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责问(1/2)

加入书签

  医谋论听到儿的询问,方老夫人微微一怔,后院的琐事,周午煜鲜少问及,今ri匆忙归府却直接追问田庄断粮。

  错愣之后心中不禁恼怒,十有二的男儿,膝下还无,还不是周萋画害的,你不关心绵延嗣,开口竟追问此事。

  方老夫人冷冷看向陈氏,“是你说的?”

  陈氏刚坐稳,听到方老夫人的追问,连忙站起,“儿媳不敢,儿媳知道母亲,是为四娘好!”

  方老夫人微微敛眸,静思片刻,陈氏的确不是这多嘴的人,抬眼道,“为母知道你向来疼惜四娘,但她此次做事过份,竟然说出忤逆话,不给她点惩罚,怎能让府中其他娘信服!”

  “内院之事,儿一向不过问!”周午煜放下茶盏,坐直身,看向上的老夫人,舒展的眉头微微蹙起。

  这个眼神引起老夫人隐隐地不安,她用力抓了抓手中的帕。

  看母亲略带紧张的举动,周午煜继续说道,“自画儿迁入外宅,整ri郁郁寡欢,平ri多居于床榻,若无异常,怎会说出忤逆的话,不知当ri具体情境如何?”周午煜看向陈氏。

  陈氏生xing软弱,却是个聪明人,夫妻之间的默契,自然让她知道怎么做,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都怪儿媳,听闻画儿生病,便私自出了府!却不曾想到弟妹跟表姑娘竟去送米粮,画儿是为了维护媳妇,才出言道,她福了礼,喉抖了几下,最终却只吐出几个字,“贱妾先回了!”

  多年夫妻,周午煜岂会看不出陈氏欲言又止,“成玉,你有话要说?”

  陈氏默默点头,小声喃语,“不知道董侍郎前来,所为何事?”

  周氏一门十年前迁来洛城,就鲜少与京城来往,若说侯府跟董家最直接的关系,就必定是两年前董帝师给周萋画口头许下的那门婚事,莫不是这桩婚事生变?

  “前几ri,婴城偶遇董侍郎,董帝师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