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秦司观(1/2)

加入书签

  一看卫琳缃这么笑眯眯地看着白胖子,心想着指定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另有所图。

  于是看白胖子一拱手要作揖回答,冬雪连忙上前,横在了他跟卫琳缃中间,冬雪冷冷看了卫琳缃一眼,而后转身斜斜看着白胖子,“你不是来吊唁夫人的吗?跟我来!”

  白胖子的背已经弯下,双手抱拳,却被冬雪这般打断,他匆忙直起身子,郁闷地看着冬雪。

  虽然白胖子没有回答,但见冬雪这般阻拦,卫琳缃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她做温婉状,直起了微微弯起的身子,而后如那清静湖面上静立的白荷花一样,眼中含笑看着白胖子。

  她这般优雅,反倒让冬雪一时半会儿反应不来,明明已经打算将白胖子带离现场,却一下子怔住。

  忽听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三人同时诧异地看向门口方向。

  却见周午焰一身深灰色袍子疾步赶来,周萋画既然把陈氏葬礼的事全权交给了自己,他自然有责任弄到尽善尽美,更何况陈氏还是对她有恩,他又岂会不尽心!

  “生什么事了?”周午焰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俯视着冲卫琳缃怒视旦旦的冬雪。

  周午焰虽然向来不参与内宅之斗,但透过妻子,他也知道,住在家里的这位表姑娘不是个省事之人,自从周萋画回府,这府里闹出的大大小小的事,十之与她有关,因此对卫琳缃的印象极其不好。

  又看冬雪是周萋画身边的人,且还是一脸剑拔弩张的样子,便猜想着。指定是卫琳缃又要作什么花样,连忙开口解围,“马上回灵堂,陪在四娘身旁!”

  周午焰的眸光转动,在掠过冬雪身旁时,立刻注意到了站在冬雪身旁的那个白胖子。

  虽然说,现在侯府定居洛城。但在京城毕竟还是有老宅。尤其是周午焰的生母还在京城老宅里,所以,周午焰平时常往来于京城与洛城。对京城的各种风人事还是有了解的。

  见白胖子的举止与模样,心中顿觉眼熟,又看冬雪故意将他挡在身后,疑惑满满。他微微抬手,“你过来!”

  听到周午焰的招呼。冬雪身子再次往后靠了一下,而后,瞪了白胖子一眼,威胁他不准与卫琳缃有交流。而后迈步上台阶,垂站在了周午焰面前,“三爷。您有什么要吩咐的!”

  周午焰没有垂看冬雪一眼,只是微微朝白胖子方向抬了一下下巴。轻声问道:“那是谁?”

  冬雪顺着周午焰示意的方向看去,现他问的是白胖子,于是说道:“三爷能否借一步说话!”

  周午焰微微一怔,心想,果然有事,没有多说,往后一推,进了侯府门,冬雪小碎步连忙跟上,在周午焰停下脚步后,也站稳,“三爷,那位是秦侍郎家的大公子,本来是要随着秦夫人来给璧姨娘送福的!秦公子先来到洛城,却不料……”

  “刚刚秦公子想进去吊唁夫人,但是我觉得……他是一个人,况且,这秦侍郎还有国公府都还没来……”冬雪抬起头,看着周午焰,难为地说道,“这不,我正在这想法子呢?”

  一听白胖子的确与自己印象里的那个相吻合,周午焰伸手摸摸自己的下巴,疑惑道,“你是怎么知道他是秦公子的?”

  “回三爷,奴婢曾在国公府侍奉过,因此认得!”冬雪头垂下,低低说道。

  听到冬雪的回答,周午焰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而后再次招呼冬雪进去服侍周萋画,自己则迈步下台阶,缓缓走向白胖子。

  冬雪迈步上回廊,做出要去灵堂的样子,却陈周午焰不注意,踮脚往门外使劲的眺望,当确定周午焰把白胖子当贵宾似的请进侯府,且白胖子没有跟卫琳缃在有什么交集后,她才一溜烟地朝灵堂跑去。

  春果原本对于冬雪的莫名消失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但看周萋画得知冬雪出去后,脸上露出的微妙表,她突然有种失落感,于是当冬雪冒着身子,跟做贼似的从外面进来,并且主动跟她打招呼时,春果抿着嘴,选择一不。

  “喂,你怎么了?”冬雪轻轻碰了一下春果,问道。

  春果没有搭理她,冬雪不依不饶,继续追问,这反倒一下子惊到了周萋画,周萋画将手里的最后一张纸币放进孝盆,转过身来,哑着嗓子问道:“外面生什么事了吗?”

  冬雪一听周萋画说话,跪在地上,往前移动一下,移动到紧贴着周萋画后背,“那个,秦大郎来吊唁,正巧卫琳缃回来,我出去应了一下!”

  秦简!光明正大的来了!

  周萋画身子一抖,险些跌倒,却硬直起身子站了起来,一看周萋画这般憔悴,春果好生心疼,她连忙上前扶住周萋画,看都不看冬雪一眼,只是阴阳怪气地说道:“秦侍郎本是父亲同僚,秦大郎来,又何须你出去应!”

  冬雪被春果噎得,干张嘴,说不出话来,她微蹙着眉头,却最终没把那玉坠还给白胖子的事,说出来,只是嘟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