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子欲养而亲不待(1/2)

加入书签

  “那你不会逃婚了吧!”周萋画听陈氏那淡淡的语气,就已经猜出了陈氏后来的反应,“因为对那桩婚事不满意?你逃婚了?”

  没想到女儿一下子就猜出接下来的故事,陈氏一惊,便支起身子坐了起来,反问道,“丽娘跟你说的?”

  周萋画摇摇头,“没有,是我自己猜的!”她抿着嘴,示意陈氏继续说。

  陈氏吞吐一下,“其实当年,我的确在知道婚事后,的确离家出走了,但不是逃婚,而是因为秦怡她想出!我陪她出去走走!”

  陈氏说完这句,便又重新躺下,“但我们毕竟阅历不深,没多久就花光了身上的银两,正当我们饥肠辘辘,打算去乞讨时,却再次遇到了今上与你父亲,当时他们是出来缉拿后花园杀害那个才人的凶手!”

  “后来,我与秦怡帮助今上他们破了那案子,而后便被护送回了国公府,而这时,我才知道与我接亲的是你父亲……”陈氏长长叹了一口气,“还好当时,我没有走远,要不然……”

  她浅笑一下,不在语。

  好吧,这的确跟现代电视剧里那些烂大街的节如出一辙,虽然有点不屑这么落俗套的故事,但周萋画还是有点小庆幸,要是不这样展,估计也就没周萋画这个人了。

  比起对陈氏与周午煜的故事,周萋画更好奇那个秦怡,听上去这是一个很有浪漫主义怀的女子,“那冬雪的母亲呢,她后来怎么会嫁给永宁郡公,听说。永宁郡公比她大好多岁!”

  陈氏的脸色又昏暗起来,“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我们在宫里侍读了不到一年,长公主们就6续出嫁了!我们这些侍读也就回到家!不过出宫后的秦怡却没有再住在国公府,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再见到她时。她就已经要嫁给永宁郡公了!”

  “秦怡出阁后没多久。太上皇便为今上赐婚了,皇后娘娘便成为了太子妃!”陈氏侧一下身子,示意周萋画也躺下。“当时你父亲还在孝期,于是又过了几年,我们才成亲!”

  没有听到太多与秦怡有关的事,周萋画有点失望。听陈氏招呼自己休息,周萋画移动一下身子。却忽然感觉到一阵口渴,“我去喝口水!”

  说着她揭开被子,赤着脚快到了月牙桌前,匆忙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咚喝下,又弹跳着回到了床上,躺在了陈氏的身旁。

  看着女儿刚刚入猴子一般的模样。陈氏溺爱地责怪道,“都快要及笄的人。怎么这般举止!”

  周萋画平躺在陈氏身旁,忽然觉得一阵寒冷,她一缩身子,钻进了陈氏的被子,“母亲,我有点冷!”

  陈氏反过来抱住了她,“那今晚母亲就抱着你睡觉吧!”

  “好啊!”陈氏身上散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这股香味涌入周萋画鼻孔,瞬间让她昏昏沉沉起来,她却忽然记起,自己今天住在陈氏这,是为了安慰她。

  可周萋画眼皮却越来越沉重,她根本睁不开眼,她紧紧地抱住陈氏,呢喃道:“母亲,父亲永远不会离开我们的!”

  陈氏再次沉默了,好久好久后,她才“嗯”了一声。

  而随着陈氏的这声答应,周萋画彻底昏睡了,她在意识就要彻底消失之前,她忽然又听陈氏说起了冬雪的母亲。

  “秦怡是个很奇怪的人,我从来没见过她拜师学过医术,却能说出很多医者才懂的道理!”

  秦怡会医术?周萋画迷迷糊糊地心想,她还想继续追问,但嘴巴却根本不听使唤。

  周萋画感觉原本抱着自己的陈氏松开了自己,而后她直起了身子,下了床,穿上了云幔。

  意识到到陈氏要出去,周萋画担心她还会一个人去院子里傻站着,翻过身,拼尽全力拉了一下,却刚巧拉住了陈氏的手腕。

  却听陈氏低低地劝说声,“画儿,我不出去,我只是给你去把那花珀拿回来!免得秦简追问!哎,花珀里的花瓣生来也不是想做琥珀里的装饰品,却被无心的松脂凝固啊……”

  母亲要去拿花珀啊……周萋画忽然放松起来,她手一松,便松开了陈氏。

  陈氏恋恋不舍地端详过女儿,而后,抬手拉下榻上的轻纱,偌大的雕花榻里光线就昏暗下来。

  在这柔和的光线里,周萋画彻底陷入了深深的熟睡。

  “呀,这不是陈成玉的宝贝女儿嘛!”朦朦胧胧中,周萋画听到一声清脆女子的声音响起在自己头顶,一口地地道道的京城话,跟冬雪有几分相像,短暂的错愕之后,周萋画挣扎起来。

  却现自己竟然睡在一旁花丛的石凳上,周围红彤彤的一片茶花,将她包围,原本清淡的花香,却因太过多也变得浓烈起来,一群蜂蝶闹哄哄围着她。

  她的面前站着一个穿着一袭白纱、身姿窈窕,气质若水仙花,长得一对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