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不妙(1/2)

加入书签

  医谋论“进来吧!”周萋画应声道。

  门吱呦一声被推开,春果端着饭菜进了寝房,担心被丽娘发现,她先将饭菜放在门口的矮凳上,匆忙关上了房门,然后才端着饭菜站在了周萋画面前。

  “放那里吧!”周萋画示意她把托盘放在床榻前,春果错愕一愣,眼中闪过惊慌,见周萋画并没有要改口的意思,低着头,按照周萋画说得做。

  放下饭菜,春果大着胆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男,眉头紧蹙,嘴巴一张一合地想要说话,最后却只是浅浅喊了一声“娘”。

  周萋画岂会不知春果要说什么,拉着春果到了门口,春果看看秦简,又瞅瞅外面,“娘,你可不能做糊涂事啊!”

  春果平ri听了不少坊间野史,谁家娘未出阁就破了身,谁家郎君又与人私奔,现如今看自己娘跟一男人共处一室,那男人还躺在娘床榻上,让她岂能不胡思乱想!

  “什么糊涂事,不糊涂事啊,看不出他受伤了!”周萋画厉声训斥,看春果显得委屈,立刻缓了语气,“其中缘由,等过些时ri,自然告诉你!”

  春果眨着大眼睛看着周萋画,宛如在询问,周萋画所言是真?

  周萋画再次点点头,“去拿些银,去胡神医那,开几个调气养神的方!”

  春果莹莹一福身,“是!”她刚欲退出,却听周萋画又说了,“让丽娘去,你在庄口守着,别让闲杂人等进来!”

  春果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吃饭吧!”在春果关上门后,周萋画便坐到了榻上,两碟小菜,两碗清粥。

  她轻轻搅拌一下米汤,拿起汤匙,舀了一勺,轻轻吹了一下,送到了秦简嘴巴。

  秦简没有开口,面具下那油黑的眸,泛着冷锐的亮光。

  周萋画对视一秒,面不更se,收回手,将米汤送进了自己嘴巴。

  秦简没料到周萋画会这么做,一愣,“你就是这么照顾病人的?”

  “照顾病人?最基本的一点,病人是儿的朋友!”周萋画斜睨了一眼秦简,眼下之意是在告诉他,你我不是朋友。

  秦简就这样被堵住了话,就见周萋画端起另一碗粥,拿了另一支勺,重复了刚刚的动作,又一次将勺递到了秦简面前。

  秦简被周萋画刚刚的话堵得难受,脸一侧,看向榻的内侧,躲开了周萋画再次送来的汤勺。

  周萋画倒也不客气,放下饭碗,端起刚刚自己吃的那一碗,夹着小菜自己吃了起来。

  这一晚上又是惊又是怕,又是打斗,又是救治,她是真的饿了,不一会儿米汤就见了底,她把汤匙放进空空的碗里,随后又拿起给秦简准备的那碗。

  米汤已经冷却,不用在搅拌,周萋画拿起汤匙,舀了一勺递到秦简嘴巴,她没有说话,只是把汤勺那么放着。

  秦简皱了皱眉,扭过头,终于张开嘴,他知道,若自己在继续坚持下去,周萋画会把这碗也吃光的。

  见秦简开始吃饭,周萋画放下了碗。

  “你……”秦简以为周萋画故意逗自己,不禁眼眉微挑,随着他面部动作,覆在他脸上的那银se面具,也往上一寸。

  却

章节目录