算是可以为她找到真凶了!”

  “老太爷的阻拦却让我心急如焚,我绞尽脑汁,总算想出一主意,不知道周四郎,可有兴趣……”马夫人表现出焦急的样子。

  周萋画油黑的眸子里泛出一丝警觉,垂眸静思两息,轻轻点头,“马夫人但说无妨!”

  虽然知道周围没人,马夫人依然很是小心,听到周萋画这么说,她起身,依次检查了门扉跟窗棂,确定没有人偷听后,这才绕到周萋画身旁,贴着她的耳朵,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明日,钟姨娘入殓,想来老太爷定然会安排人保守,妾到时会出面,以祭祀之名将仆役们只会走,周四郎趁机开棺检验,可好!”

  周萋画静思一下,“这么做,夫人有几成把握?”

  “十成!”马夫人没有了刚刚的谨慎,想都不想的脱口而出,“虽然我久住在刺史府,但我毕竟还是伊府的大夫人,况且,伊府上上下下也希望能早日抓到真凶!”

  马夫人站在周萋画面前,目不转睛地看着周萋画。

  周萋画静思一下,“嗯!”了一声。

  “那就一言为定了,明日我会让雪妮去通报,周郎君到时按照雪妮说的做就可!”马夫人瞪着闪亮的明眸,那种语气,宛如是即将开始一场搏击般的兴奋。

  周萋画轻轻点了点头。

  见周萋画答应,马夫人忽然笑逐颜开,转瞬间,那紧张的神色再次荡然无存,而是,阔声冲门扉喊道:“来人啊,把院里的甜点都拿上来,给周郎君品尝一番!”

  吃甜点?周萋画被马夫人的举动再次弄懵,没等她反应过来,门外的侍婢就端着茶果盘进来,依次放在周萋画面前。

  其实依着周萋画的计划,她在洗完手后,就要想办法去伊府后院,伊二爷被横梁砸死的院子看看。

  但这又是奶酪浇鲜樱桃,又是透花糍、酥山,几乎拿出大溏最有名的甜点来招待自己,周萋画竟然不好意思开口。

  看着眼前各式各样的甜点,再看看马夫人,周萋画思路突然混沌起来,这个女子,到底是个怎样性格的人。

  此时的马夫人正一点一点给周萋画介绍这些甜点的做法,笑颜如花,举止轻盈,全然没有一开始的慵懒、无精打采,更没有刚刚的伤心、悲痛欲绝,她是典型是一个热衷于交际的阔夫人,看不到一点灭门惨案的悲伤与惊吓。

  却听门口传来仆役的声音,“大夫人,周都护与卢少卿要走了,请周四郎过去呢!”

  “知道了!”马夫人站起身来,意犹未尽地,对周萋画说道:“今儿时间匆忙,过几天,我请周郎君吃冻酥花糕,这可是伊府的厨子从京城里专门学来的!”马夫人擦一擦嘴巴,浅浅微笑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