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装你个大手表(1/2)

加入书签

  秋风徐徐,夜越深,越往人骨子里钻,在余崖把自己送回房间离开后,周萋画便立刻换上了黑色的胡服,她将两张银票跟两枚戒指贴身放进胸口的袋子里。

  而后就静静地坐在方凳上,等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她的心中如波涛翻滚的海浪一般汹涌澎湃着,她回想着马夫人、雪妮嘴里说起的与那位“公子”有关的所有信息,慢慢拼凑起来,却又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打破这个架构。

  却又不到一秒钟,又会忍不住再一次拼凑,于是自然又冒出秦简的样子。

  秦简是在努力寻找着银票,若他就是那位“公子”的话,他势必就是与秦王为敌的那方,而这一方自然就是当今的皇上,也只有这样,秦简才能获得包括周午煜跟董庸在内一众人的尊敬。

  当然他也有可能是与伊府一起的,但若是那样的话,自己的父亲不也就是……不,不可能,若是那样,伊老太爷不会给父亲难看的。

  周萋画心里左一个念头,右一个念头,时间不知不觉地就到了二更。

  巡夜人敲着梆子,喊着号子,从街前经过,那沙哑的声音低沉地传进周萋画的耳朵,她猝然从凳子上弹起身来。

  雪妮说的城门前凉亭,距离刺史府不过两里路,乘坐马车半盏茶的时间,就是走路最多也不会过两刻钟。

  但是要想从刺史府里除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因担心出意外,自从伊刺史的尸体被搬进刺史府,周午煜就设计了一套严密的保卫方案,每天刺史府都被重兵把守。每天换岗的时间也不一样。

  今天看守周萋画院门侍卫的换岗时间是亥时初即二更,而刺史府院门的换岗时间是亥时中,她要在三更天准时到达城门前的凉亭,就必须顺利在亥时中出了刺史府。

  周萋画推开窗子,月色朦胧,回廊上的唯一一盏灯不知什么原因已经熄灭,周萋画猫身从窗户里钻出。

  周萋画住的这个院子原来是钟姨娘的院子。左右分别住着周午煜与太子的居所。所以,她这个院子看守的并不严密,只有把手左右院子的侍卫偶尔会来巡查一番。

  因此周萋画出院子并费什么事。

  她快步进行。依次在后院的门房,前院的回廊里停留,待看守围墙的侍卫换岗之时,拼尽全力搬来一块石头。踩在上面爬出了院墙。

  站在院墙外,周萋画的心砰砰乱跳。回头看那高高的院墙,顾不得思忖刚刚自己是怎么爬出来的,就踉踉跄跄地朝城门奔去。

  虽然已经入夜,但街上还是随时都能看到骑着马一队队的巡夜人。周萋画怕被巡夜人看到,一路上极其小心,凭借着对海宁郡各个坊的记忆。她终于跌跌撞撞、躲躲藏藏地到达了城门前的凉亭下。

  二十多级台阶让亭子看上去很是高耸,周萋画微微抬头。仰视着这下座雕梁画柱的凉亭,亭子是由八根涂着红漆的圆柱喝黄色的琉璃瓦顶组成,屋顶上刻着“双龙戏珠”的图案,亭子的每个角上都吊着一直白鹤,栩栩如生,随时要飞走的。

  她能感觉到凉亭里似乎坐着人,秋风习习,趁着他均匀的呼吸,熟悉却又陌生。

  周萋画用力握了握拳头,最终还是抬腿,一步一步地迈上了台阶,每一步,她都走的很慎重,每一步,她都会难以控制地停下来深呼吸一下。

  终于,她还是看到了亭子里的人。

  那人身着一袭紫色的袍服,腰间束了一条黑色的玉带,直挺的脊背背对着周萋画,乌黑的头被扎起,棕黄色的冠固定住,他没有带面具,秋风吹过,垂下的头,随风微微飘扬着。

  他坐在凉亭正中央的石凳上,眺望着远方,刺史府的方向。

  他听到身后有脚步传来,轻声问道,“今天是谁来送东西呢?”

  声音明明很轻,却带着一股如秋风一般的寒冷,寒彻入骨,涌进周萋画耳朵,唤出了她眼眶里难以遏制的眼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