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秦大要来(1/2)

加入书签

  陈氏在舒兰、艾儿以及春果、冬雪的簇拥下进了西厢房,她假装随意地看了一眼月牙桌,食盘上的冻酥花糕还完好如初,眸光轻轻扫过已经站起身的周萋画跟陈成璧,陈氏抬手示意两人落座,“看样子我打扰你们了!”

  “夫人言重了,四娘子已经跟妾讲了要领,只待妾慢慢吸收、领会后,再向夫人一展才艺!”陈成璧冲陈氏盈盈一附身,而后便示意艾儿把花糕端走。

  “刚刚夫人说侯爷明日要回来?”陈成璧试探询问。

  周萋画也抬起头,用同样疑惑的眼神看着陈氏,她早上离开海宁郡时,还未开始对伊老太爷的审理,这么快就完成了啊。

  陈氏拉一拉衣袖,身上轻轻摸了一下鬓角,看一眼女儿,又看一眼陈成璧,“飞鸽来信是这么说的,估计回来后也呆不长时间,这样也好,过些日子嫂嫂就要来给你送福,侯爷在家,也免得嫂嫂拿不是!”

  秦夫人怎么说也是陈成璧的长辈,依着风俗,若是侯府正室娘家来人送福,老夫人应该出面的,可偏偏陈成璧是个姨娘,方老夫人索性借着礼佛这个理由,躲了出去。

  秦夫人不是个难缠的人,比起自己曾经的同窗,冬雪的去世的母亲秦怡,秦夫人倒是和善许多,但越是和善,陈氏越知道礼仪若是不周会带来什么伤害。

  所以,周午煜这个时候回来,接待自己娘家嫂嫂。陈氏其实是高兴。

  “你啊……”陈氏抬手指指陈成璧,“这些天也别琢磨花糕什么的了,多在这回礼上下下功夫,老夫人外出礼佛不方便回来,回礼上万不可让嫂嫂为难,我离开京城已经有些日子,京城里现在的时兴我也不晓得了,该怎么做,你自己安排!若是艾儿忙不来,尽管喊舒兰去帮忙!”

  她微微一停顿。记起了冬雪。“那个春果、冬雪,这些天你们也跟着玉娘学了不少规矩,从明天起,若是静雅院没什么事。记得来帮一下艾儿!”

  “是!”春果清脆答应。

  冬雪却满腹心事的嘟起了嘴。一想起过些天秦夫人要来。她是一个脑袋两个大,秦夫人对她而言,可不是个和善的人。

  “你们先陪四娘回去休息吧。她周车劳顿也累了!”陈氏吩咐道。

  又是在答应声里,周萋画被春果跟冬雪簇拥着出了厢房。

  三人沿着回廊朝青云院门口走去,迈步下回廊时,周萋画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果然见艾儿跟舒兰都被支应了出来。

  她长长舒口气,心中默默期望着自此后这对姐妹会形成一种新的和谐相处模式。

  深秋的傍晚,太阳还未彻底落山,气温就又降了下来,庭院里的花花草草已经要败落,残蒂败茎,落叶枯草,踩在摆放成各种图案的鹅卵石上,主仆三日的步子不禁比往日急促起来。

  “春果,你可知道冬雪的姨妈是谁?”走着走着,周萋画记起下车时,冬雪毫不隐瞒地喊叫,于是忍不住问春果。

  “回娘子,奴婢知道!”春果低着头,彬彬有礼回答。

  “噢……”周萋画吃经验春果的荣辱不惊,这才几日未见春果,她竟然变得这般深沉,周萋画瞥一眼冬雪,却见那丫头正挤眉弄眼地冲自己做鬼脸,心想冬雪指定又玩什么花样欺骗春果了。

  于是周萋画长叹一口气,换了个话题,“你最近有见你父亲?”

  “回娘子,奴婢的父亲早死了!”春果依然低着头,声音更加低沉了几分。

  “什么不认识啊,昨儿柳神医还给你送了一篮子好吃的!”冬雪开口插话,却被春果狠狠瞪了一眼,冬雪于是立刻嘟囔道,“好,好,好,你说没有,就眉头吧!”

  见春果对柳神医依然这般排斥,周萋画没有继续,她继续加快步子,朝静雅院赶去。

  得知周萋画回来,静雅院里的大大小小的下人,已经在丽娘的带领下站在院门口,分列两侧,垂首等待着周萋画。

  见周萋画出现,丽娘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娘子啊,你走时也不跟老奴说一声,老奴可是担心坏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可算是回来了!”

  周萋画双手扶住丽娘,“儿外出的匆忙,让丽娘担心了!”她一挥手,示意两侧的下人都起身。

  下人们两队并拢跟在周萋画身后,周萋画回头眼睛一撇,忽然觉得下人中好像少了那么一个,曾经是偶数的侍婢,今天竟然少了一个。

  “师父,那个莲花跟外人狼狈为奸,已经被夫人处理了!”冬雪看周萋画注意到少了人,开口说道。

  莲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